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实话世经/失衡世界的现实回应\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程 实

2021-02-26 04:25:1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人之道损不足,天之道补不足。”随着疫情的时间维度拉长,疫情衝击正由周期性压力深化为结构性问题,全球经济金融已经步入并将长期位於一个失衡的世界。新冠疫情造成结构性经济衝击,中低收入阶层受到的福利衝击明显大於高收入阶层,中小微企业面临的生存困境明显大於大型企业,两极分化在疫情中进一步加剧。失衡的增长模式加剧了社会人文的割裂,加速了产业行业的兴替,引致了企业竞争的头部化,唤醒了貌似经济非理性、实则存在即合理的“O型投资”。

  在疫情时代的新世界,失衡不仅表现在全球格局之上,亦已深入经济体的内部结构。根据IMF(世界货币基金组织)研究,从历史经验来看,全球性疫情通常会对贫穷、弱势的社会群体形成更为沉重的衝击,进而导致长期的贫富差距扩大。最新实证研究表明,这一效应目前已从多个层面显现。在收入层面,较之於高技术、高收入岗位,低技能、低收入的工作岗位更易受到防疫隔离的限制,因而承受更大失业压力。在性别层面,女性就业所集中的家政服务、酒店餐饮等行业,难以进行远程办公,因此女性岗位损失率超过男性,这与2008年“大衰退”时期相反。在年龄层面,2008年“大衰退”时期,中年人(25-44岁)的岗位损失率最高。而在疫情时代,年轻人(20-24岁)的岗位损失率位居各年龄段榜首。考虑到这一年龄段的群体尚未累积充足的储蓄缓衝垫,因此更加难以应对失业后的生活困顿。从种族来看,美国数据表明,少数族裔的岗位损失率要远高於社会平均水平。

  综合来看,在疫情时代,社会弱势群体陷入了“难者更难”的泥沼。由此出发,一方面,贫富分化的加剧将削弱消费引擎的修复动力。另一方面,社会结构的失衡将进一步推动民粹主义的高涨,对内激化各层次社会矛盾,对外催化地缘政治风险。受此拖累,全球经济复甦的路径将更为曲折难测。

  O型投资是分裂性的集体选择,表现为两类人群在各自维度抱团取暖的投资行为。一方面,代表精英阶层的机构投资者抱团核心资产,带动A股的蓝筹行情、美股的科技股行情以及比特币等投资新宠的大幅上涨;另一方面,代表下沉阶层的部分民众投资者抱团高热度资产,带动Gamestop股价和白银价格的爆发性变化。民粹主义在投资市场的抱团行为已在近期一系列热点事件中表现无遗,而机构投资者抱团核心资产的选择则体现在各个市场的结构数据中。

  同温层抱团取暖

  从美股来看,核心资产可视作大型的科技企业,机构抱团导致强者恒强,2020年,美股市值前十的科技股,包括苹果、微软、亚马逊、谷歌、特斯拉、脸书、阿里巴巴、Visa、万事达卡和台积电都录得了可观增长,平均获得了115%的收益率,其中明星公司特斯拉更是上涨743%。从A股来看,核心资产可视作外资北上持续大幅加仓的蓝筹公司,内外合力引致大象起舞。2020年,A股市值前10%公司平均录得31%的收益率,而市值后90%公司的平均收益率为16%;2020年,外资增持前十大A股,包括贵州茅台、美的集团、宁德时代、中国中免、恒瑞医藥、隆基股份、迈瑞医疗、五粮液、海天味业和中国太保,平均录得131%的收益率,其中有三家公司收益率超过200%。

  两类主体的O型投资是对失衡世界的现实回应:第一,全球範围内,两极分化的长期积澱已经达到一个积重难返的程度,精英阶层和下沉阶层之间的分裂、对立和矛盾无法调和,两个阶层之间难以实现相互理解与利益协同,转而在阶层内部谋求更大的理念共鸣和共同行动;第二,线上世界的蓬勃发展让类似人群的集聚与沟通更加便利,进而引致羊群效应的正反馈;第三,新一代互联网科技的应用使得微博、短视频和朋友圈的信息传播更具有同质性,圈层文化不断自我强化,激励了不同类型抱团行为的产生;第四,近年来全球民粹主义、保护主义和孤岛主义的盛行带来了示範效应,让金融市场的认知分裂也成为一种潮流;第五,受近年来全球化退潮、黑天鹅事件和新冠疫情的连番衝击,全球增长动能普遍下降,经济资源和行业结构向头部集中,也使得抱团行为在短期内具备一定的选择理性。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