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经济观察家 > 正文

市场解码/美或调整关税 效益未宜乐观\瑞银亚洲经济研究主管 汪 涛

2022-07-07 04:24:37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分析认为,美国消费品关税下调的可能性或高于资本品及工业品。\法新社

  近期美国有可能宣布下调关税或大规模豁免关税,但实施时间表可能仍不清晰。美国总统拜登和部分美国政府高级官员表示,关税调整可能是美国达成战略目标和短期内遏制通胀之间的权衡之举。鉴于此,消费品关税下调的可能性或高于资本品及工业品。

  美国《贸易法案》第307条规定,如果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根据301条款采取行动,并且在301关税四年有效期期满之前的60天内,申请人及国内受益行业的代表均未提交要求延长关税的书面申请,则关税到期。美国对华301调查加徵关税商品清单1-3于2018年7-9月生效。因此,5月5日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启动了对华301调查加徵关税的四年覆审程序。为确保审查范围的全面性,美国贸易代表办公室表示考虑将清单3和清单4a与清单1和2合并处理。换言之,支持继续加徵关税的企业、组织或个人可以在5月7日到7月5日期间对清单1、清单3和清单4a提交意见,也可以在6月24日到8月22日期间对清单2、清单3和清单4a提交意见。

  笔者研究了如果覆审后加徵关税取消、或总统通过行政命令直接下调加徵关税对中国出口的影响。根据历史经验,假设在完全取消加徵关税的前六个月内,中国出口市场份额能够修复关税加徵后的一半降幅;在关税取消后六至十二个月内,中国出口市场份额进一步提高到关税开征前的水平。另据计算,中国对美年度出口增速可以提升24个百分点,而中国整体年度出口增速可以加速4个百分点。

  全球贸易是一系列复杂因素驱动的结果,以上基准计算的假设较为简化。虽然基准估算提供了一个分析的角度和出发点,但一系列基本假设和变量的不确定性可能会给估算结果带来上行和下行风险。这些关键假设和变量包括:简单假设所有加徵的关税一次性全部取消、中国产品的市场份额,以及美国需求规模完全恢复等。

  一次性取消所有关税很可能是一个过于简化的假设。按美元计,2021年关税清单1和2的自华进口规模分别仅为260亿美元和120亿美元,合计占中国总出口的1.2%。若只取消清单1和2的关税,且中国产品的市场份额提升,对中国出口增长的直接提振作用仍较为有限。清单3和4a的自华进口规模更大,分别为1530亿美元和790亿美元,合计占中国总出口的7.4%。鉴于其规模更大,取消清单3和4a的关税将为中国出口增长带来更大幅度的短期提振。事实上,清单3和4a构成中消费品占比相对较高,在美国需要在战略目标和短期内遏制通胀之间权衡之时,它们比清单1和2下调关税的可能性更大。

  中国市场份额恢复至关税加徵前的水平?上文推算中做过假设,中国产品在美国进口的市场份额将逐渐恢复至关税开征前的水平。这一假设可能偏乐观,关税可能并非推动供应链重组的唯一因素,因此亦非推动市场份额变化的唯一因素。值得注意的是,对于没有因301调查而加徵关税的中国产品,其2021年的市场份额也低于2017年和2018年,这表明没有加徵关税并不能保证中国产品市场份额稳定不变。

  最近的调研反馈表明,驱动企业在不同国家/地区的生产基地之间优化布局的原因广泛,包括生产布局多元化;加强供应链韧性;进入新市场。因此,即使此前加徵的关税完全取消,中国市场份额也可能无法恢复到关税加徵前的水平。但若取消关税导致整体供应增加,市场通过价跌量升达到平衡,即便市场份额未能恢复到关税开征前的高点,中国出口仍可能实现大幅增长,甚至超过我们的估计。

  提防对华推新限制

  美国需求增长对于中国实际出口增长也很重要。笔者的估算是基于美国进口总需求保持在2021年水平的假设,本质上是在计算基准假设和实际市场份额所对应的增速。这就避免了假设美国和全球需求如何变化,并且可以根据关税调整而得到对应的增量变化。但在现实中,美国需求规模变化是中国整体出口增速的重要变量。若美国需求增长大幅放缓,则市场份额提升带来的额外美元出口额也有可能不及基准假设,从而削弱对整体出口增长的拉动作用。

  即便下调关税也并不代表中美贸易关系的转向,美国仍有可能出台进一步的对华限制措施。如上文所述,本次关税调整很可能是美国寻求在达成战略目标和短期内遏制通胀之间的权衡之举,关税下调并不能排除美国进一步升级对华限制措施的可能性。例如,下调消费品关税的同时也可能出台针对工业品的贸易政策。美国可能发起另一项针对产业政策的301调查,后者已有媒体报道。此外,即便关税调整实施,中国企业也可能面临更多限制(例如技术准入限制)。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