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改善民企融资环境 缓解就业市场压力

2019-01-11 03:18:29大公报 作者:姜超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分析指,新增就业人数的增加以及失业人数还在缩减,意味着目前就业态势依然平稳可控\中新社

 

  2018年以来外部环境不确定性加剧、国内需求表现疲弱,经济增速也随之持续下行,中国就业形势压力陡增。国务院於去年11月中旬发布了关於促进就业的指导意见,提到就业是最大的民生,也是经济发展的重中之重。但由於就业的相关统计尚不充分,且部分统计指标与主观感受存在差异,因此外界普遍关心目前真实的就业情况究竟如何,而就业中又是哪些成份在承受着较大的压力。\海通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 姜超

\&

\&

超限观点\&

\&

  通常来说,失业率是观察就业最为直接的指标。2018年以来中国城镇调查失业率波动範围极窄,登记失业率也持续回落,目前两者均处於2018年低位。但失业率走低与客观经济走势和主观感受存在差异,2018年以来GDP实际增速前高后低,三季度已降至6.5%的水平,创下2009年二季度以来的增速新低;同时部分行业正迎来“寒冬”,降薪减员情况时有发生。

  人社部和统计局对就业统计的另一类重要指标即是就业和失业人数,一般来说,两者之间存在着反向变动的关係。2018年11月城镇新增就业人数累计值虽然创13年以来同期新高,但累计增速只有1%左右,较2017年城镇新增就业2.8%的增速水平有明显的放缓。此外,从失业人数上来看,2018年三季度城镇失业人数仍较2017年同期减少,但同比仅减0.4%,比2017年底的增速降幅也有明显收窄。

  鉴於劳动力总量变化不大,因此,从绝对值上而言,新增就业人数的增加以及失业人数还在缩减,意味着目前就业态势依然平稳可控,但新增就业增速的放缓和失业人数增速的触底回升,说明就业压力可能已在逐渐显现。

  裁员降薪时有发生

  整体来看,就业存在着放缓的风险,那麼,就业压力最可能来自哪裏呢?笔者结合最新的数据变化来观察些微的线索:

  二三线城市就业压力在加大。根据中国人民大学和智联招聘合作发布的《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2018年三季度整体招聘需求较二季度下滑超过20%,而其中仅一线城市环比增速跌幅不及均值,其余城市环比下降的幅度均超过均值水平。结合2018年以来的各线级城市CIER(就业市场景气)指数情况,一线城市2018年前三季度指数均值0.78,较2017年四季度变化不大,而新一线、二线和三线城市指数的下降幅度依次递增,意味着就业竞争程度明显上升,岗位需求的增长落后於求职者需求。

  製造业企业用工收缩。2018年以来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从业人员数量也有所走低,其中主要受到製造业的拖累,去年11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每家平均从业人员数量同比降9.3%,较2017年跌幅扩大5.3个百分点,而採矿业和公用事业2018年的增速跌幅均较2017年有所收窄,仅製造业企业跌幅扩大6.5个百分点,指向规模以上製造业企业平均用工人数有所收缩,或意味着製造业就业压力的加大。

  对製造业的子行业做以进一步区分,笔者发现,在从业人数普遍回落的大背景下,中游原材料行业的收缩幅度更为明显,2018年11月规模以上中游原材料类製造业企业,每家平均的从业人员数量增速跌幅要比2017年扩大超过8个百分点,而中游加工组装类製造业行业和下游行业跌幅仅扩大5至6个百分点。中游原材料类製造业从业人员数量的下滑主要同去产能有关。

  金融与IT行业风光不再。在服务业领域中,金融和IT行业的就业变化值得关注,根据《中国就业市场景气报告》显示,2018年特别是二三季度以来,金融和IT行业的招聘需求同比增速大降,远高於整体需求下滑的幅度。而且其统计的各个IT子行业,如网络遊戏、计算机软件和电子商务等均表现不佳,金融中则主要受到非银子行业的拖累,二三季度基金证券投资子行业的同比增速跌幅均超过30%,银行业需求下滑幅度也超过整体水平,但相对要好於非银。这意味着曾经的高薪行业或正在缩减招聘计劃,而裁员降薪的新闻也屡见报端,这些行业如今对求职者而言可能并不友好。

  金融行业岗位需求的下滑主要同去槓杆有关,资管新规发布、监管政策趋严使得非标通道等业务大幅萎缩,造成了全社会融资增速的下降,信用创造活动尚未见起色。而2018年股票市场指数的回落态势也令证券、基金等投资相关行业业绩压力渐增。金融行业整体景气下行使得用人需求也趋於收缩,部分行业甚至已经开始裁员降薪。

  期待减税政策出台

  工资收入是居民收入最主要组成部分,就业下滑对居民收入将造成很大衝击。此外,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与人均可支配收入密切相关,在人均可支配收入下滑时期,消费增速也有明显下降。

  2015年以来,一线城市的限购放开和三四线城市的棚改货币化安置推动全国各地房价都出现了大幅上涨的情况。在本轮房价上涨的过程中,全国都存在居民加槓杆买房的行为,2016年以来居民住房贷款月均新增规模达到3600多亿元人民币,远高於前几年。住房贷款大规模上涨的背后意味着本轮购房的居民承担了更高的月供,目前大部分居民的购房月供主要依靠工资收入偿还,一旦部分居民失去工作,也就失去了持续还款的能力,可能引发局部房贷断供潮。这样一方面会导致银行不良贷款率持续上升,另一方面也会对部分城市的房价产生较大衝击,所带来的风险不容忽视。

  就业的压力如何化解?由於民营企业吸纳了城镇新增就业的80%以上,因此对民营企业特别是小微企业的帮扶是缓解就业问题的有力抓手。2018年下半年,政府出台了多项针对民营企业融资难的政策措施,民企融资环境有所改善。例如央行将採取“三支箭”的政策组合支持民营企业拓宽融资途径,包括宏观审慎评估(MPA)中新增专项指标、为金融机构提供信贷资金、设立债券融资支持工具和股权融资支撑工具等。国常会上总理也提出从拓宽融资渠道、激发金融机构内生动力和降低小微企业贷款平均利率三个方面支持民企融资。

  “融资的高山”虽然有望翻越,但“市场的冰山”和“转型的火山”仍然存在。要从根本上解决民营企业的经营困境及其对就业市场带来的衝击,还需要财政政策予以配合,而首要措施就是要加大对民营企业减税降费的力度。就业的问题本质是经济问题,2018年12月全国製造业PMI(採购经理指数)大幅下滑,已跌至荣枯线下,可见2019年经济下行压力预计进一步加大,如果经济持续下行,那麼就业市场将会面临较大衝击。更大力度的减税降费政策能够增强企业对未来的信心,促进企业扩大生产和投资,进而帮助2019年经济企稳,也只有经济企稳、企业扩大经营才能够真正改善就业市场低迷的情况。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