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金融观察/欧美陷高通胀低增长困局\上海金融与发展实验室特聘研究员 邓宇

2022-05-23 04:24:16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欧元区经济开始出现增长放缓趋势,欧盟委员会已经将欧盟2022年和2023年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下调至2.7%、2.3%。

  新冠疫情期间,欧美国家为应对疫情冲击,普遍采取了大规模的财政扩张政策,客观分析两方面的效果。一方面,财政刺激政策发挥了比货币政策更直接的作用,尤其对弥补公共医疗和防疫缺口、缓解企业财务风险和家庭失业问题提供了重要支撑;另一方面,财政扩张也有边界和局限性,伴随而来的债务型经济驱动模式的加深,财政赤字率的攀升,以及刺激政策退出也为全球经济全面复苏后的增长前景积累风险因素。

  疫后欧美财政政策面临较多不确定性,俄乌冲突局势引发的能源危机叠加通胀风险,财政紧缩和经济衰退的矛盾突出,而且可能遭遇财政赤字货币化的反噬,未来逐渐步入衰退的趋势或加快。近日欧盟委员会宣布将欧盟国家财政预算规则的暂停时间延长至2023年年底,而美国财政在未来应对高通胀而实施的多次加息政策影响下,偿债付息的压力将会明显增大。欧美国家的债务经济模式的局限性可能会愈发突出。

  一、疫情期间欧美财政扩张政策的效果

  一方面,应对短时危机取得了较好的成效。疫情发生后,美国政府相继推出数个抗疫纾困法案和多轮财政救助计划,从对家庭的援助、疫苗计划、病毒检测拓展到对企业、地方政府的帮助,这些财政救助法案不仅有效帮助美国家庭和企业一定程度上摆脱了疫情的持续冲击,而且也为美国经济强劲复苏奠定了较好的基础。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21年第四季度美国实际国内生产总值(实际GDP)按年率计算增长6.9%,2021年全年美国的经济增长5.7%,创1984年以来最高纪录。欧盟在此轮疫情中通过加强政策协调达成8000多亿欧元规模的“恢复基金”以及1.8万亿欧元的长期预算,以帮助欧盟从新冠疫情造成的冲击中修复,支持各成员国实现经济稳定复苏,欧盟内部加强了财政一体化,为欧元区经济恢复性增长提供动力。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欧元区和欧盟的GDP增长率为5.3%。由于财政扩张政策短期内的有力支撑,欧美经济强劲复苏,制造和服务业保持扩张区间,投资与消费也基本恢复到了疫情前水准。

  另一方面,财政赤字规模扩大导致债务攀升。美国财政部数据显示,截至2022年1月末,美国联邦政府债务规模已突破30万亿美元,较美国2021年的GDP高出7万亿美元。财政扩张政策短期内缓解了美国的企业和家庭困境,却也迫使联邦政府背负更大的债务赤字压力,而且企业的债务也在上升。但是,高涨的债务利息支出压力及流动性风险和潜在的联邦政府债务违约风险仍可能随时爆发。欧盟的债务压力也不小。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20年欧元区债务总额占GDP比重攀升至97.3%,欧盟27国公共债务率升至90.1%,其中13个成员国公共债务率高于60%。葡萄牙、西班牙、意大利等成员国经济复苏缓慢,德国和法国作为两大核心成员国的经济复苏也不甚理想。近期,欧盟委员会发布的《欧洲廉价、安全、可持续能源联合行动方案》提出,未来将花费3000亿欧元来摆脱对俄罗斯的化石燃料依赖并加速欧盟整体的绿色转型。

  二、欧美财政扩张政策的潜在挑战

  其一,经济增长放缓与通胀风险扩大。随着财政刺激政策逐渐退出,欧美经济复苏也在“褪色”。美国的经济衰退迹象开始显现,经济增速也在放缓。美国商务部数据显示,美国2022年第一季度的GDP环比年化增速已经下滑至-1.4%,但美国2022年3、4月的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分别上涨至8.5%、8.3%,通胀压力仍较大,预计短期内仍不大可能较快回落。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最新报告将美国2022、2023年的经济增长预测值分别下调至为3.7%、2.3%。同时,欧元区经济也开始出现增长放缓的趋势。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22年第一季度欧元区、欧盟的GDP环比仅增长0.2%和0.4%,而欧元区2022年4月的调和CPI终值同比上升到了7.4%,创下25年以来的新高。日前,欧盟委员会也已经将欧盟2022年和2023年的经济增长率分别下调至2.7%、2.3%。随着支撑经济复苏增长的有利条件均在减弱,衰退或只是时间问题。因此,欧美国家财政扩张政策的未来前景并不明朗,既要防止经济陷入衰退的风险,也要平衡通胀长期化的压力。疫情期间,欧美国家依靠财政扩张政策避免了经济严重衰退,但财政扩张政策和量化宽松货币政策埋下的风险隐患并未消除。

