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田湾点经 > 正文

建立促消费长效机制

2021-03-04 04:25:20大公报 作者:李灵修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中国去年成为全球唯一实现增长的主要经济体,惟拉动经济的“三驾马车”出现分化,其中出口同比增涨3.6%,贸易顺差见五年新高;消费数据却是改革开放以来首次录得负增长。考虑到在内循环体系中,内需的地位愈发重要,如何建立一套促进消费的长效机制,是摆在决策层面前的重要课题。而本届两会期间备受关注的“强化反垄断”及“坚持房住不炒”等热话,同样与“促消费”密切相关。

不同于生产端的快速重启,去年消费端的复苏非常缓慢。每个季度公布的中国人民银行城镇储户调查问卷显示,城镇储户选择更多储蓄的比例由2019年底的45.7%提升到2020年底的51.4%,虽然2020年二、三季度这一指标有所回落,但在四季度又出现回升,居民消费支出始终未恢复到疫情前水平。

事实上,消费受到抑制与经济发展呈现K形复苏有关。疫情在冲击线下传统经济的同时,也催生了互联网经济的繁荣,而资本市场在全球央行大放水的刺激下,推动财富分配更加两极分化。近日发布的《2021胡润全球富豪榜》显示,中国去年新增256位十亿美元企业家,增幅居全球首位。张一鸣、黄铮等科网新贵的身价成倍膨胀,而地产大佬却未有一人跻身中国富豪榜前十,这在以前是从未出现过的情况。

传统经济的衰退导致了就业市场的疲弱,而新经济股的估值飙升“催肥”了富豪群体,却对消费形成了负面影响。我们来看一组数据,2020年中国奢侈品消费逆势暴涨了48%,而社消零售总额却同比下降了3.9%。这反映出贫富差距正在扩大,并持续侵蚀整体消费需求。根据凯恩斯的“边际消费倾向递减”理论,收入越高的人群,消费占比越小,储蓄、投资占比越多。在此背景下,经济越是发展,社会有效需求越是不足。

我们要如何缩小社会贫富差距?进行税制改革、发展慈善事业都是有效途径,但若想切中要害,反垄断是必行的一步。去年经济工作会议首提“强化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就是为了修正财富分配失衡的现状,而美国政府近年来对科技巨头的反垄断诉讼明显增多,也是基于同样的道理。

此外,高房价也是扩大贫富差距的元凶之一,居民背负着沉重的住房杠杆,无疑会挤占消费支出。因此,尽管楼市政策几经调整,但“房住不炒”的国策始终没有松动,后续中央层面放开地产调控的可能性也很小。   (两会前瞻之四)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