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中国经济 > 正文

疫情冲击订单大减众多生产线关停 深圳标杆大厂掀离职潮

2020-05-20 14:30:02大公网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受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作为近30年持续领跑中国出口冠军的深圳,许多出口企业深受影响。记者日前走访了港资全球电机大王沙井德昌电机和国际代工巨头龙华富士康,由于许多员工没有班加,只能拿底薪,扣除生活费和社保仅剩下千余元,因此引发许多员工的辞职潮。记者从德昌电机一中层员工知情人士获悉,其一天辞职最多的有数十人,公司近三个月自上而下同甘共苦,待遇降了两成。记者看到,富士康也不停有员工辞职,其龙华和观澜富士康生产厂区空置了许多生产线。有前来富士康应聘的员工称,其宁愿找一个小厂包吃住,也好过在富士康工作。

龙华富士康因订单大减没有加班,员工纷纷离职,图为厂区一角/ 记者 李昌鸿 摄

作为中国企业出口的重点地区欧美陷入疫情的两难,拟解开封锁却又出现疫情反弹,因此,解封和经济复苏仍似乎是遥不可及的事。受此影响,作为深圳宝安和龙华的标杆企业,德昌电机和富士康等许多大型出口企业深受出口订单萎缩甚至取消的拖累,不得不关停部分生产线,减少甚至取消加班,导致许多普通工人只获得2200多的基本工资,在扣除伙食和社保后仅剩下1000多元,许多员工感觉难以养活自己,便纷纷辞职另谋高就。

记者日前从罗湖坐车经广深高速近一小时来到沙井最大的港资德昌电机厂,该厂老板是香港著名工业家汪松亮1959年在香港创办的。1982年德昌电机成为首批入驻沙井的港资工厂,建立了面积庞大的工厂,生产汽车马达和水泵马达等,也由此奠定了其全球电机大王的坚实基础。不过,由于深圳营商成本的不断上升,加上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德昌也面临数十年少见的困难。

记者看到,德昌电机工厂大楼有十多栋,宿舍也是上十栋,由于厂区和宿舍及食堂跨一条马路,中间的天桥成为该厂员工专用。临近中午时分,大量员工下班前往宿舍区就餐,人来人往川流不息。

来自河南吴先生告诉记者,他中专毕业,在德昌从事生产线工作,已有一两年,因为受疫情影响,工厂订单少加班少,仅有时有一点加班,他月工资不到2800,工厂包住但需扣点水电费,一个月伙食费近800元,加上扣除社保约700-800元,因此只剩1000多点。“以前最高峰时他工资有4000-5000元。现在如此低的工资做的没有劲。许多同事因此纷纷主动离职。”

另一位来自河南的黄先生表示,现在他一天加班一两个小时,底薪为2300元,加上300元伙食补贴和加班等,月工资为3000-4000元。因为结婚了家里有孩子,感觉难以养家。以前加班多时工资最高有5000-6000。他透露,因疫情国外业务少了很多,工厂好多生产线都没开,听说工厂拟搬到江门,不过,目前好像合同还没有到期,好像是下半年或者明年搬迁过去。

来自广东的胡先生告诉记者,他在德昌工作了20多年,现在是中层,负责自动化等工程技术,他坦言,工厂年初有8000人,因为欧美国家疫情封城封关,所以订单大减,现在工厂很少有加班,最近流失了不少员工。他现在一周只上四天班。因为疫情因素,工厂高管表示,现在厂里从高管到员工均要同甘共苦,从5-7月三个月,他们待遇少了20%,期盼过后会有所好转。他感叹自己要养三个小孩和老婆在家带小孩,感觉压力甚大。

胡先生透露,最近员工流失不少,有时一天辞职十几人,有时高峰时有数十人,以前走的很少。工厂要逐步搬到江门,但很慢,不会一下全部搬走。

与德昌电机类似的,记者在龙华富士康南二门附近看到,一会儿看到有员工拿着行李箱离职,即使有新的求职者来应聘的,因为扣除吃饭、住宿和社保等,仅剩下不到两千,有不少便放弃了,纷纷拖着行李箱离开了。

