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中国经济 > 正文

“打学生的主意,赚熟人的钱”

2020-10-21 04:24:2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河北公安警察职业学院副院长、驻村第一书记孙国亮和妻子董晓娅,在四十亩滩村这间旧大队部裏生活了5年

  2016年春天,时任河北公安警察职业学院办公室副主任的孙国亮,被派往阳原县四十亩滩扶贫。不知谁放的风,说驻村第一书记带着50万元(人民币,下同)的扶贫款,村民代表会上人们讨论这笔钱怎麼花。有的说,每人分一头牛;有的说,每人分几隻羊;有的说,集体买一台旋耕机。孙国亮明白,“扶贫款要跟着项目走”。费九牛二虎之力跑来的蔬菜大棚项目,开工前才知道,“50万元的扶贫项目验收后才拨款”。\大公报记者 顾大鹏(文、图)

  孙国亮在街头贴出告示,为蔬菜大棚建设项目招标。前来竞标的包工头不想垫资,没听完介绍就纷纷退场。朋友介绍的承建商怕结不了工程款,给即将竣工的项目留了个小尾巴,使扶贫项目不能顺利进行。50万元的扶贫资金,一分钱也没到账。村支部书记杨兆秀想方设法贷款10万元,但离承建商交工的底线还差10万元。包工头天天逼着要债,这个省城来的扶贫幹部刚进村就被打了脸。

  第一次向学生借钱

  夫唱妇随,孙国亮的妻子董晓娅一起来到四十亩滩。出发前,她给全额奖学金留学的儿子存入6万元生活费。

  起初,董晓娅只是给丈夫做饭洗衣服,很快就成了编外扶贫队员,她替丈夫着急,把儿子的生活费从银行取出来。这件事传到杨兆秀妻子的耳朵裏,她把仅有的4万元也交到合作社。

  孙国亮虽然是个农民的儿子,但对农事并不在行。第一年,20个大棚的蔬菜,秋后算账赔了本钱。“种植西蓝花本地没有市场,北京新发地的菜商嫌规模小。”孙国亮说:“保持现状就是等死,再上项目肯定有风险。”

  2016年底至2017年初,二期15个大棚项目批下来,基建投资需要30万元。可是,第一期20个大棚的蔬菜都下了架,项目资金还没有结算。“旧债没有还清,新基建又急需资金,还要买种苗和肥料,动一动哪儿都要钱。”

  2016年冬天,张家口下了一场大雪。孙国亮在雪地裏踱来踱去,想怎麼才能度过这道坎?孙国亮留校执教20余年,带出的学生遍布河北城乡。“毕业多年,有的学生很久没有联繫。家裏买房缺钱都不好意思向学生开口,如果不是为了79个贫困户,怎麼能捨下这张脸!”

  不让中间商层层盘剥

  “学生的境界比我高,一万两万,三万五万,汇入四十亩滩的扶贫账户。”知道孙国亮扶贫遭难,“老岳父连夜转来10万,河北公安警察职业学院拨出4万,学院领导和教工捐款近3万。”孙国亮打开笔记本合计,这次亲友扶贫筹款,超过了40万。

  “地处桑乾河支流壶流河的四十亩滩,气候凉爽,水草丰美,地裏长出的蔬菜品质特别好。菜商嫌规模小,不值得跑。蔬菜大棚发展到65个,产量增加了两倍,菜商又横挑鼻子竖挑眼。”

  那年夏天,孙国亮联繫了一个菜商,农民悉心的收割、打捆,高高兴兴地迎接菜商进村。几万斤芹菜装车前,菜商突然变了卦,孙国亮再次被打脸。实属无奈,他再次向学生求助。“一斤芹菜五毛钱,菜商还要压价。我送到张家口一机关食堂,一斤卖了两块半。”

  建立消费帮扶群

  孙国亮发现,蔬菜有丰年有欠年,超市裏的菜价基本上不会变,地头到厨房会有5倍的差价,他想避开中间商的层层盘剥,通过直播把乡村果蔬,直接送到消费者的厨房。他发货给北京和南京的粉丝进行测试,“结果非常不理想:一是运费太贵,二是途中破损,三是失去新鲜。”

  利用蔬菜残果败叶养柴鸡,鸡粪肥田,肥田种菜,是孙国亮业余开展的一项种养生态实验。有一年,蔬菜滞销,养殖项目却快速发展。柴鸡从200隻到3000隻,大公鸡卖给谁?又让孙国亮做了难。他给漂亮的大公鸡拍了视频,发到朋友圈裏,收穫了满屏的讚,却没有一个人下单。

  他起草了一个卖鸡告示,经过学生安海斌一番修饰,转发给师兄师妹。第二天孙国亮打开朋友圈一看,购买柴鸡的接龙炸了屏。“一隻柴鸡卖100元,2000隻柴鸡,没有出朋友圈就卖完。”孙国亮趁热打铁,建立了保定、邯郸、秦皇岛消费帮扶群。他半开玩笑地说:“打学生的主意,赚熟人的钱。”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