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中国 > 正文

老战士聚郑州纪念抗美援朝68周年

2018-10-25 10:42:47大公网 作者:刘蕊 通讯员谷素梅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日前,位于河南省军区社区的郑州老战士之家举行了庆祝郑州解放70周年、抗美援朝出国作战68周年纪念活动。与会的老战士们以回忆当年自己所亲历的战争的形势来纪念这具有重要意义的日子。

14岁朱娃子护理朝鲜人民军

    今年81岁的朱彩云老战士 刘蕊摄

    今年81岁的朱彩云是第一野战军第四野战医院的一名护士,入朝后是中国人民志愿军后勤部第三基地医院。朱彩云一头齐耳短发,圆圆的脸庞,说起话来总是面带微笑,仿若还是当年的“朱娃子”。朱彩云说,她11岁就参军了,1950年参加抗美援朝的时候也只有13岁。“我从1948年到现在都是在医院上班,我们是第一批入朝的,对外不公开,保密。我们在火车上将中国人民解放军的衣服换上朝鲜人民军的衣服。”

    讲起当年的经历,朱彩云思路清晰,仿佛一切都发生在昨日。朱彩云说,“我们是1950年12月4日晚上入朝,通过一个浮桥过的鸭绿江,医院1000多人跑着过去的。”朱彩云说,其所在的医院在朝鲜待了7年时间,共转移伤员10多万,平均每天从先前下来的伤病员都在700人左右,一个护士平均要护理4、50个伤病号。“我13岁,还是个孩子,但也跟大人一样,护理伤员给他们端屎倒尿,喂他们吃饭,清理伤口。”而有时,“朱娃子”也会被叫帮忙掩埋牺牲的战士,“挖个坑,裹个白布。”

    朱彩云说,自己只有两次在护理伤员时感到害怕,一次是护理一位朝鲜人民军,“当时他胳膊断了,失血很多,脸色蜡黄,晚上值夜班的时候只有小小的煤油灯,油没了,一片漆黑。”只有14岁的朱彩云第一次感受到了害怕。还有一次则是在护理一位17岁左右的小战士,“他刚从前线下来,脑门子炸的脑浆子都出来了,都流到额头这里了。”朱彩云边说边摸着自己的额头,“抬到手术室正准备做手术呢,这个小孩就牺牲了。”

    自从朝鲜撤回来之后,朱彩云两次随老战士之家的战士们一起去朝鲜扫墓。今年10月份,她随郑州老战士之家第十批赴朝扫墓访问团来到朝鲜,在这里,她再一次见到了曾经也在医院工作的朝鲜最高人民会议议员、朝鲜人民军少将田久江,田久江今年91岁,“她说她当时是一名外科大夫,接诊过一位中国人民志愿军,当时急需输血,她就抽自己胳膊上的血,不够,又抽自己大腿窝处的血。”朱彩云说,两人见到后,便紧紧抱在了一起,忍不住哭了起来。“68年前,她救了一位中国志愿军,而我护理了一位朝鲜人民军。68年后,我们又在朝鲜相遇。”说这,朱彩云又留下了眼泪。

    入朝前炒面准备

    90岁的吴君仁老战士 刘蕊摄

    另一位讲述者是90岁的吴军仁,当喊到他的名字时,吴军仁大喊一声“到”,并从座位上迅速起身、敬礼。

    吴军仁是炮二师负责后勤工作的。他说,68年前的10月19日,正在吃早饭的他们接到命令,要过江。“吃了饭之后赶快炒面,几个大锅,炒熟了之后,每个人一袋,五斤重。”吴军仁问记者,你说炒面好不好吃啊?他自己回答道,“不好吃啊。炒面是百分之七十面粉,百分之三十是杂粮,磨成粉,拌在一块,炒熟,拌点盐。”过江之后就隐蔽下来,“荒山野岭,零下三十度,一动不能动。”吴军仁讲道,饿了就吃炒面,“但是炒面咽不下去,必须就口雪,雪也不好吃啊,咽不下去,都是硫磺味。”

    吴军仁竖起大拇指说,志愿军就是在这样的条件下打败了当时装备精良的美国军队。“了不起啊!”

    老战士之家创办人张爱兰介绍,与会的幸存的老战士平均年龄已经85岁多了,他们大都参加过解放战争、抗美援朝,为中国解放和保家卫国奉献青春热血。十年来,他们以爱国主义宣讲团和老战士合唱团为平台,进机关、进企业、进军营、进院校、进社区,以多种形式开展生动的爱国主义和国防教育活动,截止到目前已经面向全国做了210多场报告。

    责任编辑: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