  其二,债务负担加重与额外的支出压力。美国财政潜在的债务风险和未来的财政负担可能加重。一方面,美国的“滞胀”风险愈发突出,要维持各类庞大的财政支出预算,美国的财政赤字也很难真正下降;另一方面,长期依赖高赤字运行的政府背负了沉重的债务负担,随着加息节奏增强,偿债付息压力也会随之增大。虽然,美国过去一个财年的创纪录税收帮助其减少财政赤字达1.6万亿美元,但随着经济增长放缓,货币政策加快收紧,加之通胀高企,扩张的财政政策将受到更多复杂因素的制约。欧盟方面,俄乌冲突局势持续恶化,经济复苏严重受挫,通胀数据上升和能源短缺等问题加大了部分成员国的财政支出压力。2022年初,欧盟各方同意将适当修改欧盟过去严格限制政府支出的财政制度,并寻求实行一种投资与减债相平衡的共同财政政策。欧盟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欧盟国家的赤字率为4.7%,债务率为88.1%。目前来看,部分成员国的公共债务水准或很难降低,一旦财政政策收缩过快,或将导致经济加速衰退。

  三、未来欧美财政扩张政策的预期前景

  首先,财政预算面临新的不确定性。美国方面,拜登政府前期计划推出的2万亿美元基建计划最终达成的结果是1万亿美元,而其提出的“重建美好未来”法案几经波折仍未能通过,2022年美国“中期选举”可能对现任政府财政支出计划有较多不利影响。目前美国经济面临较大的“滞胀”风险,通胀率持续攀升,经济增长正在放缓。欧盟方面,此前的财政预算框架将面临新的考验,部分成员国的主权债务压力和偿债付息压力仍不小,欧洲复苏基金以及未来所实施的长期财政预算计划距离真正落地还将面临不小的挑战。目前俄乌冲突局势持续恶化,部分国家可能增加包括军事防务、能源转型替代等方面的财政预算,而债务规模可能继续扩大。2022年4月美国和欧元区的CPI分别高达8.4%和7.3%,如果要维持经济复苏增长,缓解通胀压力,尤其要应对能源替代问题,财政支出压力明显增大,这就不得不提高财政赤字水准。

  其次,财政赤字货币化将很难长期维系。虽然欧美国家在推行财政赤字货币化政策方面吸取了日本的教训,间接采取财政赤字货币化政策操作,但从结果上来看造成了两方面的风险隐患。一是欧美国家内部贫富差距不断扩大和不平等现象加剧,富裕阶层享受到了宽松货币政策的积极作用,而贫困群体却承受了通胀高企和财富基尼系数扩大的苦果,扭曲了财政政策的价值取向;二是财政赤字货币化政策破坏了中央银行的权威性,颠倒了财政政策与货币金融的秩序,依赖货币供应来支撑债务扩张,抬升了财政赤字。数据显示,2021年财年美国的联邦政府债务占联邦政府以及地方各级政府的财政总收入的比例高达376%,超出国际警戒线的3.7倍,而每年的偿债率接近30%。

  最后,新一轮财税政策仍存在一些争议。近年来,欧美国家谋求从最低企业税率、向富裕阶层增加税收以及加徵碳税等,增加财政收入,维持必要的财政收支平衡,缓解财政压力。一方面,积极主导对跨国公司等征收更高的税,以增加税收来源。2021年6月“G7集团”财长会通过了全球税收改革方案并达成了两项原则。一是跨国公司不仅需要在总部所在地纳税,还需要在其运营的业务所在国纳税;二是以国家为基础,征收最低15%的公司税率,以此创造公平的竞争环境,打击避税。美国拜登政府计划通过开启新一轮加税计划包括加徵最低企业税率、征收富人资本利得税等。另一方面,探索新的税收来源。欧盟计划于2023年前引入碳边境调节机制(CBAM),通过对进口品碳强度征收边境调节税,调节国内外企业环境成本差异。同时,欧盟暂缓征收数字税计划,但未来不排除重新启动的可能性,新的税收政策所达成的共识机制仍面临大量争议。

  四、结语与展望

  疫情期间,欧美国家依靠财政刺激方案对冲疫情危机,配合无限量化宽松货币政策,短期内缓解了经济衰退风险,却被迫承受通胀高企和资产价格高涨带来的压力。

  IMF最新的财政监测报告预计发达经济体2022、2023年的政府财政赤字将下降至4.3%、2.9%,但仍然高于疫情前水准,其中美国和欧元区2022年的赤字率分别为4.8%、4.3%。由于高通胀长期化趋势和地缘政治风险叠加等外部不确定性因素影响,欧美国家的财政扩张政策可能将面临两难境地,即缓解能源价格上涨、额外增加军事防务支出以及大量福利政策,新的财政预算支出可能远超出疫情前的计划。美国将面对的是高频次加息和持续若干年的大规模缩减QE(即QT)政策冲击,欧盟不得不承受因能源、地缘政治等带来的额外财政支出压力。在此背景下,欧美国家的经济复苏放缓、增长乏力,企业和家庭债务负担加重,税收也难免会下降,支撑财政扩张的动能减弱,而财政扩张政策也很难迅速收缩。因此,欧美财政扩张政策如何发挥效力以及如何平衡债务赤字更加棘手。诚然,缺乏可持续增长的实体经济和稳健的财政政策,仅仅依靠债务赤字维持增长的路径也将变得更加狭窄。

(本文仅代表个人观点)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