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春风夏语/民调机构与义乌指数谁更準?\诺亚控股首席经济学家 夏 春

2020-10-30 04:24:0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大选最后阶段双方竞争白热化,现在欧美疫情再度恶化,而曾经身患新冠肺炎的特朗普,一直被批评防疫不力,这显然是不利争取连任的特朗普

  认为民调不準,自己的主观判断更準,或者“义乌指数”更準的人,明显低估了民调是一门专门的学科。民调机构採取了各种方法,去改进过去的不足。美国2018年国会改选的结果就与民调一致,拜登最终成为民主党在大选的候选人,也和去年党内选举开始时的民调是一致的。

  10月28日当天,全球除中国、韩国和澳洲等少数股市上涨,其他主要经济体的股市都迎来大幅度下跌。英国、德国和法国股市指数分别下跌2.6%、4.2%和3.4%,为连续第三天下跌。英国股市跌破了3月底的点位,而德法则跌破了5月中旬的点位。美股标普下跌3.5%,纳斯达克下跌3.7%。有恐慌指数之称的VIX指数衝破40,高於平均值20。投资者湧向避险资产,10年期美国和德国国债价格上涨,收益率轻微下跌。美元指数也轻微上涨,但黄金依然在流动性紧张和通缩预期下跌了近2%,油价则下跌接近6%。

  资产价格的变化非常像今年2月中下旬并持续到3月底的样子。如果说周一股市的下跌是因为美国大选竞争白热化,经济刺激计劃难产,欧美新增确诊人数都达到新高,那麼周三市场的下跌则来自於市场预期德国和法国新的封锁措施,以抑制愈发严峻的第二波新冠肺炎疫情。近期疫苗研发速度和结果不及预期,同样是最困扰市场的因素。众所周知,不再搞大面积封锁和疫苗研发顺利,是支撑资本市场以极快速度回归高点的重要因素。前期生效的经济刺激方案,都已经体现到大家看到的经济K形不均衡复甦当中。

  美股疲弱不利连任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标普周三收盘3271.03点,已经跌破了7月底的3271.12点。今年广泛传播的一个预测指标提到,如果大选前三个月标普指数上涨,现任总统所在党派的候选人将赢得大选。这个股市判别法则从1928年来只有三次例外(包括最著名的特鲁门连任),在1984年以来完全準确。换言之,现在离大选投票日还有6天,如果标普不能回到7月底点位之上,特朗普的连任机会渺茫。当然,任何预测方法都有例外。美国大选的另外一个经验法则是,没有总统可以在经济衰退的年份实现连任。

  笔者在今年疫情开始前,就通过分析美国严重的经济和社会问题,特朗普分裂民意的治国方法判断他极难连任。之后,特朗普在控制疫情上的失败更进一步加大了他连任的难度,笔者的分析高度重视民调资料。

  但有趣的是,认为特朗普将连任的人,摆在第一位的理由就是不相信民调。的确,2016年,民调在英国脱欧和美国大选上的失误,给很多人的心理打上深深的烙印,犯上了“小数定律”的思维偏差(“代表性偏差”)。这个思维偏差几乎无处不在,我们经常看到有人因为身边的房子涨了10%,就认为整个尘世的房价涨了10%,2002年的诺贝尔经济学奖奖励的就是发现了“小数定律”和其他一系列心理偏差的丹尼尔卡尼曼教授。

  “小数定律”在大选上的另外一个体现是,在美华人给人的印象是更支持共和党,背后的理由很容易找,中国传统的“外儒内法”强调的等级观念和法治秩序,与共和党的理念接近。但过去的投票资料显示,华人投民主党的更多。很多人觉得共和党总统治理下,经济和股市表现更好。其实只要认真看下资料,就知道这只是符合“小数定律”的错觉。

  回到民调上来,我在之前的分析文章详细解释过,“以口投票”的民调其实比大家想的要準很多,超过大家以为準确度更高的“以钱投票”。2016年的希拉里‧克林顿最后领先特朗普3.1个百分点的民调结果,与最终的普选结果十分接近。希拉里在全国大约1.37亿投票中,比特朗普多赢了300多万票,相当於2.1个百分点。希拉里只是在六个摇摆州输给了特朗普,输了选举人票。

  当时,民主党高估了希拉里的胜率,在摇摆州的投入和动员都严重不足。但这一次,即使拜登民调领先,民主党的动员力度也没有放鬆,在摇摆州的广告投入和投票动员远超上次。希拉里输掉大选,还与她在大选过程中遭到FBI对“邮件门”的调查有关,特别是与大选前十天遭到FBI重启调查带来的“十月惊奇”密切相关,这大大破坏了她的名誉,而拜登的名誉虽然也不断遭到挑战,但他给选民的信任度要明显好於特朗普。

  疫情反覆助攻拜登

  很多人认为,民调的方法会跟四年前一样,无法抽样到特朗普的支持者,或者说这些支持者仍然会故意说支持拜登,来误导民调数字,但笔者很早就强调这个观点的不合理之处。四年前,特朗普特立独行的姿态,的确可能造成民调偏差,支持他的人,觉得不方便说出口。但是四年后,特朗普已经是总统,支持他可以大大方方地说出来,没有必要再进行掩饰。在目前美国社会大分裂下,支持特朗普的家庭或者在自家院子裏插上或者在汽车后面贴上特朗普的头像或者竞选口号,是随处可见的。

  四年前,特朗普赢得了一群选民的支持,众所周知的有白人工人阶级、郊区白人妇女、65岁以上的老人,以及在2008和2012年大选裏支持奥巴马的独立人士。这些群体的实际投票和当时的民调资料是一致的,选民在民调中故意隐瞒自己的偏好是一种夸大的说法。今年民调显示,这群选民更倾向於支持拜登。

  四年前,民调显示只有三分之一的选民认为美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奥巴马是民主党,希拉里并不太受选民喜欢,这自然有利於局外人特朗普。但现在只有五分之一的选民认为美国走在正确的道路上,特朗普就要承担选民的不满。

  现在离投票日6天,提前投票的总数已经接近8000万,相比四年前1.37亿总投票来看,今年的总投票很可能超过1.6亿。而投票人数越多,越接近民调反映的支持度差距,更加有利於拜登。2018年美国国会中期选举的总投票就达到1.6亿,结果民主党在众议院赢了1000多万票。

  还有一个有趣的冷知识,四年前有近800万美国人把票投给了特朗普和希拉里之外的其他候选人。但民意调查显示,选民几乎普遍将这次选举视为特朗普和拜登之间的二元选择。这就使大选结果更加接近民调在二元选择上得出的结论。

  笔者的分析未必符合最终的结果,但至少没有夹杂个人的主观偏见。如果要说个人喜好,我会说不喜欢特朗普极不合身的西装,而拜登的穿衣风格是美国政治家裏最佳之一。

  大选最后阶段双方竞争白热化,“惊奇”事件可能继续上演,但笔者认为,现在欧美疫情再度恶化,德国和法国的经济封锁决定,其实就已经是影响美国大选特别重要的“惊奇”事件了,而这显然是不利於特朗普连任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