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艺文 > 文学 > 正文

新时代的“取经”路 ——评《发现新疆:一名援疆干部与8季“达人西游”》

2020-11-23 14:25:34大公网 作者:宋素丽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2020年11月18日,在京城整天都下着淅淅沥沥秋雨的日子,我看了这本书的第一编,对8季“达人西游”有了事实和细节层面的了解;第二天,11月19日,在京城整天都沐浴着清冷而澄澈阳光的日子,我看完了这本书的第二编、第三编和附录,知道了这个“现象级融媒体主题传播活动”(①潘树琼:《现象级融媒体传播“新疆样本”》,载《网络传播》2020年第1期,第74页)的缘起、经验、反思和社会评价。如此两极天气中的阅读似乎也印合了新疆这片神奇而美丽的土地在我心底深处的印象:天气的极冷与极热,色彩的极绚烂与极厚重……在不同的极点之间,存在着精彩纷呈复杂多样的角度和层次。

关于援疆小哥和8季“达人西游”这个事件本身,在学理层面,已经有了中国传媒大学李智教授的点评,他说:“‘达人西游’网络主题传播活动是新疆党委政府善待、善用新媒体的经典案例,是新型传播平台深度切入地方政府中心工作与地方实现双赢的经典案例,是地方政府整合自媒体人士资源,用第三方视角展示自我优质资源的经典案例,富有推广价值”。(②狄多华:《发现新疆:一名援疆干部与8季“达人西游”》,中国旅游出版社,2020版,第100页)还有中国海洋大学王天定教授的总结:“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党委网信办成功地扮演了‘内容策展人’的角色,整个活动合理‘征用’民间传播力量,走出了一条地方形象传播的新路。‘达人西游’既是对民间传播力量的合理征用,亦是对民间传播力量的加持与培育”。(③王天定,阿不都热西提·日介甫:《网络传播》, 2020年03期,第86页) 在直观的感性层面,达人们的作品和各个媒介平台网友的反馈全面、生动且形象。而对活动策划“援疆小哥”的评价,在百家讲坛主讲人、浙江大学研究员于钟华老师的笔下可谓传神且精准,我摘出来以下关键词“聪明、智慧、才华、朗润、真诚、亲近、友好、高素质、重感情……”,(④同②,序三,第2页) 还有一句让我内心最为触动的话,是于老师在新疆见到多年不见的狄主任时的印象:“但是变了,还是变了,眼神变了!眼神少却了一些锋芒,明亮但不再耀眼,多的是淳朴、笃定和敦厚!”(⑤同④)

300多页的书稿,很多地方都让我浮想联翩。合上书稿的两天时间内,我思考了很多很多,当写下《新时代的“取经”路》这个题目时,脑海里同时涌现出来了三组意象,分别是:一个人和一群人;一条线和多条线;一个点和多个点。

先说第一组意象:一个人和一群人,也可以表述为从个人到众人。

说起“西游”,很容易想到虚构的孙悟空、唐僧师徒,还有真实的张骞、玄奘,如果把历史的镜头拉近,渐次浮现的还会有写诗的岑参,写散文的三毛,唱歌的王洛宾、刀郎,主政一方的左宗棠、王震将军……,而这本书中记录的“达人西游”,链接集合起来的是“总传播量达到 98.7 亿人次”(⑥同②,序一,第2页),接近100亿的大众。

独行快,众行远。当丝绸之路上西行者的形象由一个一个孤独的生命个体变为一组组不同领域、不同地域、不同职业、不同年龄的群像时,“一带一路”的宏伟倡议和“人类命运共同体”意识就又多了一个具化生动的实证案例。

再说第二组意象:一条线和多条线,也可以表述为从线性到非线性。

1993年6月,我成为一名媒体人,第一次走进电视台制作机房时看到了编辑线长什么样。之所以称“线”,一是因为那个时候的编辑机从素材到母带到出成品就像一条加工生产线;二是因为所有的设备都要靠各种线串联起来,图像和声音传输还有不同的接口。线性传输,影音信号很容易受损,转录一遍画面质量就会大打折扣。那个年代的编导,在上编辑线之前要做特别充分的准备工作,片子结构、文稿、素材都得了然于心,编辑时接错一个镜头,按错一个键都是很麻烦的事情。15年后的2008年6月,我博士毕业留在传媒大学电视台组建节目部时,学生用的就全部是非线性编辑了。顾名思义,就是不用那些连接线了,电脑上装上编辑软件,可以从素材库里任意调用素材,多个时间轨,错了无妨,随时重来,也不存在信号损耗。

