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田湾点经 > 正文

全球经历低碳阵痛

2021-10-10 04:27:09大公报 作者:李灵修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上周大家还在热炒“东北拉闸限电”,如今能源危机又杀到欧洲,天然气期货价格创出历史新高,据说印度煤炭库存也出现告急,国内电网面临崩溃风险。全球同此凉热,反映出各国正经历从石化能源转向清洁能源的“低碳阵痛”。

  本轮阵痛固然有疫情的原因,全球大放水导致流动性氾滥,助推上游大宗商品价格飙升,而发达国家疫苗接种率高,又刺激消费需求升温,但除中国外的发展中国家仍深陷疫情,生产恢复受阻,供需矛盾难以调和之下,全球能源价格大涨并进一步推动通胀。而从深层次角度来看,近年来在“双碳”理念的感召下,各国努力改善能源结构,降低对煤电的依赖度,加大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的投资,但新旧能源的替代过程中需要预留供给弹性,保证石化能源可以逐步有序退出,若以行政方式“一刀切”往往过犹不及,造成阶段性的能源危机。

  我们需要承认的是,目前清洁能源体系存在不稳定因素。譬如英国电力供给的15%来自于海上风电,但由于英吉利海峡缺风导致风力发电不足,需要天然气发电补位,而欧洲不断压缩的天然气供给难以满足需求,最终触发今次的天然气价格暴涨。解决清洁能源发电不稳定的关键,在于储能技术的突破。

  现时国内光伏发电和风电的发电成本与火电相当,但是如果加上储电成本,光伏发电和风电就变得非常昂贵。也因此,靠储电来维持稳定的电力供应,依靠当前的技术是“不经济”的。

  那么,怎样调和能源转换时期的矛盾呢?笔者此前撰文《庇古税与碳交易》提到,我们绝对不能一味拒绝碳排放,而是经过市场博弈抑制污染性需求,从而实现真正的“碳中和”。因为全球环境问题的本质是,污染者没有为其排放付出应有的代价。因此,在发电端我们要做到一视同仁,无论是煤炭、石油、天然气、风电、光伏、核能都不应用行政手段叫停;在排放端,我们要建立起完整的碳交易市场,确定各行业的排放额度,然后由市场自由交易排放权。

  污染者要为碳排放付出代价,可以迫使其升级技术减少污染,无论何种发电形式都会往更加安全、更加低碳的技术方向上前进,市场个体无时无刻在边际上做出选择,最终实现“碳中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