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中国经济 > 正文

富人榜上榜门槛降三成 A股“爆雷”致榜单大 “洗牌”

2019-05-15 17:30:48大公网 作者:毛丽娟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经历经济转型、监管环境变化的2018年之后,14日新鲜出炉的2019新财富500富人榜显示,A股市场财富变化格局惊人,富人榜富人整体财富严重缩水,其中A股的频繁“爆雷”更是引发了一轮巨大的财富洗牌。不过,前十富格局仍旧稳如“泰山”,今日头条和抖音创始人张一鸣闯入前十,被他挤落的则是去年首次进入前十的李书福/李星星,受到吉利汽车市值大幅下滑的影响,二人跌至第18名。

2019新财富500富人榜上榜者不仅财富总和从去年的95677.3亿元降至2019年的81030.5亿元,基本回到了去杠杆政策启动时的2016年;人均财富也从去年的191.3亿元下降至162亿元,降幅达到15%。上榜门槛更从去年的64亿元降至45亿元,足足下降了19亿元,降幅高达30%。

与富人榜整体财富严重缩水相比,A股市场的财富变化格局则更为惊人,2018年,债券违约、股权质押爆仓、商誉爆雷成为上市公司全年主线,大面积爆发的债券违约现象严重波及到了上榜富豪,其中,A股的频繁“爆雷”更是引发了一轮巨大的财富洗牌。

如饰品女王、新光集团创始人周晓光夫妻2018年财富尚有203亿元,今年则已无缘榜单。公司债券违约的保千里实控人庄敏、印纪的肖文革、乐视网的贾跃亭等,都曾进入过往届新财富500富人榜,身家俱超过百亿,如今不仅跌落榜单,还因各种尬闻为大众所知,甚至名列全国失信人名单中,乘坐高铁飞机都将被限制,短短几年天翻地覆。

2018年更为普遍的遭遇是,前几年流行的资本运作+股权质押,叠加恶劣的A股生态,使得一批中小创公司商誉爆雷,大股东质押爆仓、身家受损。贵人鸟、九鼎投资、ST印记等曾经风光一时的上市公司创始人,均在2019年跌出榜单。

前十富财富格局固化

从2008年以来,中国前十富人的格局已趋向固化。2019年,只有年仅36岁的张一鸣,凭借今日头条和抖音两款现象级产品闯入前十。被他挤落的,则是去年首次进入前十的李书福/李星星,受到吉利汽车市值大幅下滑的影响,二人跌至第18名

2008-2012年,全球金融危机肆虐的5年间,中国前十富人的变动率分别高达40%、50%、60%、50%、40%,也就是说,上一年的前十名,到了第二年几乎有一半的概率被替换掉。

这既显示了大金融周期中财富洗牌的剧烈程度,也揭示了当时中国不同产业造富的动能充沛。而2013-2018年间,每年至少也有2-3个人挑战成功,轮替杀入前十。

2018年,中国拥有297名百亿富豪,而在2019年只剩241位百亿富人。榜单的固化趋势和马太效应使得2019年的榜单“变动”主要集中在了后200名。在2018年处于301-500名的富人,有多达58人跌出了2019年的榜单,跌出榜单的概率达到了29%。

恶劣的市场环境,也唤起了“轰轰烈烈”的国资救市运动。2018年,以深圳为首的各地国资委为了维护本地上市公司的稳定,纷纷设置专项基金入场“维稳”。

据不完全统计,2018年以来,山东、北京、深圳、河南等17个省市的地方国资出手,成为29家民营上市公司战略股东,更有14家上市公司实控人易主,从自然人变身各地国资委。由于市场环境恶劣,国资委买壳的价格也十分低廉。

不过,也有逆行者。2018年,也有一些实控人从国资委变成自然人的上市公司,有意思的是,这些接盘方无一例外,均是新财富500富人榜上的富人,如方威从沈阳国资委手中接盘东北制药,何剑锋入主华录百纳等。

