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庙堂江湖\如何按照市场原则去扩大进口?

2020-01-20 04:24:0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美国奶农一直希望能够继续与中国做生意,故此十分期盼中美贸易争端早日完全解决

  为了这个标题,笔者想了一个晚上,确保把自己搞晕了以后,终於在凌晨时分晕晕乎乎睡着了。这真的不是我笨,相信所有的读者都会被这个史无前例的中美贸易协议搞晕了。

  首先,美方要求中国政府更多地运用市场经济原则去调控经济,这是笔者一贯以来的期待,也是中国政府在政府工作报告裏面承诺的。无论是对技术转让的制度性规範,还是对知识产权的保护,以及在金融领域的开放,无一不是体现该原则。而在中美贸易协定第六章“扩大进口”中,美方又要求在具备市场竞争力的原则下进口美国商品。所以,作为经济学者,笔者的理解,中美双方都没有预期中国政府重新启动计劃经济的统购统销制度,在美国农村建立广泛的供销社系统,直接把大豆玉米什麼的从美国农户手裏运到中国政府的储备粮仓库。

  其次,贸易协议又要求中国政府承诺一个扩大进口的数额。这个数额是在2017年基础上,两年内扩大进口美国商品2000亿美元。而2017年中国对美贸易额是5836亿美元,进口额是1540亿美元。如果按照两年3080亿美元计算的话,这个增速是大约三分之二。那麼中国政府能够用什麼样的手段去激励微观经济主体进口这样大量的美国商品呢?提供进口补贴,还是税收优惠?无论哪一种都会被视为非市场经济手段。当然,如果美国商品的确出现市场竞争力优势,那麼这样的贸易扩展是不难实现的,因为毕竟中国现在的整体进口总额在两万亿美元左右,每年1000亿美元只是其中的5%而已。但如果是美国商品自身优势导致的进口增加,又何必要求中国政府扩大进口呢?

  美方要求自相矛盾

  更有意思的地方是:贸易协议中的扩大进口内容,不光规定了总额2000亿美元,还分门别类地要求在服务、农产品、能源产品和製造业产品等领域实现具体的增长数字。比如,包含了金融旅遊教育等服务的增长额是两年380亿美元,能源产品则是524亿美元。笔者在此假设,未来中国市场进一步开放,进口美国大量服务贸易产品,两年超过了协议规定的380亿美元;而美国的能源产品不给力,中国的进口额没有超过524亿美元。那麼即便贸易总额超过了2000亿美元,似乎还是不符合中美贸易协议的内容。

  问题是:这不正好是美国一直强调的让市场经济原则调整经济资源配置导致的优胜劣汰吗?难道应该在市场认为美国服务贸易很有竞争力的时候去抑制其发展吗?在市场认为美国能源产品没有竞争力的时候去保护它的生存?

  所以,让一国政府去承诺扩大进口的具体数额,与要求政府减少行政干预,本身就是互相矛盾的。政府的确是可以做很多事情去减少交易费用,从而促使贸易的扩大。比如协议要求的开放金融领域的进入壁垒,又如中国政府花大力气举办的进口博览会,未来还可以去期待的电子商务促进中小商户直接跨境贸易等等,但是这些制度障碍的消除和促进经济的新措施的实现都无法用具体的数额去考核。

  德国波恩大学经济学博士 沈 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