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中国经济 > 正文

币圈大佬遭举报牵出行业乱象 交易平台盘根错节投资者维权难

2018-09-13 03:17:26大公报 作者:李灵修、倪巍晨、张帅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徐明星周二晚上曾发朋友圈称“不信谣、不传谣”,疑似回应外界对其被拘留的传闻。目前记者无法通过微信联系到徐本人

近期坊间传闻“OK集团创始人徐明星被抓”,疑似涉及数字货币欺诈行为。大公报记者昨日赶赴OK集团上海分公司发现人去楼空,甚至公司标牌中的“OK”字样也被撕去。有北京投资者透露,在向当地的OKCoin维权时被告知,所参与的交易平台隶属于香港公司OKEX,OK集团旗下的内地公司并不负责。但当记者拨打OKEX的客服热线时,竟然直通OKCoin北京公司。

自内地监管层去年推出“9.4禁令”后,境内数字货币交易所悉数关闭,但业内行家拆局,有无良企业在境外设立OTC(场外交易)平台,为内地客提供数字货币衍生品交易,藉此绕过监管;另通过“提前买入空单、人为制造宕机”的手法收割韭菜(即散户)。

徐明星为内地数字货币产业元老级人物,于2013年6月成立交易平台OKCoin,并一直保持全球前三的地位。OKCoin其后发展壮大为OK集团,并开发出OKCoin、OK Blockchain Capital、OK区块链工程院、OKEX等多个子品牌。

2017年9月4日,中国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关于防范代币发行融资风险的公告》(“9.4禁令”),内地所有数字货币交易所自此悉数关闭,OKCoin也将业务资源转移到境外交易平台OKEX。

上海:徐明星现已释放

大公报上海记者通过多个信源获悉,9月10日(本周一)晚5时59分,有投资者报警举报徐明星涉嫌数字货币欺诈行为,后徐被带至上海公安局浦东分局潍坊新村派出所进行问询。有知情人士透露,徐是在上海瑞吉红塔大酒店的房间内被带走的,该酒店距离OK集团上海分公司直线距离仅600米。

OK集团上海分公司现已人去楼空,甚至 “OK” 字样已被人撕去 /记者倪巍晨摄

记者昨日赶赴位于陆家嘴商务广场的OK集团上海分公司时发现,办公室内已是人去楼空,公司标牌中的“OK”字样也被撕去。事实上,徐明星今次由京到沪是为了参加9月6日举行的上海分公司开业剪䌽仪式,目前网上仍能找到徐在当天典礼上切蛋糕的照片。

根据报警的维权人士供述,9月5日下午5点多,以比特币为首的数字货币价格出现断崖式下跌,但此时OKEX交易平台突然出现无法登录、App闪退等问题,投资者因此爆仓,怀疑是OKEX故意所为以谋取暴利。据了解,OKEX提供数字货币合约交易,用户可选择买卖一定杠杆倍数买卖合约,但当合约价格浮动至平仓点时,由系统强行卖出用户手中合约,以弥补平台损失。

由于警方认为徐明星案情与OK集团上海分公司无关,因此已将投资人提交的报案材料移交到北京海淀区公安分局。

记者了解到,因为证据不足,徐在协助调查的24小时后(11日晚6点)被释放,目前已是自由身。值得注意的是,徐在派出所逗留期间曾两次发布朋友圈,分别写到“谣言止于智者”、“不信谣、不传谣”,旨在回应关于自己被捕的传闻。

北京:办公地点曾变更

大公报北京记者了解到,早几年也有OKEX用户前往OK集团位于海淀区上地东路35号的办公室进行维权,后来集团将办公室搬到了原址正北约600米的创业路群英科技园3号楼,其中OKCoin位于四层、OKLink位于五层。但除了大厅水牌处写有公司英文名外,四五层的办公区域并无挂出OK集团的相关标示。记者在群英科技园内询问在此工作的上班族,多数人并不知有这里有间“比特币公司”,也未曾见过有维权人士出现。

