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文学 > 正文

自僱财绌 创作不辍\大公报记者 汤艾加

2020-05-31 04:23:3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沉醉梦幻的国度?

  常言道“危中有机”,今次疫情令身处文化产业的自僱群体面对的挑战难以尽述,但依然有一班艺术人甘愿忍受沉重经济压力,为艺术理想而坚守。对他们来说,“艺术有点像玄学,有一种让人沉迷的吸引力”。独立舞蹈家毛维说:“此刻经济压力每个人都在承受,我个人数月来收入只有过去的一成,不过没有寻找兼职的打算,我只期望把时间和精力放在艺术创作上。”

  踏上天台,来到了毛维与黄翠丝的“专属排练场”,周边的住户就是观众。他们夫妻在这场疫情中算是幸运的。“去年底和太太(黄翠丝)完成澳门的‘在地’艺术节后,原计劃就是短暂总结沉澱一段时间,再进行下一个作品的创作。所以年初以来,一直居家进行创作。”毛维轻鬆道来:“但不在计劃中的是,以往没有演出的时候,会通过授课增加收入,然而,这次疫情令课堂教学不得已要取消。”对於这个独特的自家练舞空间,他自嘲说:“现在练舞主要是在天台,因为没有排练费用,用不起场地呀。”

  生计─转行VS.坚守

  “很能理解,那些为了生计短暂转行的自由身演员的困境。当演出活动停摆,身处九大受资助剧团的工作人员起码有基本的经济保障,而其他的自由从业者,只能往不同方向谋求收入。当下对自己最大的影响,是要推迟六月在内地的演出计劃,今年将参加的多个国际艺术节交流项目,也不得已要改期或取消。”

  面对经济收入与理想追求的取捨,毛维这样解释:“我也曾生活拮据过,为了收入当过人偶演员,也会承接商业的舞蹈项目。所幸当时的努力为自己积累了一定的资本,随后有一天太太对我说:‘你现在的动作很商业。’这话唤回我对舞蹈理想的初衷,后来醒觉舞蹈演员能真正在舞台上的时间很短暂,因而现在会选择能启发创作灵感的项目。”他承认,“收入的确是一个很诱人的因素,但为了利益偏离自己的艺术追求,离开后还能再回来吗?”

  对於香港剧场演出的未来,毛维言语间不免流露出担忧,他说:“观众进剧场的习惯需要培养。香港自去年中开始至今,前后快一年的停滞状态,我担心剧场要恢复以往活跃的景象,还需要更长的时间。”但他的态度是乐观的,一如当天和煦的阳光,“剧场演出对於艺术表达不可失却,它的魅力在於许多的细节,无法通过镜头或线上呈现,无法複製。相信疫情过后,剧场演出会很快回暖。”

  反思─工作VS.追求

  不止毛维的收入劲减九成,摄影师Kirk Kenny所得也仅及往日一成。“疫情发生以来,我的Studio Zag摄影工作室收入受到极大影响,不少合作客户的商业计劃案被临时搁置,很多活动也被取消,原有的许多旅行拍摄工作不得已要放弃。”

  二十年前,Kirk到内地学中文,结婚后与妻女定居香港。从广阔的加拿大来到香港这蕞尔小岛定居,只因倾心中华文化。“初到中国的时候,我做过许多类型的工作,当过记者、电视主播、品牌顾问、商业摄影师。在积累足够的经验后,我建立工作室,希望通过视像方式传递不同的故事。”他又说:“早在三月的时候,感觉情况不妙,已经开始积极求变,找一些短期小型项目帮补家庭财政。”

  Kirk曾接触过的所有工作,综合成他独特的技能。现在有一个词很流行:“斜槓”,Kirk庆幸自己早年当斜槓青年积累的不同技能,在特殊事情上可以把握先机。

  他家中装修简约,融入不少中国元素,沙发前的柜子上有许多相片,展示着他丰富的经历,也表现出他对家庭的爱。Kirk有一个十分软萌可爱的女儿,他居家认真教女儿说中文的视频,在网上引来不少人点讚。

  谈起女儿,Kirk不自觉泛出满足的神态,“很开心这段时间我获得了更多与家人相处的时光,陪伴女儿成长。”关於疫情,他说:“此刻是一个很好的时机,让所有人反思自己的工作与追求。我坚信事情总会向好的方面发展。对我个人而言,未来会选择一个让自己充满热诚的人生方向,例如家庭,以及一些有意义的工作。”

  矛盾─生意VS.道德

  为了艺术理想而坚持的还有製作公司的总监李泽恒(Frankie),他也是儿童画室负责人,在屯门出生、成长、安家。因此,画室也选址在屯门落脚。这间开了十二年的画室,连月来在疫情下全无收入,业主又不愿减租,为减少开支,Frankie不得已裁去大部分员工,改由他和太太每天回到画室亲力亲为。他回忆:“当年我初入社会时,正值SARS爆发,那段时间,社会的情况让我印象深刻,在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未大面积爆发前已心生恐惧。现在家中上有老下有小,在收入锐减的情况下,这段时间一家人生活支出主要来自多年的积蓄。从画室负责人的身份来说,我很矛盾,要找一个‘经济与道德’的平衡点,画室需要继续经营,期待有更多新的学生加入,然而又担心小朋友的健康,不希望太多人聚集。”

  Frankie与太太育有四名子女,这是他感到幸福的事情,也是让他感到忧愁的事情。他说:“现在有了家庭,身份的转变,相似的疫情状况,经济和家人的健康是令我最焦虑的因素。”口罩荒时期,Frankie希望可以在疫情中为街坊尽些心力,因此与太太决定在位於华都商场的画室门口派发儿童口罩予需要的街坊。“疫情初期,家中存了不少儿童口罩,我们希望分享这些口罩,让更多人的健康得到保障,减少社区的恐慌。”他续说:“疫症令你尝尽人情冷暖,一个口罩更能度清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本来理所当然的生活难以继续,例如‘限聚令’一出,一家人外出聚餐也未必能同枱,到楼下公园畅玩都似乎变得不再可能。然而令人开心的是,居家时亲友间开始通过网络沟通,在相互的关心交流中,寻回了繁忙都市生活中曾丢失的人情味。” 本系列完

  图片:受访者提供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