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生活 > 娱乐 > 正文

女儿初长成/炎明熹获妈妈赞“你是全家的骄傲”

2022-05-31 04:23:2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炎明熹的舞台感愈来愈好。\大公报记者胡若璋摄

  在电视上唱歌被更多人喜欢的姐姐,走出电视回到家中,居然让昔日亲昵的弟弟妹妹感到害羞和兴奋。最近,“衣锦还乡”的炎明熹接受大公报专访时向记者分享了她的有趣感受。“我有觉得他们觉得我不一样,他们也觉得我有不一样,所以我觉得他们觉得我不一样。”脱口而出的一段绕口令式的“不一样”观感,这也是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炎明熹时隔三年才和爷爷嫲嫲、爸爸妈妈、弟弟妹妹首次见面团聚。\大公报记者 胡若璋广州报道

  在汕尾家中,炎明熹(GIGI)发现弟弟妹妹会观看自己演出的节目,哼唱她唱过的歌曲。一旁的妈妈要他们大声唱出来时,弟弟妹妹则报以害羞的表情,用打哈哈的方式一笑而过。

  唱《念亲恩》送家人

  “父母亲爱心,柔善像碧月。常在心里问,何日报。”从小没有和爸爸妈妈在一起生活,炎明熹虽是一个能感受到爱的孩子,但脑海里也总有一些不是很轻松、且又非常矛盾的画面。“倒数”在炎明熹心中是一个已成习惯的动词。用她的话来说,就是见到之后就意味着要倒数离开,每次离开又要倒数什么时候才能见到他们。“我的妈妈,眼泪这么多”,此前,《声生不息》舞台上,炎明熹和刘惜君合作演唱《念亲恩》。在和编曲老师讨论时,炎明熹突发奇想希望让妈妈来哼唱一段童谣。这个想法得到刘惜君和编曲老师们的一致叫好,但大家在正式演出前一直给她卖了个关子,希望给她惊喜。最终舞台表演时,炎明熹称,幸好大家提前让她知道了,不然真的会泪洒舞台,唱不下去。

  《念亲恩》的舞台妆容,也有炎明熹的一番心意在。她的左脸颊上贴有五朵小花瓣,分别代表爸爸、妈妈、弟弟、妹妹和自己。来到内地更大的舞台,以一个歌手的身份把这首歌唱给家人听,炎明熹自认这也可以算作一份礼物,一个“女儿初长成”的礼物。

  “妈妈眼泪这么多”

  回家的快乐是真真切切的。这次到家,在客厅就迫不及待打开行李箱的炎明熹,带回了2021年在《声梦传奇》舞台的冠军奖杯给妈妈。妈妈自是喜极而泣,也非常心疼炎明熹的勤力和付出。“你是全家的骄傲。”妈妈啜泣哽咽着说。“好。”她沉稳地接收妈妈的夸赞。妈妈一直泪流不止,炎明熹拿出纸巾给妈妈擦眼泪时,用轻松且调侃的语气说:“欸,我的妈妈,眼泪这么多。”

  不施粉黛,和弟弟妹妹玩在一起,炎明熹把从节目中的小梳子也带到了生活中,和家人去酒楼吃饭的车上,流连民宅小巷时,都会不时拿出小梳梳刘海,也都顺势要给妹妹打理一下刘海。是不是开始有偶像包袱?她稍显无奈地说,原本自己也不是一个很注重外表的人,但有时回看自己的一些相关片段时,自己的齐刘海常常会参差不齐。自此,炎明熹开始带一把小梳子在身。

  祖父母温暖的期待

  回家一周,和家人在一起的时光,炎明熹自然切换到女孩的撒娇、甜腻和鬼马频道。一起和嫲嫲亲手制作鹹茶、吃粿条。整桌小食在前,一个一个吃下来的炎明熹也喊话网友,邀约来自己的家乡旅游。和弟弟妹妹在乡下老宅“找童年”,在自己的房间看到了堆灰的书桌,里面还找出许多和家人的合影老照片,当然也还在墙壁上看到了小时候自己写下的粉笔字。回乡除了和家人腻在一起,也需要和亲朋好友大场面聚餐,餐前更是秒变炎明熹签名专场。

  “弟弟妹妹还没有和我说过有喜欢的偶像。”她称,如果以后他们有喜欢的偶像,自己也有能力的话,会愿意带他们追星看看。她也发觉,爷爷、嫲嫲会关心自己的舞台表现,就是老一辈家常式的关心和嘱托:听姑丈的话,好好注意身体。当然也包括,有空多回家来。“他们会重复讲很多次。我也能感觉到爷爷、嫲嫲会对我有期待,但这种期待是温暖的,并没有一丝的压迫感。”她补充说。

  相聚总是短暂的,离别也难免泪眼湿湿。炎明熹在社交平台分享称,呆不了几天就要走的时候,自己哭了,妈妈也哭了。再一次倒数下次相见时。她也许愿:疫情快快结束,大家都能自由地玩耍,能经常和家人见面。

  部分图片:受访者提供

  炎明熹小档案

  年龄:17岁

  ●2021年无线第一届《声梦传奇》总冠军,兼夺“专业评选大奖”“观众热选大奖”

  部分演绎歌曲:

  《造梦时学会飞行》

  《真话的清高》

  《没有你还是爱你》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