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中国经济 > 正文

毛驴,不要说再见!

2019-07-12 03:03:4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40年前,骡子比毛驴贵两成,现在行情倒了过来,养骡子反倒不如毛驴体面。两户伙养牲畜,从前会遭人嗤笑,现在蔓延成为王金莊新常态。三轮车和旋耕机,被王金莊人称为铁毛驴,“铁毛驴拉得多、跑得快、不吃草料”,直接衝击到毛驴的饭碗,让毛驴生态失衡。

  王金莊曾经草驴(母驴)上千,叫驴(公驴)过百,生机勃勃。草驴和叫驴只要对叫几声,主人心领神会,就会放开繮绳,让毛驴自由恋爱生儿育女。今日王金莊200头毛驴,除了草驴(母驴),就是骟驴,一头叫驴(种驴)也没有。面对草驴的召唤,骟驴的回应已有气无力。

  去年,王金莊只有两头草驴借种孕育幼崽。算经济帐,“育驴崽不如买成驴,养毛驴不如买铁驴。”正在申报世界自然遗产的王金莊,学者们担心梯田会撂荒,毛驴会退出历史舞台。王林定说:“梯田荒不了,毛驴会转换角色,在新的舞台上重新登场。”

  王金莊21万亩梯田,有九成五还在耕种,其中有经济学不能解读的道理。比如,农民不像资本家那样算帐,也不追求奢华的生活,对物质的需求,够用就刚刚好。

  5月,大公报记者来这裏体验农事,与农户一起播种耕作。劳动强度的确难以想像,能感觉到累,但不觉得苦。农民也是一样,累了可以休息一下,缓缓劲再幹,今天幹不完还有明天,根本没“996”的工作压力。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