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中国经济 > 正文

父子三人重燃古磁州窰炉火/大公报记者 顾大鹏(文、图)

2020-05-23 04:24:3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磁州窰(盐店)遗址博物馆馆长刘立中

  “和泥、拉坯的月奖金八元(人民币,下同),设计人员只有五元。”当年在邯郸陶瓷艺术七厂担任美术室主任的刘立中不幹,“厂长说设计人员完成人均产值八成,就与一线拉平。第二年政策又变了,产品卖了才算数。”如今已是中国工艺美术大师的刘立中忆述:“企业正走下坡路,我承包了美术室和陶艺车间,把设计师放出去跑市场,销售额涨10余倍。正在兴头儿上,厂长宣布换北京人承包。”1996年,52岁的刘立中陶艺人生迷失了方向。

  刘立中生於1944年,记事时祖业的绸缎莊和陶瓷店,已遭破产清算。1958年,他初中肄业,先进铁匠舖练打铁,后到製镜社学绘画,红花绿叶让他着迷。吃过晚饭就跑到车间,临摹孙师傅的画稿。孙师傅是落难邯郸的延安艺人,精通素描和雕塑,他劝刘立中报考美校。刘立中母亲早逝,留有姐弟两人。继母生有三个弟弟,两个妹妹。他报考了美校,怕上不起,又参加了两家企业的招工考试。没想到,邮递员同时送到三封录取通知书。

  有幸获“神秘力量”真传

  刘立中拿不定主意,奶奶说:“上学!看你爸怎麼说?”爸爸给他两块钱路费,他到百里外向出嫁的姐姐求助。“姐姐每月给做一双鞋,出五块钱。”

  1964年6月,他乘火车来到彭城古镇学习。邯郸陶瓷工读学校坐落在磁州窰遗址上,周围散落着十几家陶瓷工厂。刘立中向记者透露:“不远的一个小村莊,隐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一批画家、诗人、教授在这裏接受劳动改造。”学校刚刚筹办缺乏师资,学生有幸得到真人指导。

  “中央美术学院雕塑家郑可的两件法宝,终身受益。”刘立中说的兴起处,两眼放光,“一件是‘狼牙棒’思维,一件是‘千手观音’动手能力。”

  经过20年不懈努力,刘立中破解了古磁州窰陶艺密码,製作出《科学的春天》、《天文纵横》两幅大型陶瓷壁画,一幅镶嵌在首都国际机场,一幅镶嵌在北京地铁。磁州窰陶瓷艺术释放出独特魅力,为企业赢得了商机。

  坏了!坏了!炸窰了!

  今年86岁的中国陶瓷艺术大师刘立中,诸多荣誉加身,越发感觉到个体力量的微弱,他说:“大洪水来临时,河裏的人都难幸免。”他回忆九十年代中期陶艺七厂那次改制。“北京商人的承包,衝散几十年培养的技术团队。接着,工厂又被骗走四个集装箱色釉花瓶。一次丢了魂,一次落了魄。”新厂长急召他回厂救驾,“大势已去,谁也无力回天。”

  “四个龙窰、三个馒头窰,凉了一大半。”企业赊不出煤和陶土,刘立中在南墙根找到六、七十袋耐火土,抬到地下室,组织六、七人製作出第一批粗瓷彩陶,想为奄奄一息窰炉续一把火。

  他护送十余件一米高的现代陶瓷艺术瓶入窰,两次点火竟然没有成功,他有不祥预感。回家不能入睡,耳朵裏听到,窰炉内陶坯噼噼叭叭爆响。老伴张桂荣说他幻觉症。走近窰炉发现,烧窰工拚命地往下压火。他不禁叫出声:“坏了!坏了!炸窰了!”

  领养古窰遗址回家

  刘立中有俩儿子,老大刘鹏润在天津外企供职,老二刘鹏举在职中学绘画。刘鹏润对记者说:“爸爸重组的七人团体,人手刚好能撑起一个窰口。后来有人北上,有人南下,剩下四个人。”他想回家跟爸爸一起幹,妈妈坚决反对,她最了解其中的艰辛。

  陶艺传到刘鹏润是第五代,“我是大儿子,不能让窰火在我这熄灭。妈妈被打动了,卖掉新房,买回一台烧炉,在两间平房天花板捅了个窟窿走烟。”刘鹏润说:“不久,弟弟也回来了。父子仨一起和泥、拉坯,彷彿回到童年时光。”造型哥哥拿手,装饰弟弟见长。20年后,哥哥晋级中国陶瓷设计艺术大师,弟弟晋级河北省民间工艺美术家。

  刘鹏举介绍,光绪十二年(1891),祖上刘耀武来这裏经营陶瓷,磁州窰融进几代人的记忆。“20年前,爸爸用生命挡住了拆迁的勾机,从官方把它领养过来,改造为磁州窰(盐店)遗址博物馆,爸爸任馆长,我们每个人都是义务讲解员。”

  刘立中父子拒绝市场诱惑,一年只出一款作品。从和泥、拉坯、造型、化妆,全程对研学团队开放。定製印有“刘鹏润”、“刘鹏举”款的主人杯,价格180元至350元。印有刘立中款的作品,价格要贵十倍。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