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文学 > 正文

《伤逝如她》演绎爱情与仇恨\何俊辉

2019-01-24 03:17:5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天边外剧场主办的“新导演运动”,由邓灏威执导,郭永康翻译及改编尤金.奥尼尔(Eugene O' Neill)的剧作《Mourning Becomes Electra》成为《伤逝如她》。跟原著最大不同的是该版本多了演员赵鹭燕演偶然於剧中出现的“说书人”,显然是以现代人的心态带领观众投入众角色的处境,刺激观众思考这个发生於一八六五年至一八六六年美国的家庭/情慾故事於现今世代的意义。

  爱与恨共冶一炉

  女主角拉维妮亚(Lavinia,谢冰盈饰)爱上船长Adam(巢嘉伦饰),但情敌竟是她的妈妈姬丝汀(Christine,欧芷菲饰)。后来Adam被杀与姬丝汀自杀都跟拉维妮亚的忿恨、妒忌、失落及复仇心有关,可惜被杀、自杀情节都不像母女对峙戏般於台上有细緻精彩的演绎,拉维妮亚直斥妈妈是“贱人!”而姬丝汀掌掴女儿的场面似老土电视剧情节,好在从两名演员的目光神情、说话语气及精神状态中,能令观众彻底感受到这对母女要摧毁对方的怨恨之心是多可怕。姬丝汀为伤害女儿竟叫Adam追求拉维妮亚以使她受尽三角关係的折磨,这种怀着计谋的暗算常以另一些方式出现在职场和问题家庭中,观众不难产生联想和共鸣。

  Adam同时恋上一对母女是为了报复,他认为其父母遭拉维妮亚的上两代人害死,就连他自己也被曼侬家(拉维妮亚便是家族成员)所害才成为私生子并过了一段贫苦生活,Adam於计谋揭穿后怒骂:“曼侬家是垃圾!”但他又表明:“真係锺意拉维妮亚!”姬丝汀却声明:“如果Adam死咗,我宁愿自杀!”从演员巢嘉伦、欧芷菲的演绎中,观众能体会到二人那份爱是情真情深,亦见二人是爱恨交缠,深被仇恨所苦。

  姬丝汀认为丈夫埃斯拿(Ezra,陈嘉乐饰)和儿子奥林(Orin,黄庆尧饰)去参军,是受到拉维妮亚怂慂,因拉维妮亚知道爸爸埃斯拿想逃避跟姬丝汀生活,这段戏跟姬丝汀指拉维妮亚属爸爸的一边而奥林属妈妈的一边,同样见到“女儿对爸爸偏心”成为姬丝汀的心病。这个四口之家其实有不伦之恋,加上拉维妮亚为爸爸遭妈妈毒死而立心复仇的剧情,取材显然源自希腊神话故事《厄勒克特拉》(即Electra,也是《伤逝如她》英文剧名一部分)中克特拉公主为父报仇而弑母的故事,使人感到这家人的关係已逾越了传统的道德观念。

  故事衝破时代地域

  当妈妈姬丝汀自杀后,弟弟奥林感到姊姊取代妈妈主宰着家庭并於形象上变得像妈妈,竟把姊姊视为妈妈般恋上,姊姊拒爱后,奥林觉得姊姊抛弃自己竟作要挟……在《伤》剧中,可见尤金.奥尼尔将人的慾望和扭曲了的伦理关係推向一个疯狂失控的极端。

  偏心、怪责、隐瞒、逃避、反叛、报复等,是人性常发生的问题,在剧中如雪球般越滚越大,引发多宗黑暗的杀人/自杀事件,令《伤》剧的全白色布景跟每个不纯洁的角色构成反差强烈的讽刺。奥林即使离开战场,仍不时对家人做出敬礼的当兵动作,这动作除了反映奥林曾於战场弄伤头可能因此患上某种精神病外,亦深刻体现家人之间的衝突像一场场暗黑战争,当战事发展到姬丝汀与埃斯拿皆离世后,台上有两块像墓碑的东西说是这对夫妇之墓,耐人寻味兼发人深省,或能刺激观众思索:为何人到死后仍要跟憎恨的人在一起,却未能於死前过充满爱与和谐的生活?

  墓碑跟遍地枯叶的场景生动地呼应了英文剧名中“Mourning”(哀悼)一词,一个个家人离世对似患精神病的奥林来说,就是感到压抑与自责(尤其对妈妈自杀感到自责),而且苦痛愈来愈沉重,黄庆尧演活奥林那沉重得深感走投无路的悲情状态及似被曼侬家多个冤魂上身的失控状态。拉维妮亚於剧末纵使面对绝境仍坚信有前路可走,谢冰盈将角色的顽强不屈演得像《玩偶之家》(易卜生的剧作)剧末誓要衝破困局的娜拉,而布景设计者程凯雯也别出心裁地於枯叶中铺出一条可见的路。面对绝境有人一蹶不振而有人心怀希望,相信观众也易共鸣和能借镜。

  布景中的门从演出上半场紧闭演变到下半场门消失了,活像家人之间隐瞒的秘密随着门的消失而消失。怀着不能揭穿的秘密,相信是不少观众都有过而值得反思的生活体验,印证《伤》剧虽是个十九世纪的美国故事,但角色的处境能超越时代、地域的界限。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