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国际经济 > 正文

石头村重建“她的院”

2020-09-12 04:24:1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她的院”经营者白公子,一个满族镶黄旗的东北女汉子

  2005年,白公子从成都体院毕业后,追随父辈移民河北石家莊创业,这个满族镶黄旗的东北女汉子“挣一个花俩”独自周遊世界,直到2015年春天才歇脚,在冀辽交接的葡萄沟给自由的灵魂安了个家。“无人机在头顶转了一圈发现,房子盖大了。这个只有60平米的乡间小巢,限期拆除7平米。”\大公报记者 顾大鹏(文、图)

  白公子和葡萄沟王哥签订为期15年的宅基地租赁合同,包括60平米的旧房、7平米的猪圈和一处360平米的大院。她把即将坍塌的屋顶掀掉,红砖矮墙加高了1米,窗户放大了1倍。如果不是乡村规劃部门派来的无人机,单凭肉眼看不出新房和老宅有什麼两样。

  含泪签字“拆─拆─拆”

  “房子盖大了”,超出的7平米就是猪圈改造成衞生间那部分。白公子开始不以为然,“碍谁的事了,凭什麼说拆就拆?”她问户主王哥,王哥说不清楚。她找村委会,村委会也说不清楚。一头雾水回到刚刚落成的乡间花园,抡起锤头将新房砸下去了一个方角。她以为祛除了这块心病,就可以重建她的乡间小巢。没有想到,院裏刚开挖的游泳池,也要“限期复原”。

  这个东北女汉子精神防线瞬间被击穿,她吞下不解的泪水,在整改决定书上签了三个字“拆─拆─拆”。

  5年后的白公子却是笑着和记者讲述那段失败的往事。她说,就在自己面对着破碎的乡村梦想一筹莫展时,一位朋友伸手接了盘。“当时的心态彻底崩了,但看到朋友改造后的乡间小巢,却又生出不捨之情。”於是,她把收回的这笔钱,入股北京一家民宿机构就地投资,“人离开这裏,心还和乡村连着。”白公子说:“这次意外的民宿投资,却获得了不菲的回报。”

  醉心於石头家园

  白公子说自己是个非常感性的人,决定到吕家村做民宿。“这个村非常特别,户连户,院套院,你家院子就是她家的屋顶”,她“从三滴水院进去,经过观山院,登上日月楼院,陶醉於这个古人砌成的石头家园。”

  “被漫山遍野的枫叶熏醉了”,她略带煽情地说:“漂泊的灵魂像找到了归宿。”她想在当地住下来,扶着日月楼的栏杆看星星。“这裏的夜空特别深邃,月亮特别亮,星星特别大。”

  白公子看中了旁边的三处院,想找村支部书记吕义青聊聊,他却不请自来。白公子谈到葡萄沟的顾虑,吕义青顺水推舟,先将旧宅收归集体,然后与她签订了25年的租赁合同。投入到村委会怀抱的时候,白公子没有想到也给自己请来了一个婆婆:“外墙内壁不能动,窗户大小不能改。”石头情怀她理解,“但我是做民宿,不是做石头博物馆”,白公子第一次和村官翻了脸。

  吕义青现场指挥,山墙往回收了半尺,平房改成了瓦房。白公子一颗自由的灵魂被套上了枷锁。内室装修到一半,吕义青突然闯进来喊停,“让把彩泥剥下来露出石脸”。

  白公子急了,“停就停,我不幹了。”脚手架被撂了半年,吕义青沉不住气,请河北乡村规劃院的专家想给白公子施压。让吕义青“抱着石头不放”的专家,关键时刻却和稀泥:“石头不必露脸,彩泥换成素灰,慢慢露出岁月的痕迹。”

  得饶人处且饶人

  白公子花100万元(人民币,下同)改造了三套旧宅,起名“她的院”。其中一套由她使用,两套与朋友分享。

  “她的院”曾经是吕家的旺地,这裏时时勾起“端着海碗侃大山”的记忆。然而,白公子不接陌生人,常常闭门谢客,吕义青不能接受。他把“她的院”当景观,“要天天开门供人参观”。白公子拗不过,只好给村委会留一把钥匙。

  “凭什麼呀?”吕义青要她取消订单接待贵宾,白公子闹个没完,“不讲诚信,我的脸往哪儿搁?”吕义青闷头抽烟,初衷不变。

  “我给你钱行不行?”吕义青的口脗像是命令。

  “下不为例!”白公子得饶人处且饶人。她对记者哈哈一笑,“我腾出了房,他再也没提钱的事。”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