记者日前在南二门看到一位刚辞职的湖南小伙曾先生拖着行李箱与前来陪同的老婆一起离开。他表示,他来这里工作了三个月,其所在事业群从事华为手机生产,上个月是清去年的尾货,现在没有订单也没有加班,他便辞职。他月工资是3300元,包括吃饭、社保和住宿等共计约需1700元,只剩下1600元,感觉没有意思便不想做了。他称自己并不打算再在深圳找工作,准备回湖南老家。

在龙华富士康从事电子精加工的朱先生表示,他做了半年,算是比较幸运的,天天加班2小时,一个月有5000多。他透露,因疫情影响,华为和苹果订单减了20%,因此,大量员工因没有加班便辞职。他看到许多人进进出出,也很正常的。

因没有加班,港企德昌电机一天最多流失数十人,少的也有上十人 记者 李昌鸿 摄

一位来自湖北的梅小姐告诉记者,她是通过人力资源中介过来的,从事苹果手机玻璃检测工作,时薪是25元,工资是4000元,扣除伙食、社保和住宿等,只剩下2000多。与她同批来的有三车共计近150人,现在走了约一半;较他们早一两天来签约的时薪达30元,晚几天则是23元,而23元的大部分员工已离职。就在与梅小姐交流的空隙,记者看到一位小伙胡先生辞职了,他称是自己是以前应聘的,做了两个月,因没有加班,只有2000多感觉没有意思便辞职,现在他也不知道去哪里找工作,但还打算呆在深圳。

降成本谋发展 德昌电机斥30亿江门建工业城 广聘技工

受深圳运营成本过高的影响,德昌电机数年前就谋划搬迁事宜,后来深圳与江门展开经济对接与合作,德昌电机2017年斥巨资赴江门高新区江海区购地,成立了德昌电机(江门)有限公司,总投资额高达30亿元人民币,购买了550亩土地,打造德昌电机产业城和智能工厂。该项目被江门市视为重大项目而大力支持。

由于深圳土地、房价和生活成本高,许多企业为了降低成本纷纷外迁,除了东南亚外,大湾区的江门、惠州等成为迁出的重点。德昌电机集团成立于1959年,1984年在港交所上市,员工高峰时总人数超4万人,作为一家总部位于香港的大型跨国集团企业,为世界最大的马达制造商之一。

据悉,德昌电机(江门)有限公司注册资本为2亿元人民币,法定代表人为叶润强。德昌电机产业城将研发及生产微型电机、汽车零部件、电子驱动装置等先进装备,有望成为该区打造高端机电产业集群的龙头企业。为此,江门市在该项目落地后,利用德昌电机在行业中的领军能力,进行电机上下游产业链招商,推动高端机电装备制造产业发展,打造千亿产业集群。

目前,德昌电机产业城已基本建成,只是配套需要完善。记者从多个招聘网站看到,德昌电机(江门)正在招聘电工、注塑工艺和项目工程师等众多职位,月薪待遇为5000-7000元不等。今年3月,德昌电机产业城项目自动化电机生产线员工全部到位,生产设备进场工作有序推进。

不过,谈到未来工厂将搬迁至江门时,深圳德昌电机许多员工都不太愿意过去,他们感觉江门太远了,也不太方便,待遇没有深圳好。但也有部分员工表示愿意过去那边工作,因为大湾区便捷交通网正在快速建设中,深圳至茂名的动车经过江门,届时通车后深圳至江门也将很快形成一小时生活圈。

留不住 招不来 富士康好无奈

由于订单大减导致没有加班工资少,富士康许多员工出现离职潮。记者在龙华富士康现场看到,不少员工拖着行李箱离开,而留在里面的员工因工资低和问题多也内心生烦。不过,富士康近日恢复对外招工,但是,有应聘员工称,扣除伙食、社保等所剩工资还不好一家包吃住的小厂待遇,因此便头了不回地离开了。

