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文学 > 正文

春川有座“金裕贞文学村”/陶 然

2018-12-23 03:17:5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韩国著名短篇小说家金裕贞(1908-1937)

  说实在的,对於韩国文学,我实在孤陋寡闻,虽然多年前也翻过一本韩国短篇小说选集,但印象不深。居然有一天,在首尔,主人家要带我们去参观春川市的“金裕贞文学村”,金裕贞?好奇心顿起。同去同去,於是便同去。

  回心一想,金裕贞?听说过呀!韩国年轻女明星呀嘛!童星出身的她,因演技和气质,被誉为下一个全智贤。韩国主人笑道,没错,韩国有个年轻女明星金裕贞,其实我说的不是她,在女星金裕贞之外,还有一个同名同姓的作家,金裕贞。

  到了春川市,先在火车站附近望了望,四周荒僻,没有公车,没有的士,私家车也只是偶尔驶过。正自怅然,突然,一块汉字牌子闯进眼裏,“欢迎光临”,在众多的韩文中,特别突出,也温暖了我孤寂的心。

  金裕贞出生地的火车站,原本叫“新南站”,2004年12月1日改名为“金裕贞站”,由此可见他在韩国的影响力。我到处张望,发现到可能考虑当地的历史文化因素,“金裕贞站”不像其他站建成爆款,而是选择韩国传统瓦屋样式,车站内所有文字採用韩国古代宫女书写的宫书体;车站外的站标,同样以宫书体写着:“金裕贞站”。

  车子开到“金裕贞文学村”门口停下。文学村村长、作家全商国详尽介绍金裕贞生平,并作出评价。他笑道,“你们别看名字像女性,实际上他是名副其实的男子汉!”

  金裕贞(1908-1937)是韩国当代短篇著名作家,他出生於春川市新东面Sille村,为了纪念他,春川市将故居恢复,整个村子建成“金裕贞文学村”。形成有文学散步道、登山路,与大自然融为一体的空间。

  也有他的恋情,他爱上了一位歌姬,追随她至首尔,可是,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女方生活无忧,哪裏会看上一个穷作家?至於那位歌姬,是否漂亮动人,那恐怕也是见仁见智的问题。莫非情人眼中出西施?

  他失意之后,1931年二十三岁时回到春川老家,专心写作。1935年,处女作《骤雨》发表在《朝鲜日报.新春文艺》上,从而进入文坛,因肺病,两年以后去世,只活了二十九岁,所以他创作时间短暂。他以农村题材写出一系列短篇,如《春天.春天》、《山茶花》等。结成集子,共三十篇,其中十三篇是以村裏的故事为蓝本写成的。主人公同名,但可能并非指同一个人。

  金裕贞以最平民化的语言写作,却深有韵律感。写着写着,便戛然而止,余韵嬝嬝,言有尽而意无穷。高手也。他的影响深远,现在的韩国作家也有模仿他这样写作的。金裕贞的小说被译成法文版,而他也被誉为“韩国莫泊桑”,意思是他短篇写得好吧?

  金裕贞出身在破落的地主家庭,虽然没落了,但其居住环境还是不错。“金裕贞文学村”分为“金裕贞故居”和“金裕贞故事馆”两大部分。我们走过长满生薑树的故居旁,留影。那花儿迎风摇曳,似乎会说话的样子。倘若它们能够言语,到底会告诉我们什麼样的故事,如果真的经历过那前世今生的话?忽然一声喊,把我喊回现实当中去,花儿默默无言,兀自在风中点头,但它们并不开口,任凭我去自我猜想。

  只好踏进故居,一数,有三间房:住房、桩米房、厨房,展示他当时用过的农具。故居另一边是故事馆,主要陈列各种版本的金裕贞作品,以及后世文学界对他的作品的研究成果。故居旁有几组雕塑,以呈现金裕贞代表作为主题的场景。故事馆以时间顺序为主轴,讲述金裕贞一生活动,文坛评价以及作品改编情况。事实上,他的部分作品被改编成电影、舞台剧和动画片等,我们在故事馆裏都有看到。不仅泥塑、漫画、动画还原小说场景,还用地图标註小说部分地方的实际位置。如果读者有意对比小说内容,一定更为亲切。

  这文学村,让人感慨万分,从这裏可以看出,韩国对文学的尊重。在香港就不大可能,连被誉为凡是有华人的地方便有金庸小说的金庸,也只有一个小小的金庸馆,至於其他人,恐怕也没有这份资格,更不用说是建成作家村了。

  但是,作家,在世界上任何地方,恐怕也是贫寒的多,除了熬出头成了名的,名成利就的,可以衣食无忧,大多数也都是辛苦过活。但这完全是个人选择,怨不得人。即使是金裕贞,身后名声不小,但他在世时,还不是贫病交迫?这大概也是大多数以职业写作为生的人的宿命吧?

  民以食为天,到了春川市,没理由不去尝尝当地著名的“春川家辣烤鸡排”呀!当晚,我们进入这家韩国餐馆,只见餐馆内都坐满了人,好在预先订座,否则只好向隅而泣了。

  用餐过程,也是有趣。坐下后,每个人胸前都须先各自围上围兜,然后中年女服务员把平底锅端上,加油,配上剔骨鸡片、高丽菜、番薯片、豆芽菜、芝麻叶、热狗等,再加辣酱,然后替客人翻炒几遍,这时,香气腾腾,瀰漫整个厅内,令人垂涎欲滴。即使不大吃辣的人,也早已止不住食指大动,跃跃欲试了。但是且慢,女侍者碎步赶回,又动手再炒几遍,望了望,把手一摆,示意可以了。人人争先恐后,那几个不吃辣的,也一面频说好味道,一面呵气,一面拚命喝凉水解渴。

  到尾声,女侍者又再过来,加麵条加饭,但大多数人已经收筷子,宣布停战了。这时,只有一股香味嬝嬝,久久不散。

  而近在咫尺的“金裕贞文学村”,此刻在眼前彷彿远去了。但那种意象,却长留在我们的心中,嬝嬝娜娜,不去。

  2018年10月26日,初稿於首尔韩国外国语大学专家楼;2018年11月27日定稿於香港。

  .陶然 香港著名作家,现任《中国旅遊》副总编辑,曾任“香港文学”总编辑十八年,现任该刊顾问。著有《追寻》、《与你同行》、《一样的天空》、《天外歌声哼出的泪滴》等。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