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国际经济 > 正文

河北乡村经济振兴系列之三十二/“澱粉京少”回乡创业放长线/  大公报记者 顾大鹏(文、图)

2019-04-23 03:18:0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北京文玉恒润贸易有限公司创办人苑文玉

  中国澱粉大王苑文玉,与捷克专家联手改变澱粉环状分子结构,製造出专属中国的大颗粒变性澱粉CN-60,中文名可心澱粉,又通过食品专业人士複配,编製出无明矾食品系谱。三年前,他带着研究成果回老家河北易县拍下20亩地,投资2000万元(人民币,下同)创建了河北首家澱粉複配製造工厂,以一双儿女的名字为企业命名。不过,这位“澱粉京少”很快发现:“回乡创业比京城一点也不省心。”

  40岁的狼牙山后生苑文玉,是中国澱粉协会会长,他所在的北京文玉恒润贸易有限公司主营澱粉国际贸易,每年要吃掉几千个集装箱的澱粉,连续十年佔有京城市场近一半份额。27年前,他的父亲在北京太阳宫附近租住一间小平房,靠澱粉生意维生。每逢寒暑假,苑文玉便进京帮父亲卖澱粉。临近高考父亲对他说:“能考上清华、北大就继续上,考不上就进京卖澱粉。”苑文玉对记者笑言:“我也觉得上个普通大学没多大劲,拿到高中毕业证,就捲铺盖进京了。”

  改变传统经营模式

  苑文玉的父亲苑荣君,追着北京农副产品批发市场的步伐,从太阳宫到大鐘寺再到新发地,十年熬成京城有名的“澱粉老头”,而苑文玉从学徒到“澱粉京少”只用了父亲一半的时间。

  “晚上把整袋澱粉,分成四两、六两、八两装,一个晚上分装400多袋。第二天一早,踏上三轮送到大鐘寺二楼批发大厅,挨家挨户送贷。商户接货只打白条,晚上才去挨家挨户收钱。有的当晚结帐,有的要拖一个月,有的摊位换了人,找不到债主。”

  苑文玉称父亲的一级批发商模式为坐商,他对父亲说:“咱得走出去”。他在二楼批发大厅租下一个摊位,让姨妹守摊,自己蹬上平板车第一次把货送到10公里外的甘家口,“多走10公里,整袋澱粉出手,能多卖一块钱;分装澱粉,比整袋(25公斤)出手增值25倍”。

  “一年后,平板三轮升级为二手金盃小轿;又过了一年,买了一辆新下线的松花江麵包。生意越来越大,路走得越来越远。”2006年,第一次坐飞机参加上海首届国际澱粉大会,除了河北赵县、张家口玉米澱粉老面孔外,他惊喜地发现,欧洲、美国、俄罗斯等国家,还生产豌豆、马铃薯澱粉,品种和价格可选择余地很大,他的胃口也随之增大。当年父亲进一车货要三家分,他则一次吞下一个车皮、三四个集装箱,一年吞吐澱粉超过2000吨。

  赢了官司输了“钱程”

  胃口太大了,却难以消化。2011年,苑文玉对澱粉市场看涨,倾尽所有下澱粉订单。澱粉果然从每吨3000元、4000元、直扑15000元。澱粉涨了,青海海西和四川大凉山的两个澱粉厂,却不给发货了。这两个订单,形成了六年的官司,直到澱粉从每吨15000元,跌回5000元才结案。赢了官司输了“钱程”,苑文玉却风趣的说:“这是商场裏的必修课程”。

  意外惊喜也在2011年3月,他向法国罗盖特公司下了120吨澱粉订单,每吨5000元,原订60天交货。11月货到时,澱粉涨到每吨13000元,抵销了内地的损失,还有上百万元的盈余。

  2013年,苑文玉的主要精力放在澱粉国际贸易上,他的飞行半径达到半个地球,“人离家乡越远,心却越想回归”,但直接促使他回乡投资建厂是与荷兰艾维贝澱粉厂老闆的一次对话。这时他才知道,中国都吃进肚子裏的澱粉,荷兰做了高尔夫球和石油沉澱剂,附加价值是中国的几百倍。他想把公司与捷克合作研发的一项变性澱粉成果拿到家乡落地。

  回乡创业不省心

  苑文玉生於乡村,成於京城,对回乡创业营商环境,有足够心理準备。他出钱摆平了20亩建设用地上,一夜长出的51个坟头。不合逻辑的是,“地钱刚交给第一生产队,第二生产队却拿出了土地权属证”。一队起诉了二队,二队要断他的路。这个看似荒唐的乡间插曲,以至於使二期上亿元投资无处落地。

  他公开讲,回乡创业是“排一部乡村经济大戏”,“不在乎一时一事得失”,私下却问记者,“地方官员你熟不熟?请他们过问一下我这个项目,让回乡创业者省点心。”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