我絮絮叨叨地举上面这两个例子,对比“线性”和“非线性”这两个词,一是想说明技术变革会带来媒介创作方式、传播思维和人类认知的变化;二是想从用这两个词来对比古人“取经”之路和新时代达人“取经”之路的不同:前者是线性的,后者是非线性的。“每一项活动一开始就不是靠单一平台 和单一形式来传播,更不是只盯报纸、电视等传统媒体。突破疆内媒体和传统媒体的局限,充分动员新媒体、自媒体参与,打造出一个集视觉、听觉、味觉于一体的新疆品牌专属体验场,成为地方党委政府善用新媒体的经典案例。”(⑦狄心悦:《彰显文化软实力、讲好中国故事的“新疆样本——基于“我为新疆代言”“达人西游”大型活动的调查研究》,载《甘肃高师学报》第25卷第4期,第54页)现实生活中一次次重现整合的主题和线路,经由大V、达人、名人或者素人拍摄、书写、转发、评论、点赞……点、线、面,共同织出了立体多元、丰富多彩的新时代新疆图景。

最后说说从一个点到多个点,也可以表述为从有限到无穷,或者从一个点到向着无穷尽延伸的空间。

电视界的前辈陈汉元老爷子曾策划推出过《话说长江》、《话说运河》和80版四大名著电视剧等经典作品,他在提到策划工作时用了六个字:点子、班子和票子。好点子是原点,是原动力,在后面两者的支撑下会爆发出不可想象的动能和势能。在“达人西游”和它的2.0版本“我为新疆代言”的活动中,我们看到了创意的无穷力量,看到了完成创意的团队的执行力和战斗力,看到了“达人西游”继续做下去和更多版本迭代后的“钱”景和前景。

阅读这本由“真言、真行、真情、真思和真心”炼成的“真经”时,我还注意到了一个名字“菲儿”,应该是喜马拉雅新疆站的编辑。参加“达人西游”,让这个刚刚大学毕业的“小白”迅速成长为“独当一面制作内容的公司的‘主力军”。(⑧狄多华:《发现新疆:一名援疆干部与8季“达人西游”》,中国旅游出版社,2020版,第249页)

菲儿在整个活动中的成长让我想到了未来的教育,即人工智能时代的教育,也是专家学者所说的“第四次教育革命”中的教育。从教育的角度看,“达人西游”就是一个“大课堂”,既是思政课,理论课,也是创作课,实践课,是以“真实作品”、“个性化创作”和“项目制运作”为导向,致力于培养综合素质、创造力、同理心、好奇心、合作能力、社会情感和意志品格等这样一些可以适应未来社会任何改变的基础能力的“大课堂”,是机器学习、虚拟现实、增强现实和混合现实等技术冲击不了的自然教育、生活教育和社会教育。

从这个意义上看,策划、援疆小哥、网信办副主任狄多华先生也承担了教师、导师的职责,在重新定义了的“教育”和“教室”里,“教导者转变成为了引领者、组织者、鼓励者和合作者”。(⑨引自赵继:推荐序一,第4页,见[英]安东尼塞尔登、奥拉迪梅吉阿比多耶著,吕晓志译:《第四次教育革命:人工智能如何改变教育》,机械工业出版社,2020年版)

书中关于“达人西游”未来的构想里,有一个构想是:“设想带传媒专业大学生走新疆,边采访边云游,传播切身体验”。(⑩同②,第156页) 作为曾经的传媒人,现在的传媒教育工作者,我期待这个设想成为现实的那一天。

为了那一天到来时,我可以成为“西游”队伍中的一员,可以带着学生加入“达人西游”的大课堂,我想,自己也要努力,向着成为“达人”的目标而努力。

(作者系中国传媒大学教授、教育部民族教育委员会委员、第九批中央机关企事业单位援疆干部)

责任编辑:郭晓妍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