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中国经济 > 正文

内循环引爆购买力 奢侈品

2021-04-08 04:24:4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杭州大厦Chanel专柜门前蜿蜒数十米的排队长龙。

  新冠疫情肆虐,全球消费重挫,但有一组数据格外亮眼:2020年中国奢侈品销售额近3460亿元(人民币,下同),同比增长48%。《2020年中国奢侈品市场:势不可当》报告显示,因海外疫情的爆发和反覆,内地出境遊受阻,消费者对奢侈品的购买需求开始向国内转移,全年中国消费者奢侈品消费佔全球比重超过了三分之一。\大公报记者 俞昼杭州报道

  2021年新年刚过,内地各大奢侈品牌迎来了新一轮涨价,包括Hermes、Chanel、LV、Celine在内的多个品牌的商品,多数售价都上调了5%至15%左右。事实上,疫情以来奢侈品牌多次调价,以LV的畅销单品──“Neverfull”中号手袋为例,其在2019年1月、2020年7月与2021年1月三次调价,售价从1万元涨至1.2万元,累计涨幅达两成。

  出遊受限 海外代购转境内

  频繁的提价并没有阻挡消费者的热情。就在传出Chanel提价风声当晚,记者在杭州大厦Chanel专柜门口看到了一条蜿蜒数十米的长龙。“过年前后,Chanel专柜每天都是从开店排到闭店的状态,我朋友圈裏的几个代购都卖疯了。”小宋是Chanel的忠实粉,从工作起就保持着每年入手一到两个包包的频率,家裏不捨得丢弃的Chanel外包装盒都高高地堆成了一摞。“之前我认识的代购基本活跃在欧洲和澳洲,现在因为疫情的关係,不少人回国做起了代购服务。”

  为什麼不自己排队买?还不是因为断货!小宋叹了口气告诉记者,像Hermes的铂金包、Dior的马鞍包和Chanel的CF系列,都是“硬通货”,好的款式和色系常常会断货几个月。“一旦上新,柜姐(销售)都会留给自己的VIP客户,还真不是有钱就能买到的。”

  随着中国率先从疫情中恢复,时尚男女们像买菜一样“扫蕩”着中国的奢侈品专柜。2020年,北京大型购物中心SKP的销售额创下177亿元的新高,单店销售额、每平方米销售产出均为全球第一,首次超越英国哈罗德百货,问鼎全球“店王”。国内与之比肩的杭州大厦也相当火爆,店庆三天创下“三天三亿”纪录。

  在杭州大厦总经理毕铃看来,中国不缺乏具有消费能力的顾客,看看海南离岛免税店开业以来的销售额就知道了。“中国经济始终处在一个快速增长的通道裏,尤其是在去年提出内循环后,各地都在提振消费,使得社会总体购买力上升。”

  商界角逐首店及限量品

  毕铃认为,未来高端商业体一定是“内容为王”的,就看谁能引进更多的顶级品牌、谁能拿下更多的中国乃至亚洲首店、谁能吸引奢侈品牌将其限量版、定製款更多地投放在自己的店舖中。“如何抓住消费回流的商机并将其在出境遊恢复后依然保持住,是国内高端商业体运营者的共同课题。”

  然而,传统亚洲奢侈品店“圣地”,铜锣湾却正在经历着零售寒冬。2020年2月,Prada提前四个月关闭了其在铜锣湾罗素街的旗舰店,涉及面积达5万平方英尺。今年3月初,LVMH旗下品牌路易威登(Louis Vuitton)和芬迪(Fendi)均已确认关闭位於铜锣湾时代广场的门店。

  品牌商争相撤走后,铜锣湾不少舖头空位以待,租金水平亦遭受重大衝击。据戴德梁行报告,2015年,铜锣湾的平均商业租金曾一度高达每平方米1.8785万元,但2020年二季度,租金已跌到每平方米8688元,跌幅高达54%。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