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生活 > 娱乐 > 正文

由rap到搞笑 陆永20年跋涉/大公报记者 温颖芝 文、图

2019-06-12 03:12:22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陆永感恩可以将兴趣变成事业

  近年社会上流行一个新名词,但凡形容男士经常留在家中沉迷打遊戏机或动漫,又不擅交际的,统称为“毒男”,但他们都可以有出头天。自称从小“毒”到大的陆永因为爱上rap(饶舌),与中学同学C君组成饶舌组合“农夫”并加入演艺界接近二十年,二人近年已蜕变成全能艺人。单是陆永涉猎的範畴,已覆盖歌、影、视、电台,甚至“栋笃笑”,大受年轻人欢迎之余,亦成功入屋。难怪他自己都说:“竟然由兴趣小组变成职业,再变成事业。”

  让观众对陆永加深认识,相信帮助最大的是早年郑裕玲(嘟姐)与“农夫”合作主持的《Do姐去Shopping》节目,他与拍档C君对嘟姐时而奉承,时而吐槽,带来意料之外的搞笑效果。节目取得好收视好口碑,令陆永与C君在事业上有更好的发展。之后二人各自参与剧集的演出,在刚播完的剧集《婚姻合伙人》中,陆永成为第二男主角,饰演“毒男”。早前陆永接受大公报记者专访时,笑指自己其实跟角色相似,并说:“我本身都好‘毒’,从小到大都锺意对住遊戏机,爱睇漫画。我係宅男,宅係生活习惯,不关性格事,以前都不会经常出去应酬交际,锺意留在家中。”

  引人发笑难

  因为《Do姐去Shopping》,令陆永与C君的搞笑才能被发现。陆永不讳言最近找他演的角色,都有搞笑成分,自己亦以演喜剧为主。他本身锺意拍剧,但庆幸曾有机会演一些搞笑以外的角色。他不担心被定型为喜剧演员,反而怕观众会将他演员、歌手及主持的身份混淆。他说:“如果我演什麼,观众都会笑,是一种恩赐,但其实哪有这麼好笑,周星驰咩?真是这样的话,我讬赖,这是一个认可。别人觉得我搞笑不紧要,最怕大家觉得我是主持,演什麼都不似。”要引人发笑,陆永指是非常难的一件事,但拍喜剧较容易,因为剧情、处境、对手都会帮到好多,这样的情况下要观众笑就不难。

  常说幽默感是天生的,陆永小时候已有“搞笑瘾”。他说:“细个常看笑话书,照读出来其实完全不好笑,但家长、大人都会拍手鼓励,让我有了成功感。我的幽默感就是由讲笑话慢慢培养出来。”数年前陆永决定试做“栋笃笑”,结果反应理想。他分享做“栋笃笑”的心得:“首先係要说服自己,要自己觉得内容好笑,但又不会笑到肚挛;永远都是看别人说笑话,才会笑到肚挛。如果自己讲的笑话都笑成这样,一定是笑点太低。”他觉得度笑话的过程很痛苦,笑点要放得高,度出的内容一定要过到自己。

  陆永现时身兼多个不同範畴的工作,可谓“全能艺人”。他想了想说:“其实不是太全能,我们以前的前辈,好多位都有涉猎歌影视,每一位都好像曾当过主持。像苏永康唱歌好,拍剧都好厉害,拍了很多辑《壹号皇庭》。我不是特别叻,只是殊途同归,所有表演创作都可以一齐进行。”但他觉得当主持是最能反映出真实的自己,歌手及演员都是演绎一些作品,但做主持没有剧本,是表现最真实的反应。而且在“揾食”方面,当主持是他一个好重要的收入来源。

  入屋靠嘟姐

  由rap的组合“农夫”到现在拍剧又当主持,明年便足足在演艺圈二十年了。他说:“我最初入行也不是想着要打工,一切都是为玩,rap是兴趣,像参加兴趣小组,但当兴趣变成职业,而这份职业又经营了二十年,就是事业了,都做得好开心。”问到这二十年来有没有试过没收入的艰难时期?他笑说:“有,当然有,绝对有,而且是佔了一半时间都揾不到食。这一行没有安全感,都几任性,正常是有钱就任性,但我们更厉害,冇钱都任性。”他庆幸跟C君的家庭担子都不重,不用养家,才能继续留在演艺圈到今天。

  陆永觉得演艺工作最有趣的地方是,看不到发展的界限。他说:“打工仔会知自己可以升到哪一级,但在演艺圈做了二十年,每天都有新鲜的事发生。而且做了近二十年,大家仍觉得我好新,即是我还有好多机会去‘老’。”他举了一个例子,令“农夫”成功入屋的节目是《Do姐去Shopping》,但其实此节目播出的七年前,他们跟嘟姐主持过另一个节目《七百万人的数字》,两个节目的风格一模一样,但后者完全无人讲。他说:“所有事都讲时机,那个节目不成功,就是观众未接受到‘农夫’这两个人,待过了几年,观众终於接受了。”

  要令观众觉得“农夫”搞笑,他坦言花了好多时间去拿这张入场券,有些人怎也拿不到,又或者被人说成“懒搞笑”。演一套正剧,如果演得好,一套剧就可以令你做国际巨星,但搞笑要好多时间才能让人接受。他说:“就算拿了入场券,也要保持质素,支持你的人可以半天就全没有了,不论你以前做了二十年、三十年,不锺意就不锺意,所以要用心去做,不可乱来。”

  跟嘟姐合作获得如此好的反应,陆永坦言是意料之外。而嘟姐绝对是“农夫”事业上一位很重要的人,陆永说:“我跟C君二十年拍档,感觉上无人可以插入来。但估不到现在很多人觉得‘农夫’加上嘟姐是一个组合,感觉好得意。”“农夫”与嘟姐在荧幕上有很大的火花,私底下陆永对嘟姐亦很欣赏及尊重。他说:“她是一个很好的人,多年来屹立不倒,一定有原因。我会形容我们之间的关係是不卑不亢,无大无细。我们当然尊重她,她亦没有刻意当我们是后辈,很多时都好平等,亦好有兴趣知我们的想法,绝对不是一言堂的人。她不会有架子,或是扮细个,对所有人都当是平辈去沟通。”

  重女儿品德

  快将三十七岁的陆永,拥有一个幸福家庭,有太太以及两个可爱的女儿。陆永在三十岁前已结婚,在这一行算是早婚。当了爸爸后,他觉得自己有所成长,由原本当儿子变成了当爸爸,家庭的版图扩大了。他在两个女儿面前有严肃一面,特别是对女儿的品德,要求会很高。他说:“是靓是醜冇得搞,但性格不可以乞人憎。”

  拥有美满家庭,事业亦上轨道,陆永不讳言现阶段是人生最顺利的时候。但他觉得人总是在逆境时才体会到顺境的好,在顺境时却觉得一切都应分。他现在当然希望事业更上一层楼,确保家人生活得好,同时要努力积穀防饑,他说:“‘穀’是指我每次的工作,要保持质素,本身就不要行差踏错,努力进步,其他就要看天了。”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