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明若观火/商品价高 通胀压力未减\中信証券固定收益首席研究员明明

2021-07-31 04:24:2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进入5月煤炭港口库存持续去化,使供给紧张格局延续。

  近期,主要由国际定价的铜和原油等大宗商品涨势趋缓,而国内定价的焦煤、动力煤等大宗商品价格再度走高。当前铜、铁、原油价格高位震荡,输入型通胀总体可控但仍不可忽视。国内煤炭供需错配在短期内仍将延续,煤价高增或促使通胀压力重回国内,缺煤缺电局面下通胀将呈现圆弧顶,回落速度或进一步趋缓,国内通胀压力仍需警惕。

  煤炭供需错配导致煤价持续走高,新的通胀压力正在形成。当前国内煤炭市场呈现供需错配局面,煤炭价格重回高增态势,7月4日以来动力煤、焦煤、焦炭价格增长势头仍未减弱,三者7月以来涨幅分别达13.54%、11.44%和5.89%。考虑到煤炭开采业对生产物价指数(PPI)影响较大,同时煤炭还会对电力、建材、化工等中下游行业施加影响,因此在煤价持续高增背景下,煤炭或成为短期内通胀压力的主要来源。

  进口煤市场偏紧

  供给端—环保政策、天气等因素对国内产能形成扰动,海外疫情等因素导致进口煤市场偏紧。一,国内产能。2021年以来国内原煤产量总体呈现下降趋势,6月总产量为32319万吨,环比回落0.95%,同比下降3.3%。近期部分地区安全、环保检查增多,叠加停产限产、降雨防汛等因素,国内煤炭产量仍然受限。二,进口煤。以2019年中国进口煤计算,中国从澳洲、印尼、俄罗斯和蒙古的进口数量比例分别为39.01%、24.25%、14.79%和18.28%。当前发展中国家受制于低疫苗接种率,经济修复节奏落后于发达国家,疫情反复对国外煤炭产能带来不确定性,进口煤暂时难以弥补供需缺口。

  需求端—用电量高增导致动力煤需求走高。目前火电在中国发电结构中仍占主导地位,从2021年5月数据来看,今年以来火力发电占总发电量的73.7%。动力煤作为火力发电的原料,电力需求提升将带动其需求上涨。当前缺电问题主要有两个原因,一是中国出口持续性高增,成为经济修复的主要驱动力。出口的高景气带动了制造业的快速修复,用电量也明显提升。2021年以来全社会用电量维持高位,广东、江苏、浙江等沿海地区省份用电量较大。二是从往年来看,7、8月为季节性用电高峰,电力供给将面临较大压力。制造业扩张叠加基建投资小幅回升带动双焦需求提升。2021年上半年地产投资处于高景气,一定程度上拉动钢铁及相关产品的需求,进而为上半年的焦煤、焦炭价格提供支撑。下半年,销售拐点和监管高压会对地产投资的影响使得地产周期向下,但制造业持续扩张,或带动有色金属需求回升,基建投资维持稳定增长,建材市场需求仍旧可以维持。焦煤是焦炭生产的基础原料,而焦炭作为重要的有色金属和钢材冶炼原料之一,其需求将进一步提升。

  制造业扩张叠加基建投资小幅回升带动双焦需求提升。2021年上半年地产投资处于高景气,一定程度上拉动钢铁及相关产品的需求,进而为上半年的焦煤、焦炭价格提供支撑。下半年,销售拐点和监管高压会对地产投资的影响使得地产周期向下,但制造业持续扩张,或带动有色金属需求回升,基建投资维持稳定增长,建材市场需求仍旧可以维持。焦煤是焦炭生产的基础原料,而焦炭作为重要的有色金属和钢材冶炼原料之一,其需求将进一步提升。

  库存低位加剧短期内煤炭的供需不平衡。库存低位加剧短期内煤炭的供需不平衡,短期抛储等政策面预期将对煤炭供给端有所改善,但增幅有限,预计国内煤炭供需错配在短期内仍将延续。此外,随着相关限产政策落地以及淡季后需求回升,钢材供需缺口将重新面临压力,政策端仍是主要关注点。2021年3月以来,全国重点电厂煤炭库存可用天数位于历史低位,远低于往年同期水准。从CCTD主流港口的煤炭库存数据来看,进入5月煤炭港口库存持续去化,截至2021年7月26日库存录得5779.1万吨。此外,坑口至港口成本倒挂导致发运维持低位,港口库存持续下行使得供给紧张格局延续。

  短期抛储等政策面预期将对煤炭供给端有所改善,但增幅有限,预计国内煤炭供需错配在短期内仍将延续。据报道,为做好迎峰度夏煤炭供应保障工作,根据监测分析情况,国家发改委已提前制定储备投放预案,本次准备投放煤炭规模超过1000万吨。在6月28日的答记者问中,国家发改委发言人也表示,将在全国建设2亿吨政府可调度储备能力,今年可形成1亿吨左右。长期来看,新产能建成叠加国家储备投放或推动煤炭供需趋于平衡,但短期内供需错配现象仍难大幅改善。

  此外,随着相关限产政策落地以及淡季后需求回升,钢材供需缺口将重新面临压力,政策端仍是主要关注点。近期各省相继部署下半年粗钢产量减产方案,各地区纷纷提出2021年全年粗钢产量不超过2020年,钢材供给趋紧。中信証券研究部指出,下半年随着需求端金九银十的需求回暖和供给端限产的进一步落地,应会形成长期供给偏紧的状态,供需缺口下钢材相关产品价格或有继续上行的压力。

  结构性问题需要财政发力

  债市策略。当前主要由国际定价的铜、铁、原油等大宗商品或继续处于高位震荡,输入型通胀风险整体可控,但不容忽视。短期来看,煤价高增或促使通胀压力的来源重回国内,缺煤缺电局面下通胀将呈现圆弧顶,回落速度或进一步趋缓,国内通胀压力仍需警惕。由于大宗商品价格攀升成本上涨,中游企业利润遭到侵蚀,其中中小企业承压显著。对于债市而言,为缓解通胀带来的中小企业的利润压力,货币政策已通过降准来做结构性调整,但面临后续的高通胀压力下,货币政策难言更宽松,结构性问题更需要财政发力。下半年财政发力+货币配合的可能性更大,随着地方债发行量增长,资产荒有所缓和,需关注下半年利率上行风险。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