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文学 > 正文

许子东:刘以鬯开创了香港文学的现代主义

2018-12-10 14:05:47大公网 作者: 刘蕊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在刘以鬯百岁冥诞之际,人民文学出版社邀请著名学者、香港岭南大学中文系教授许子东为读者在线分享他对刘以鬯的解读。许子东评价刘以鬯:“作为个人,刘以鬯有别人无法替代的贡献;从对香港文学的长远影响来看,刘以鬯是非常重要的。同时他也非常值得内地的文学读者来阅读,放在整个中国文学版图当中看,刘以鬯也是一个不可忽视的作家。”
 
许子东认为刘以鬯对香港文学有三个贡献:第一,他是香港文学跟五四现代文学之间最重要的桥梁,他的作品完整地衔接了五四文学的神韵。第二,他开创了香港文学的现代主义,使现代主义成为香港文学的主流,这个主流比台湾白先勇、余光中他们要早,比内地八十年代以后出现的寻根文学更早。第三,他主编了一些报纸副刊,创办了《香港文学》,培养了一批香港年轻作者,这些人后来成了香港文学本土派的中坚力量。
 
许子东与刘以鬯都是上海人,两人第一次见面便用上海话聊了很久。“我们见面感觉很亲切、很温暖。他平常没有太多机会讲上海话,我在香港也没有机会讲上海话,所以我们用上海话讲了好几个小时。”刘以鬯告诉许子东,他写的东西分两种,一种是娱己,一种是娱人。为了生存,他写娱人的小说,写好多不同的专栏,整个五六十年代估计写了五六千万字。但是他照样抽出时间写娱己的作品,像《寺内》《对倒》《酒徒》这些都是娱己的作品。
 
许子东说他对刘以鬯作品印象最深刻的是《酒徒》,“刘以鬯《酒徒》的主人公是郁达夫的文学传统到了50年代以后最好的继承者。”
 
在香港,刘以鬯是香港严肃文学的最主要的代表,所以任何研究香港文学的学者都绕不开他的。但是在整个20世纪中国文学的研究当中,刘以鬯的重要性还没有得到充分的注意。究其原因,在许子东看来,因为香港是以台湾为出版市场依归的,“从这个角度看,我个人觉得余光中、白先勇的文字都比刘以鬯更Sophisticated(精致) ,刘以鬯比较多一点五四老派文人的写法。至于在内地,我开玩笑说,主要原因是刘以鬯的“鬯”字太难读了,很多人读不出来。严肃地讲就是,内地的读者包括一般的文学青年对香港文学有偏见,他们知道金庸,他们也很熟悉倪匡、亦舒,甚至张小娴,但是对于刘以鬯、西西、也斯这一路的作家,重视得不太够。”
 
责任编辑: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