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国际经济 > 正文

财经观察\负利率无助解决低通胀难题\李耀华

2020-01-14 04:24:2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美国联储局前主席耶伦昨日在香港出席一个午餐会时表示,负利率对美国有负面影响,故联储局对此并非特别热情。耶伦的说话有根有据,只要看看日本和欧洲已实施了负利率一段长时期,不但经济未有起色,而且通胀率亦一直未能走出低迷的水平,便会令人相信,负利率未必能解决通胀低迷的问题,反而会令问题更严重。

  日本经济自从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一直迷失方向,而通胀率更长时期处於负增长水平。直至金融海啸后,通胀率更愈跌愈低,直至2016年,央行终於破天荒实施了负利率。而在此前的数年,欧元区在2014年,更率先实施了负利率政策。

  欧、日央行实施负利率,其方法是把原来银行存款在中央银行有利息赠与的政策改变,改变为银行存钱在央行要收取利息。欧、日央行此举的目的是不想银行积存太多现金而不积极向外借出,因而令经济活动得不到刺激。基於这个原因,日本和欧元区及部分北欧国家的借贷与存款利率都已变成负数。

  理论上,负利率实施后,需求和经济活动将会增加,令经济和通胀都得到改善,但根据日本和欧元区的经济数据,却并非这回事。欧元区经济在近年一直处於零水平的增长区域,而日本经济亦载浮载沉。通胀率方面,日本在实施负利率后,虽然曾一度回升至1.5%,但近期已再度回落至1%以下,并长期在零水平附近徘徊。欧元区在实施负利率后,通胀率亦曾高见2.3%,超出央行的目标,但可惜近期通胀率再度回落。

  这反映出,负利率并未能令欧日经济和通胀得到显著改善。究其原因,这与投资者和消费者的心态有关,因为负利率是一种非常特别的措施,欧日央行一经实施后,投资者和消费者便会猜测经济环境是否那样差?要央行非实施负利率这种有违常规的工具不可。他们一旦忧虑这点,便反而会减少消费,并更倾向把钱存起来,这解释到为何日本在负存款利率下,日本的家庭现金和存款额仍创新高。

  相信耶伦亦看穿了这一点,明白到负利率虽然能令日本、欧元区和北欧部分国家不再持续通缩,但却未能令这些地区的通胀环境改善,因此联储局对这措施便无太大热情。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