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文学 > 正文

《假凤虚鸾》让爱突破规限

2019-02-12 03:18:0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高翰文(左)与林泽群十分合拍

  香港话剧团作为本地的旗舰剧团,主要功能当然是製作高水平的演出,并向香港观众推广世界各地的出色剧目。剧团定期製作大型音乐剧,例如以往几年的《俏红娘》、《奇幻圣诞夜》,都是娱乐性丰富的百老汇著名戏码。剧团近期演出的《假凤虚鸾》,则更具备独特的社会意义。/佛 琳

  自从上世纪八十年代於百老汇走红的《假》剧,以性别易装俱乐部的经理Georges和其同性恋人Albin的关係及其面对的世俗困扰为故事主线。当中的伪装、错摸为同类型喜闹剧的常见桥段,但是《假》剧的核心人物Albin本身已是一位易装表演的男性“皇后”,故此套在他/她身上发生的情节,尤其能够产生戏剧效果。

  双重伪装 活出真我

  虽然剧本一对主要角色及部分配角都是同性恋者或易装人士,但是《假》剧的主题实际超越性别规範,更具寰宇性和深层意义。Georges在年轻时“意外”而成的儿子Jean想与女友结婚,但必须先得到女方保守和着重传统家庭观念的家长同意。为此,Georges勉强要求Albin卸下平日的易装女性打扮,反过来“装扮”成为一位普通男士,以此短暂瞒骗对方的家长。Albin一向视Jean如己出,亲手抚养他长大;为了“儿子”的未来幸福,Albin唯有尽力而为,但效果未如理想。最后,Albin其后反过来“装扮”成Jean的亲生母亲,以此营造传统家庭的形象。Albin具说服力的女性外表、谈吐和态度,反而成功令对方家长接受。

  这段舞台上经典的双重伪装,实际上要说明任何人都要忠於自己,活出真我。角色的台词更是发人深省:“不管亲生或非亲生,同性抑或异性,世上真正的爱只有一种……”角色演唱歌曲《我自如我》,即原剧的英文歌 “I am what I am”,凭着歌声突出全剧主旨,更是舞台上令人难忘的片段。

  旋律优美 情节动人

  陈敢权作为话剧团的艺术总监和导演,选演《假》剧作为剧季的重点剧目,展现了剧团的魄力和艺术要求。首先,《假》剧满载美国典型音乐剧的各项成功元素:明确的主题,动人的情节,优美的旋律,飞跃的舞蹈。各项元素全都紧密配合,共冶一炉。易装俱乐部虽然包含主要演员和群舞演员,但人人歌精舞劲,默契充足,故此能够表演多场精彩热闹的歌舞场面。而由於剧中人大多与俱乐部的表演有关,故此导演能够顺理成章将香港文化中心大剧院舞台上的场景,与现场观众席作出直接联繫。当Georges或Albin演绎角色台词,不时将观众假设为剧中俱乐部的观众,不单让双方容易产生直接交流,更甚是个别场面让角色走进前排观众席的通道,然后拐弯从观众席另一端再上舞台,令整个剧院融和一体。

  合适的选角亦是音乐剧的成功关键。林泽群饰演Albin可说是香港剧坛的最佳人选。他充满喜剧感的形体,以及悦耳动听的歌声,都能将角色活灵活现地亮相於舞台之上。每当他即兴与现场观众对话,更能把俱乐部的气氛推至极点。高翰文饰演Georges也是尚佳人选。他没有任何矫揉造作,只是平实地演绎一位恋人和一位父亲的身份,便足以达到角色的需要。他的歌声沉实而深厚,与林泽群的歌声互相调和,堪成绝配。

  香港话剧团的《假凤虚鸾》应是该剧在华文地区首个粤语演出版本。陈敢权翻译剧本、岑伟宗撰写歌词,都能打破西方的文化差异,将文本的精髓有效地直接传达观众。单是剧名已是可圈可点。中文一般出现的词彙“假凤虚凰”大概可追溯自《红楼梦》的章回名称。而凤本是雄鸟、凰是雌鸟,只是后世逐渐将之结合而成一个名称。反而鸾是指雄鸟,因此与凤属於同性。现在的剧名《假凤虚鸾》不单包含同性的指涉,更配合着故事内最重要的双重伪装情节,乐而不俗,戏而不谑。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