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田湾点经 > 正文

流媒体野望与奥斯卡阳谋

2022-03-27 04:24:40大公报 作者:李灵修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94届奥斯卡颁奖礼将于美国时间27晚举行。自疫情爆发以来,奥斯卡关注度拾级而下,去年收视率更是剧降58%,录得985万人的历史新低。这无疑与大众观影习惯的改变有关。2019年北美票房收入为113亿美元,2020年受新冠冲击大幅缩水至21亿美元,等到疫情防控完全躺平的2021年,也只恢复到44亿美元的水平。

  有感于此,荷里活大厂砸下重金打造自家的流媒体平台,包括迪士尼旗下的Disney+、华纳旗下的HBO max、环球旗下的Peacock、派拉蒙旗下的Paramount+都属于后疫时代的产物。须注意的是,过去电影业为打压流媒体的抢客行为,促成了影片从院线上映到家庭点播间隔90天的“潜规则”。但在2020年8月4日,迪士尼宣布《花木兰》直接登录Disney+,率先打破“院网同步”的行业禁忌。也正因为取态激进,Disney+在一众荷里活系流媒体平台中表现最好,截至今年初订阅用户已超过1.3亿。

  就在传统制片厂争相转型的同时,互联网系流媒体平台正在各大颁奖季上“攻城略地”,只求在影史舞台上争得一个名分。譬如近年来Netflix持续投资小众文艺片,并在影展公关方面落力不小。在今届奥斯卡候选名单上,Netflix共揽下27项提名,成为上榜最多的“厂牌”。

  某种程度上来说,荷里活也在迎合流媒体化的趋势。自2015年奥斯卡公布“史上最白”的候选名单之后,AMPAS(美国电影艺术与科学学院)有意扩大评委规模、丰富评委背景,力求入围电影更加多元化,不再以传统工业标准为归一。这与康城为首的欧洲三大电影节形成鲜明对比。康城始终坚持参赛影片必须在法国院线上映,也从未给流媒体电影颁过奖。

  2017年,奉俊昊导演的《玉子》入围康城主竞赛单元,由于Netflix参与该片制作,彼时遭遇到法国电影公会的抵制,甚至观众在《玉子》首映时嘘声一片。而奉俊昊下一部作品《上流寄生族》则在2020年的奥斯卡上横扫四项大奖,成为史上首部夺得最佳影片的非英语片电影。

  正是凭借着评委选拔制度的改革,以及三大电影节与流媒体之间的矛盾,荷里活正在收割由欧洲培养出来的电影人才,这一趋势在疫情爆发后愈发明显。2021年在奥斯卡大放异彩的《游牧人生》与《米纳里》,影片导演赵婷与郑李烁都属于康城一路扶持的新生代翘楚。而今年奥斯卡最大热门、也是由Netflix出品的《犬之力》的导演简.坎皮恩,更可谓是康城嫡系中的嫡系,其个人首部短片《果皮》在1982年即获得康城短片金棕榈奖。

  看上去只是欧洲与“外部势力”的冲突,却由美国人从中攫取最大利益。这一逻辑放在电影行业抑或国际局势,似乎在当下都能成立。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