首富榜透露确定性机会 科技加持下的消费文娱发展生猛

根据2019新财富500富人榜的统计信息可以发现,充满弹性和成长性的消费依然是最为明确的创富道路之一。尤其是科技引领与加持下的消费文娱崛起非常明显。例如身家蹿升绝对值最快的黄峥(2018年67亿元,2019年761亿元)和张一鸣(2018年120亿元,2019年770亿元),过去一年时间财富分别上涨了694亿元、650亿元。

这其中有资本市场进行重估的力量,黄峥控制的拼多多从创立到上市,只用了三年。根据瑞银报告,截至2018年年底,拼多多年度GMV(成交总额)为4716亿元,同比增长234%;年度活跃用户为4.18亿,超过京东3.05亿的年度活跃用户,成为中国第二大电商平台。瑞银以年化60%增速测算后,宣称拼多多有望在2021年突破2万亿的GMV。这一狂飙猛进的增速,是因为拼多多在中国四五线城市及广袤农村进行了电商启蒙,也推动年轻的黄峥身家一年10倍速增长。

而张一鸣的抖音,则让无数普通人轻松实现对小确幸的发掘和纪念,上至耄耋老人,下至一岁稚娃,都是短视频中宣示美好生活的主角。这种极具普世价值的产品在国际化道路上也一帆风顺,抖音海外版Tiktok的全球下载量已突破10亿,下载前三的国家分别是印度、美国、印度尼西亚。而其母公司字节跳动最新一轮估值已经达到了750亿美元。

此外,在消费文娱领域,一些新的细分赛道仍然充满机会,哔哩哔哩(BILIBILI,简称B站)网站崛起。B站以二次元文化、强大的弹幕功能而差异化胜出,并成功将众多弹幕梗输出为网络流行用语。

TOB行业渐成崛起之势

2019年另一可喜变化则在于TO B行业的富人开始冒头。金蝶国际创始人徐少春首次上榜。为全球400万家企业与公共组织提供软件和云服务的用友网络(600588)创始人王文京今年以171.2亿元排名第117位,排名较去年上升了90位。

此外,在一些服务于企业的创新领域,创富动力也十分强劲。如在人工智能领域耕耘的商汤科技汤晓鸥、旷视科技印奇双双上榜,毕业于清华“姚班”的印奇,首次上榜身家已达88亿元。目前,人脸识别技术已广泛应用于金融防欺诈、监控安防、手机、物流、零售等领域,据旷视科技官网披露,其已拥有上千家核心客户,包含阿里巴巴、蚂蚁金服、富士康、联想、凯德、华润、中信银行等众多头部企业。

TO B行业的创富动能逐渐爆发,映证了美团王兴此前的一个判断,中国要实现经济转型,实现供给侧改革,也应该从提高企业效率上着手,这也提供了企业服务市场的广阔空间。

手机产业链:华为取代苹果成为新龙头

细分产业的兴衰,同样影响着相关上榜富人命运的沉浮。过去一年,受到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的缩减,相关富人的身家也出现了剧烈波动。

好在国内手机品牌商的表现相对比较亮眼。如2018年,华为一路高歌,出货量从2017年的1.54亿部提升到了2.06亿部,增幅达到了33.6%,全球市场占有率也从10.50%提升至14.7%,进步明显。同样的,小米2018年出货量达到了1.22亿部,全球市占率从6.3%提升至8.7%,成为全球第四。

这种整体大环境的萧条与局部的亮眼数据在A股也有了充分体现。如“华为概念股”相比“苹果概念股”表现明显更胜一筹。根据新财富的统计,Wind中的“苹果概念股”涉及A股40家上市公司,2018年1月1日这批公司的整体市值为1.14万亿元,而到了2018年末只剩0.68万亿元,整体下降4成。而“华为概念股”共涉及32家上市公司,2018年初市值1.5万亿元,2018年末为0.97万亿元,同比缩水35%,缩水程度比苹果概念少了5个百分点。

2019年,随着大盘向好,华为概念股收复失地的速度显然也更快。以2019年4月15日收盘市值为基准,华为概念股整体市值已达到1.6万亿元,高过2018年初的水准,相形之下,苹果概念股板块2019年4月15日整体市值则为0.94万亿元。

  

责任编辑:齐宾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