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春风夏语/为何特朗普支持率超预期?\诺亚控股首席经济学家 夏 春

2020-11-11 04:24:1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特朗普儘管得票数超过历史上当选的总统,达到7100多万张,但最终亦未能成功连任

  虽然特朗普输了选举,但获得的选票总数超过历史上当选的总统,“特朗普主义”也仍在美国政府和社会留下深深的烙印。如果只看到特朗普对新冠肺炎疫情控制不力,或者个人品行备受争议这些表面的“常识”,就无法理解美国大选背后更加深层次的一些“常识”,譬如为什麼众多选民认可特朗普代表的保守主义传统。

  今年以来,特朗普的疫情牌、经济牌和种族牌都没打好。加上他2016年进入到政治舞台以来,浑身贴满反传统、反理性的标籤,把二战后的国际政治经济外交秩序搅得四分五裂。看上去他在大选得票落后於拜登只是简单常识,但我们要留意以下事实:

  首先,特朗普获得的普选支持票超过7100万张,打破了奥巴马在2008年竞选中得票近6950万票的历史纪录,也超过他在2016年竞选中拿到的近6300万支持票。虽然拜登胜选受益於疫情,但特朗普的支持度并没有被疫情打垮。

  其次,即使特朗普在控制疫情上败笔无数,但3至5月与10月之后确诊病例不断增加创出新高时,特朗普与拜登的民调差距是缩小而不是扩大。7至10月BLM(黑命攸关)抗议事件持续,但特朗普的民调支持率保持上升。

  再次,11月3日投票前,特朗普的综合民调支持率,不仅高於2019年9月以来(数据开始时点)和2020年绝大部分时间。他的“工作认可度”评分更是出人意料地超过了2017年2月以来几乎任何时间,更高评分时间只在今年2至5月出现过,集中在3月疫情严重衝击经济和市场时。

  要理解本次大选创历史的投票率和特朗普的似弱实强,以及拜登胜选的原因,需要看到大选背后更深层次的“常识”。

  特朗普的“经济牌”

  特朗普任职前三年的美国经济和市场表现可圈可点:与“七国集团”的其他六个工业化国家平均表现相比,美国GDP增速表现更好、股市一枝独秀、失业率更低。在吸引外国对美直接投资上,虽然投资总额佔比下降,但数量却上升。美国家庭中位数收入在2019年增速超过6%,是2005年以来的最好表现。更重要的是,低收入者的工资增速高於高收入者,前者在2018-2019年均超4%,类似表现只在克林顿执政期间达到过。

  即使今年特朗普应对疫情相当不理想,美国经济陷入衰退,但在货币宽鬆和最大规模财政救助下,美国经济和股市依然是发达国家相对表现最好的。

  经济学家在评价特朗普的成绩时,会讨论他是否幸运赶上全球经济复甦、是否合理採取了减税,扩大赤字和债务等刺激手段,但选民不会这麼想,他们会以自己在经济上的切身感受,认为特朗普能力强,实现了竞选承诺。各项调查都显示,经济表现是选民关心的头号因素,这是特朗普在普选上获得高票的基础。

  “自我吹嘘”另有目的

  儘管经济学家集体反对特朗普的经济(特别是贸易)政策,但芝加哥大学研究税收、医保和劳动市场的教授Casey Mulligan担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首席经济学家,与特朗普紧密合作一年时间后,在今年9月出版了回忆录《你被录用了:一个民粹总统不为人知的成功和失败》。与白宫诸多前任官员,远房亲戚出书集体“唱衰”不同的是,这本书充满了对特朗普的溢美之词。

  全书开篇指出一个鲜为人知的事实:过去,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美联储、国会预算办公室的经济预测几乎都高於实际GDP表现,但2017年至2019年连续3年的GDP增速都高於预期。

  媒体报道的特朗普浑浑噩噩,废话连篇,不务正业,但Mulligan的经历显示白宫的行政工作目标清晰,非常有效率,取得重大成就。特朗普为人亲和,工作勤奋,乐於听取不同意见,并擅长凭企业经营的直觉对棘手的政经难题进行决断。特朗普的Twitter看似杂乱无章,却常被用作“随机参照实验”,对一些政策设想收集资讯回馈,这是一种让参与者浑然不觉的高级手法。经济学家通常要耗费巨资来进行这样的实验,但特朗普却在嬉笑怒骂中做到了。

  Mulligan在书裏详细描写了特朗普制定新政或修正旧政:对企业减税,放鬆监管有利於有增加家庭收入;提升移民素质而非反移民;改革医保减少了鸦片类止痛藥滥用;对医疗系统放鬆监管实现藥物价格下降;减少对大学的补贴以降低学费等。特朗普和Mulligan都信奉“市场是好的,监管是坏的”这一芝加哥大学的传统理念。

  Mulligan指出特朗普经常在Twitter“吹嘘”自己的工作成就,并以“历史最佳”来形容,真正目的是吸引主流媒体和意见领袖来进行反驳和事实验证。通过製造这样被戳穿的“噱头”,读者虽然觉得夸大其词,却记住他幹得还真不错,并对媒体和专家留下不佳的印象。

  这本书并非讚美录,特朗普的对立面是捲入利益衝突的政府官员、自大无知的专家、华盛顿装腔作势的精英,以及带有偏见的媒体。由於这本书的基调如此与众不同,媒体少有报道。但在亚马逊上,该书得到了读者4.8分的好评(总分5分)。笔者读此书最大收穫是了解白宫经济顾问委员会的运作细节,读完后会对特朗普有新的认识,对他获得选民高度支持不那麼诧异。

  拜登胜选的真正“常识”

  美国大选表面上是两个候选人之争,实际上是共和党代表的保守主义与民主党代表的自由主义之争。过去美国国运昌盛,共和党和民主党迴圈交替、轮流坐莊,矛盾可以协商处理。随着中国的崛起,美国相对实力下降,美国梦逐渐褪色,内部问题丛生,系统自我更新能力越来越弱,於是保守与自由主义之争在政党之间、社会之间、族群之间越演越烈。各自认为如果美国不按自己信奉的主义发展,将来会更进一步衰败。正是这种危机感,帮助特朗普在大选前获得了超过四年任期绝大部分时间的“工作认可度”高分。

  即使Mulligan佩服特朗普的个人能力,但他有所成,亦有所失。他崛起於民粹,并煽动了民粹。美国大选是一次民意矛盾的大爆发,激发了前所未有的投票人数,拜登和特朗普的得票均创历史记录。

  而拜登的胜选,更多依靠的是美国人口结构的变化这一真正的“常识”:老年人苦於疫情,希望新总统改弦易辙;“少数”族裔已经在整体人数比例和数量上超过传统白人,他们更倾向於民主党的政策主张;年轻人积极投票,经济利益不是他们考虑的头号因素,他们更在乎普世价值,更支持缩小贫富差距、强化监管、减少垄断,自然是民主党的粉丝。

  在拜登的普选支持度仅高出特朗普3.1个百分点、民主党难以控制参议院的背景下,新总统将来的施政必然会遇到许多阻力。但别忘了,拜登29岁成为参议员,任职三十六年,论资格无与伦比。他在遭遇家庭不幸后,性格变得非常温和,与许多共和党参议员保持良好的私人关係。因此,如果共和党只是以微弱优势控制参议院,那麼拜登完全有能力说服一些共和党参议员支持他的政策。

  拜登如果从控制疫情做起,修补美国内部的裂痕,那麼一些看似困难但有助於重振美国实力的施政纲领将有望得到执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