在龙华富士康从事客服的黄先生来自广西,他在这里工作了四五年,主要从事苹果、华为手机的客户服务工作,处理客户投诉或者反应的问题,确保产品交货质量和客户满意。以前仅龙华富士康就有20万人,后来富士康在全国和海外建厂,加上深圳成本高,流失了许多人。厂里面仅食堂就有20-30个和30-40栋厂房,现在厂里生产线员工约有2万人,加上其他客服、研发等约有3万多人。

他告诉记者,他4月天天加班,工资约有6000元,不过,进入5月由于订单大减,没有多少加班,近半个月来共计加班只有2小时。没有加班的话,基本工资只有2650元,要扣伙食、社保,拿到手只有1000多元,感到做的没意思,但不做的话外面也不好找。他不停感叹,因没有加班工资低,许多员工流失。在今年2-3月他们客服部白班和晚班各有近20人,有经验的老员工有近一半,但现在白班和晚班分别只有七八人,其中有经验的人只有两三人,新手要慢慢教,他手头工作又多,新手做的不好又要转到自己手里,感觉十分头疼。由于许多老员工离职,无论是生产线还是客服等新员工缺乏经验,导致现在不良率有所上升,给他的工作带来许多困扰。

据悉,就在许多员工离职时,龙华富士康也有一些职位的招聘。记者遇到数位前来龙华富士康应聘的小伙子,其中一位张先生告诉记者,其应聘流水线工作,从事手机、笔记本电脑等组装,底薪2300元,一天加班3小时,月薪是3900元,扣除房租110元,伙食费800元和社保800元,剩下两千多一点,感觉没有意思,太廉价了,不如找个小厂做,可以管吃住,月薪也有近3000元,于是便甩手离开。记者看到,与他一同离开的还有两位拖着行李箱前来应聘的小伙子。

大厂业务大跌殃及周边餐饮百货店 业务暴跌五成

由于受疫情影响德昌电机和富士康业务大跌,周边许多餐饮、百货等店铺生意受到了影响,在德昌电机附近许多店铺关门,一家陕西面馆老板告诉记者,他的业务大跌了五成多。同样,龙华富士康附近餐馆和百货生意也比较清淡,老板冀多做其他工厂的生意。

湖南曾先生(右)从龙华富士康离职,其老婆陪他一起回老家 /记者 李昌鸿 摄

记者日前下午1点多来到德昌电机附近商业街,有种类繁多的各种店铺,但记者看到许多店铺关闭的,有的歇业有的则做晚上生意。记者来到一家名为陕西面馆的餐馆,做拉面、炸酱面、刀削面等。其老板尹先生表示,由于德昌电机订单大跌,加上许多员工流失,前来就餐员工比以前少了很多,生意因此大跌了五成多,只得无奈地叹气。

在德昌电机附近开百货店的邢先生表示,多年来其生意都是靠德昌电机的员工光顾,积累了一些钱财,已在老家买了一套房子。现在订单减少了员工前来购买的物品也少了,更令他担忧的是,德昌一旦搬迁到江门,他的店只有歇业了。如果他也去江门德昌工厂附近并不一定能够找到合适的店铺。他表示,如果德昌全部搬到江门后,其对沙井上南的影响还是很大,那里有许多超市和餐馆等,其很大一部分消费来自德昌电机员工。

记者日前来到龙华富士康南二门附近看到,一些餐馆和百货店生意一般,人流明显不及一两年前。记者来到一家湘攸大碗菜,其服务员表示,富士康宿舍楼就在他们楼上,许多员工流失和员工收入下降无疑对其生意影响挺大的,这也没得办法啊。他们只得多做一些其他工厂和路人的生意,多做一些外卖,以此来弥补生意下滑的损失。

责任编辑:李孟展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