OK集团北京分公司正常办公,但门口并无公司名称及Logo,仅有写字楼大堂水牌上写有公司英文名/记者张帅摄

记者昨日前往OKCoin办公区要求采访时,有执勤人员要求进行登记,其后又以不方便为由拒绝记者进行采访。记者其后联系到曾在公司旧址维权的投资者,其表示得到OK集团的回应是,OKEX系位于香港公司的交易平台,与在内地的OKCoin彼此独立,因此公司对用户损失并不负责。

公开资料可查,OKEX的母公司为OKEX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注册地为位于中美洲的伯利兹。2018年7月2日,母公司更名为ACX Malta Technology Company Limited,注册地则迁至南欧的马耳他。而OKEX的运营部在香港,并向内地用户开放代币交易平台和数字货币期货交易平台。徐明星本人曾多次宣称,自己不是OKEX的股东,OKEX也与OKCoin毫无瓜葛。错综复杂的业务关系也使得投资者维权无路。

香港:OKEX“换汤不换药”

大公报香港记者昨日来到位于铜锣湾信合广场的OKEX办公室,公司运行如常,但接待人员以“负责人不在”为由拒绝接受采访。记者在公司门口看到告示称,“此办公室没有客户服务主任,如有查询请致电客户服务热线。”在拨打显示为香港本地号码的客服热线后,记者吃惊地发现,经过语音转接后,接听电话的竟然是OKCoin北京公司人员。

香港数字货币交易平台OKEX正常办公,但接待人员以 “负责人不在” 为由拒绝接受采访/记者李灵修摄

记者在浏览网页时也发现,OKCoin首页至今包含了OKEX的链接,同时两者在招聘启事的公告相同,人事部的电子邮箱地址后缀一致。此外,OKEX网站上标注的公司投资人及机构,与OKCoin页面列举的信息高度一致。

有匿名人士透露,“9.4禁令”推出后,内地数字货币交易所已无法访问,OKCoin也将用户资源、页面流量、品牌权益通过各种渠道导入了OKEX。而现在OKCoin产品技术部在为OKEX提供系统开发服务,OKEX官方的新媒体渠道也是由OKCoin团队负责。“两家公司完全系出同源。”

记者带此疑问向OKEX公关部电邮谘询,但截至发稿前仍未得到回应。

行家拆局:OTC平台鱼肉散户

一年前内地七部委联手颁布“9.4禁令”,严厉取缔内地ICO(虚拟代币发行)融资活动,并关闭数字货币交易所。相关企业自此转战境外,不少落户于香港,亦带旺本港市场。但有业内行家指,部分无良企业通过在港建立场外交易(OTC)平台,同时在内地开设大量个人银行帐户,绕过监管吸纳资金。“虽然个个都话面向的是海外投资者,但其实在平台上交易的内地客比例惊人。”

OTC平台不同于过往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实质是一个C2C(用户对用户)交易平台,平台方名义上只收取少量信息撮合费用。OTC平台可为用户提供衍生品交易,在OKEX内部就是指“合约交易”。但需要注意的是,“合约交易”不存在实物交割的能力和选项,仅凭藉一套自行定义的“指数价格”对合约进行交割,“指数价格”自身也没有明晰的产生机制。

前述行家指出,境外OTC平台会在内地申请众多个人银行帐户,且开户行通常为内地偏远地区,旨在通过银行的反洗钱测试。其后平台会招徕内地客通过向上述户头转帐、并上传银行收据的方式,完成“入金”流程,即用人民币买入合约产品。他续称,因为合约交易实质上就是个高杠杆期货,且与数字货币实物完全脱钩,非常容易形成一个“庄家市场”。平台方通过操纵“指数价格”来鱼肉投资者。

另据媒体报道,不少维权者指责OTC平台涉嫌造假,如合约指数与现货价格相差过大,不到平仓线就自动被爆仓等。行家表示,自从去年5、6月份市场出现大量只提供衍生品的OTC平台,这种情况时有发生。对于有关“OKEX通过提前买入空单,然后在大跌时人为宕机”的猜测,他直言,“如果是真的,只能说吃相太难看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