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商业 > 正文

从“带货主播”到“直播销售员” “持证上岗”主播看好行业前景与“钱景”

2020-06-28 09:27:02大公网 作者:王莉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通过培训课程并考取了证书之后,更坚定了我要把电商主播作为长期职业的想法。”作为全国首批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证书获得者的周晗表示,国家将“直播销售员”定为了新职业之一,更让她看到了直播行业的发展前景。“从‘带货主播’到‘直播销售员’表面看来只是称呼上的改变,但我觉得其实是行业进入有序发展的改变。现在又有了职业能力的考评,这就好像会开车和有驾照开车是两个完全不一样的概念,我相信未来‘持证上岗’会更有前景和‘钱景’,它们是相辅相成的。”

入行方知光鲜背后是专业和努力

目前就读于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的周晗虽然还只是一名在校学生,但踏足直播行业已有一年时间,“学校有产教结合的项目,再加上自己对直播也很好奇,觉得很好玩,所以就开始有所涉及。”聊到对这个行业的认识时,她笑着说,“以前看别人做直播就觉得很简单,好像轻轻松松就能赚钱。我身边有朋友也和我是差不多的想法,所以当得知我要开始做主播的时候,他们还和我开玩笑说‘苟富贵,勿相忘’,但真正进入这个行业之后才知道要做好一个主播背后是要付出那么多的努力,一点都不容易。”

她告诉记者,买家们在镜头前看到主播滔滔不绝的介绍产品并能对买家的各种问题对答如流,殊不知在上播之前需要做的准备工作量有多大。“我亲眼看到有主播为了把几千上万字的文案讲稿背下来直接背哭的,同时日常还要做好各种知识的储备以便更好地与观众进行互动。”

“比如卖一款红酒,主播不仅要对这款红酒有足够的了解,同时还需要对红酒基本知识有更多储备,因为观众中很有可能有很多都是对红酒很有见解的买家,如果主播没有足够红酒知识的话,就无法回答观众的提问,互动效果就会差很多,肯定会影响带货的效果。”周晗说,“除了写脚本、做文案这些基本技能外,如何把握直播节奏、如何吸引更多粉丝、如何进行流量变现等等都是学问。通过职业能力培训课让我了解了更多做主播的‘套路’,这个行业并不仅仅是光鲜的表象,其实还是需要很多专业知识和技能做基础的。”



经过专业培训之后的周晗在镜头前显得更自信 受访者供图(吕斌摄)

“持证上岗”机会更多

“之前父母也没有太在意我做主播这件事,可能觉得我也就是玩玩而已,但在我考到证书之后,他们还是挺支持我的决定的。平时他们也会在直播上买东西,尤其是我妈妈,一买就一大堆,所以他们也觉得未来这个行业是一个发展方向。”

周晗说:“在电商法出台之后,我就觉得这个行业会越来越规范。现在人社部又专门把‘直播销售员’定为了新职业,虽然现在‘持证上岗’还没有成为一种必须,但肯定是一种趋势,能第一批拿到这本证书我觉得未来无论是获得平台的流量支持还是与企业的合作机会会更多。”



浙江义乌发出了全国首批“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证书” 受访者供图(吕斌摄)

加强规范引导更有利于行业发展

义乌工商职业技术学院创意设计学院党委书记宋兵表示,市场经济发展到一定阶段就需要政府做出规范引导,这样才更有利于后续发展,直播经济也是如此。人社部将“直播销售员”这一职业的认定正好符合了这一需求。

“电商直播开始兴盛于2016年,发展到今天正好到了一个需要加强规范引导的时间节点。直播市场不断火爆,但虚假宣传、伪劣商品、投诉无门等问题也频频出现,这就需要一个监督约束的机制。就好像当年淘宝网的发展到一个阶段之后,支付宝的出现化解了买家对于支付安全的后顾之忧,直播新职业的认定和职业能力的评定就可以起到这样的作用。”

“义乌本身有很好的产业基础,又具有很大的产业需求,今年我们特别面向社会开办了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培训,很受欢迎。”宋兵说,“目前来参加培训的主要有三种类型,一种是从现有行业想转向电商行业的;第二种是本身已经在从事传统电商行业的,想做电商直播,但不知道怎么做的;第三种是为了拓宽销售渠道的企业主自己。”

数据显示,今年前5个月,义乌网红直播超5.4万场,实现零售额80.98亿元,占整个内贸网络零售交易额近1/8。“618活动”期间,义乌参与直播的商品数超5.4万个,直播场次达1.1万场,实现网络零售额9.8亿元。

全国首本直播培训教材发布

由国家人社部与浙江省机电技师学院与合作编写的电商直播领域首本国家级职业培训规划教材日前在浙江正式发布。

据介绍,“电商直播专项职业能力考核培训教材”是根据电商直播岗位工作特点,以能力培养为根本出发点,采用模块化编写方式,全书共分为认识电商直播、电商直播准备、电商直播开展和粉丝互动营销4个单元。教材从强化培养操作技能、掌握实用技术的角度出发,较好地体现了当前最新的实用知识与操作技术,对于提高从业人员基本素质,掌握电商直播核心知识与技能有直接的帮助和指导作用。

全国多地出台直播人才抢招政策

据智联招聘和淘榜单联合发布的《2020年春季直播产业人才报告》显示,春节后复工一个月内,直播相关岗位的招聘职位数量同比上涨83.95%,招聘人数增幅更是达到132.55%。随着直播经济的不断火爆,相关人才缺口显现,不少城市为了抢招人才纷纷出台招引政策。记者发现,近半个月时间内,广州、杭州、义乌、济南、重庆等地都陆续推出人才评定、购房补贴、安居奖励等一系列直播产业扶持举措。

广州市花都区日前出台的《广州市花都区扶持直播电商发展办法 (2020-2022)》提出,为区内“四上”企业年带货量超1000万、2000万、5000万元以上的优秀网红主播(拥有知名平台粉丝量50万以上),最高分别给予10万、30万、50万元花都区购房奖励。

与真金白银的资金支持相比,杭州市余杭区更让人羡慕的是明确对有行业引领力、影响力的直播电商人才,可通过联席认定,按最高B类人才(国家级领军人才)享受相关政策。

被誉为“直播发源地”的杭州江干区也于早前推出相关政策,将“直播达人”纳入商务服务人才中的“新零售人才”评定范围,在落户、住房、子女教育、证照办理、医疗健康、交通出行、金融服务等方面提供保障,让“直播达人”享受高层次人才待遇。



准妈妈也加入了考证大军 受访者供图(吕斌摄)

浙江省电子商务促进会副秘书长陈以军表示:“时代发展,不断催生新生事物、新的职业,从无序乱象变成官方引导乃至人才激励,甚至还能评职称纳入职业规划,这样可以少走弯路省下不少精力,同时也可以在发展中自我矫正。”




 

责任编辑:郭晓妍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