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经济观察家\全球货币政策巡礼之一\维持欧美利差不变 或为联储政策歧点

2019-10-21 04:24:00大公报 作者:王泽寅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未来美联储一旦开启降息便意味着美元利率重蹈覆辙,美联储前期加息理由与目标将前功尽弃

  面对当前全球经济预期普遍放缓,诸多央行紧盯美联储货币政策,相继跟随式降息受市场热议。今年三季度起,美联储先后降息共计50个基点至1.75%至2%目标区间,舆论炒作美国经济增速预期下滑及潜在风险高调且偏激;但美联储会议纪要则释放保险式降息的描述措辞,并表示此降息是周期中的调整,并非预设的路径。

  回顾7月美联储声明提及降息的主要原因是应对全球贸易的不确定性;而9月第二次降息则多了通胀压力减弱、贸易政策不确定两个因素。由此看出,很显然市场投资者对美国经济的担忧过度,衰退概念则是假象脱离现实。但目前市场仍有言论唱衰美国经济,甚至高调建议美联储更多降息以确保美国经济稳健,这类声音不仅是市场与美联储之间的分歧,实则在美联储内部该分歧正日益突出。

  联储内部分歧明显

  最新美联储会议纪要显示,17位决策者中有7位预计今年还会再降息一次,5位决策者认为没有必要进一步降息,另有5位预计年底前将加息一次,但多数官员认为年内两次降息是有必要的。对此,市场预期美联储再次降息已超出之前的计划,甚至美国总统特朗普急躁要求美联储一次性降息200个点前所未有,其对舆论的带动显而易见。依据上述美联储官员观点分析,谈及或将加息的人数并非寥寥无几,这也从侧面说明了美国经济的稳健是共识。尤其鲍威尔表示美国经济活动保持扩张,劳动力市场表现强劲,通胀率也接近美联储设定的对称性2%目标。美国经济衰退谣言明显荒谬无根据和基础。

  当前美国经济相对优势突出,从美元指数在经历两次降息后,其仍能维持升值态势可以得出结论,这与欧元区经济疲弱的现状关联较大。根本因素在于美欧经济对比一目了然,市场避险偏好美元资产,美国股市维持高位整理,美国国债收益率跌幅较大。笔者关注美联储措辞“周期中的调整”,其隐含的概念是在表明降息是美联储加息路径中的个别调整,预防经济风险和保障经济稳定是降息的主旨。

  当前美联储内部出现两方声音:其一,只要经济继续以2%左右的速度增长,就没有理由降息;其二,目前投资者对经济衰退预期产生担忧,若企业与家庭基于担忧而停止消费及购买,这种担忧可能会自我实现。其中认为不应降息的官员明显是以当前美国经济数据作为判断基础,而建议降息的官员则是关注到投资者已产生了过度的担忧,因此需要作出必要的预防。双方分歧点在于是否需要对2016年以来施行的加息路径作出局部调整,这与市场尤其是美国总统“非大幅降息不能促使美国摆脱衰退风险”的语调大相迳庭。

  不受政治因素干扰

  美联储致力于非政治性决策,多次强调政治因素绝对不在美联储的决策过程中起影响,并没有预测经济进入衰退,这是其确保货币政策正确性的重要前提。美联储着眼经济的长远发展以实施正确的政策,而不是在短期内刺激经济来迎合民意。回顾历史,美联储排除白宫干扰独立作出决策并非先例,美联储第十二任主席沃尔克上台后,面对两位数的通胀率,坚持货币紧缩,多次拒绝里根总统关于放松货币政策的要求,解决了长期困扰的通胀问题。格林斯潘任期内也延续了这一传统,没有迎合布什竞选连任的需要而下调利率。

  全球主要国家央行紧盯美联储货币政策以其作为制定本国政策的依据之一,由此看出美联储与美元特殊性一致。特别是欧央行多次释放流动性,执行宽松货币政策,但最终宣布降息是在美联储率先下调基准利率之后。毕竟美联储利率已经率先实现发达国家主要利率最高水平,这是与今年态势和格局完全不一样的局面,未来美联储一旦开启降息便意味着美元利率重蹈覆辙,美联储前期加息的理由与目标将前功尽弃。毕竟大量的资金会释放到市场中,而同样实力阶梯国家维持利率不变或引发海外投机资金流入,进而金融风险上升,美元调整继续循规蹈矩,但这对经济陷入疲弱态势的欧元区经济实属不利。此外,利率普遍较高的新兴市场国家的风险更加需要警惕,这也是主要新兴市场国家股债汇异动频繁的主要影响根源,但对美元利率负面效应则是关键与重点。

  然而,既然全球央行普遍关注美联储货币政策及预期指引,美联储的关注核心仅限于本国经济现状吗?自19世纪起,资本主义国家已经进入垄断时期,资本和商品的国际流动更加扩大,经济国际化由此进入新阶段。美国作为全球领先的经济体,其着眼的不单单是美国经济前景、美国就业状况以及美国核心通胀率,全球经济环境中美国经济与美元则是核心与重点。

  9月美联储例会新闻发布会上,主席鲍威尔特别强调当前美联储正关注欧元区经济、英国脱欧事态与亚太贸易局势对其的影响。虽然言语表现立场淡化,但美国利益驱使美元在国际的地位只能稳固不能削弱,这使得作为占美元指数权重57.6%的欧元及欧央行是美联储跟踪与关注的重点。欧元自成立起,就已经是美元的最大对手货币,如何制衡甚至制约欧元是美元势在必行的任务。

  美国经济仍显平稳

  纵观2016至今美联储与欧央行利率变化,可见美联储加息路径清晰,而欧元区利率存在上行意愿,但迫于环境和负面事件频发,最终无奈宽松降息。因此,不排除美联储分歧点在于是否维持欧美利差不变以稳定国际游资流动的可能性。美国经济仍显平稳,这也是美元资产始终受青睐的原因之一。

  市场议论全球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时,更对以非美国家应对局面和被动跟随为评论主线,但对美联储降息则偏重美国自身意愿与战略诉求。美联储的独立性根深蒂固,因美国经济状况一目了然,所以联储内部分歧实则是评估战略战术的打法与发挥时点,其独特性超脱其他主要央行,值得深入探究。

  中国外汇投资研究院金融分析师 王泽寅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