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财经 > 田湾点经 > 正文

全球面临能源安全挑战

2022-04-03 04:23:42大公报 作者:李灵修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眼下逆全球化潮流盛行,脱鈎事件时有发生,再加上地缘冲突不绝,大国对立情绪升温。保护主义肆虐之下,能源安全问题成为了摆在执政者面前的头等大事。

  从资源禀赋来看,中国“富煤、贫油、少气”的特征明显。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煤炭储量1432亿吨,全球占比13.3%,仅次于美国(23.2%)、俄罗斯(15.1%)和澳洲(14.0%)。原油方面,2020年中国原油储量259.6亿桶,全球排名第十三位,但全球储量占比不足2%。天然气方面,2020年中国天然气储量全球占比不足5%,但较2000年已经增长了五倍。

  中国油气储备设施与西方国家的差距也较为明显。2019年,中国包括国家储备、石油公司和商业油罐储油的库存在内的国家总储备约为80天的需求量,低于国际能源署对成员国储备至少90天的淨进口量的石油要求,而美国,日本和德国的石油储备分别达到158天、161天和127天。

  也是由于自身储量较低,中国油气进口依赖度长期高企。其中,2021年中国原油对外依赖度上升至72%,连续四年在七成以上;2021年中国天然气进口量超过1500亿立方米,较2010年166亿立方米提升逾九倍,天然气对外依赖度也从2010年的15%上升至2021年的45.8%。

  须注意的是,油气等大宗商品交易遵循着“东方交易、西方定价、美元计价、期货基准”的格局,中国缺乏定价权,无形中增添了能源安全压力。

  近年来在“双碳”理念号召下,各国努力改善能源结构,降低对煤电的依赖度,加大风电、太阳能领域的投资,但新能源发电具有随机性、波动性和间歇性特征,在当前储能技术水平的背景下,难以成为支柱性能源来源,因此传统能源必须维持足够冗余,以备“补位”之需。

  去年10月,欧洲遭遇一轮能源危机,天然气期货价格创出历史新高;中国东北也曾拉闸限电。

  也因此,在新旧能源的替代过程中需要预留供给弹性,保证传统能源可以逐步有序退出,若以行政方式“一刀切”往往过犹不及,造成“低碳阵痛”。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