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中国 > 正文

响水爆炸涉事公司:许可证过期3年 暗访组差点晕倒

2019-03-25 13:14:52中国新闻周刊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原标题:许可证过期3年,暗访组差点晕倒,盐城天嘉宜酿惊天一爆)

这些年天嘉宜公司被接连处罚、通报,仍被响水县纳入“123工程”计划后备上市企业,并多次以“重点项目”被写入当地政府相关工作报告中。

截至3月24日,江苏省盐城响水“3·21”爆炸事故已经造成64人遇难。政府已先后组织6轮地毯式搜救,盐城市16家医院共收治伤员604人,危重症19人,重症98人,另有28人失踪。

目前,爆炸原因尚未正式公布。《中国新闻周刊》记者3月23日在爆炸现场看到,核心区明火已被扑灭,现场露出直径超百米的大水坑。

爆炸前厂区起火

据《中国化工报》引述接近调查组消息人士透露,此次爆炸源并非之前高度怀疑的苯罐,而是存放固体危险废物储存仓库。经历此次爆炸事故的多位天嘉宜员工对《中国新闻周刊》的回溯,也进一步佐证这种说法。

爆炸发生前,位于联化科技仓库的三楼办公室的李宏伟、联化科技南厂区10车间的潘德凯和联化科技四车间的孔立东均,都看到天嘉宜厂区发生燃烧,“火苗窜得老高”。

当天为天嘉宜运送天然气的货车司机李华伟目睹了爆炸发生的全过程。李华伟向《中国新闻周刊》回忆,爆炸发生前,他和同事开着挂车抵达厂区内的天然气站。在他下车准备找管理员打开气站的铁栅栏时,就看见与天然气站隔着一片空地的蓝顶铁皮房起火,接着,爆炸和冲击波瞬间袭来。

多位天嘉宜员工向《中国新闻周刊》指认,李华伟所说的“蓝顶铁皮房”为固废仓库,厂区内位于经三路东侧的一片空地,也是用来堆放固体废物的。

根据2018年7月江苏省环科院环境科技有限公司编制的《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环保设施效能评估及复产整治报告(公示本)》(下称《报告》),天嘉宜公司建有各类仓库共5座,仓库位于厂区东侧。而厂区固废仓库、固废堆场、废水处理站、固废、废液焚烧炉车间位于厂区西侧。

天嘉宜员工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工人将固废物与焦油放在一起搅拌,然后拖到焚烧炉里焚烧。

随意堆放的“定时炸弹”

天嘉宜员工严强告诉《中国新闻周刊》,蓝色铁皮的固废仓库位于天然气站旁,天然气站通过管道将天然气输送到油炉。固废仓库东侧则依次分布着电工房、分析室、冷冻间、氢化车间和硝化车间等建筑。而固废堆场也常年露天堆放着固废物。就在今年春节前,天嘉宜刚刚以每吨六七千元的价格,请人处理了一批固废物。

据悉,天嘉宜的产品工艺复杂,产生多种固体废物。前述《报告》显示,天嘉宜生产过程产生的固废中含有邻硝基对甲苯胺、对硝基甲苯、3,4-二氨基甲苯、镍、甲醇、间硝基苯甲酸、间氨基苯甲酸、间二甲氨基苯甲酸、2-硝基丁醇、2-氨基丁醇、CS氨基酸钠盐等。资料显示,邻硝基对甲苯胺遇明火、高热可燃,粉体与空气可形成爆炸性混合物,当达到一定浓度时,遇火星会发生爆炸。受高热分解放出有毒的气体。此外,甲醇也为易燃易爆物。间硝基苯甲酸遇明火、高热可燃,有毒,具刺激性。

厂区内危废类别主要为:废矿物油(HW08)、油/水、烃/水混合物或乳化液(HW09)、精(蒸)残渣(HW11)、有机树脂类废物(HW13),其它废物HW49,实际日产生量约为11.022吨,其中固废实际产生量为8.02 吨(334.17kg/h),废液实际产生量为3.002 吨(125.08kg/h)。

大量危险固废堆放在厂区,没有及时处理,就造成极大的隐患。

此前,天嘉宜公司曾将生产过程中产生的4类固体废物,偷运至周庄镇倪家巷村填埋,对环境造成严重影响。

陈家港化工园区某化工厂的一位技术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天嘉宜的安全工作一直麻痹大意,废弃物就放在库里或者露天堆放,有些固废物性质猛烈如炸药,无疑是一个潜在的定时炸弹。

值得关注的是,在2016年,天嘉宜公司危险化学品安全生产许可证就已经过期。

一个被奉为“掌上明珠”的公司

化工产业是响水县的经济支柱,而该县的化学工业,起步于承接苏南地区的产业转移。

2007年4月5日,江苏天嘉宜化工有限公司在响水县登记成立,母公司是位于江阴的江苏倪家巷集团。作为较早入园的企业,天嘉宜公司与响水当地关系深厚。

2006年,对于江苏的化工业而言是一个分水岭。化工企业开始由苏南转战苏北。在这场化工企业的“北迁运动”中,盐城滨海和响水两县是承接的主力。

当时,两地出台了许多吸引化工企业的优惠政策,响水县也陷入了一片招商狂热中,引进项目成了政府各部门考核的主要业绩之一。各行政部门几乎都有引资任务,连教育局、民政局、司法局、劳保局、卫生局等单位每年也必须完成一个千万元以上项目的引进工作。

随着化工企业陆续进园,化工企业数量急剧增多。前述陈家港化工园区某化工厂的技术干部告诉《中国新闻周刊》,化工园模式的优点在于便于集中管理,但遇到事故时,则会牵连一片企业。

随着化工企业的增多,园区的污染问题也日益严重。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江苏官员3月23日向《中国新闻周刊》透露,有一年他与江苏省环保厅部门负责人一起对陈家港化工园区进行一次暗访。暗访前,司机怕走错路,当天晚上先去踩线路,结果到了陈家港的时候突然头晕,差点晕倒。当暗访组去了园区后,化工园区领导赶来说,“放心,没有一点问题。”暗访组当时就追问:“到处可以闻到化学味道,怎么能说没有问题呢?”

这位官员还透露,当地的一些化工企业老板本身并不懂化工,只是听说化工赚钱后才“半路出家”。

对于经济发展和生态环境之间的抉择,响水县环保局局长孔令逸在2006年接受《中国新闻周刊》采访时曾明确表示:“在温饱和环保面前,人们肯定选择前者。这并不是我们笨,而是我们没有选择。”

也正是出于这样的发展逻辑,以天嘉宜公司为代表的化工企业一直被地方视为“掌上明珠”,加以百般呵护。这些年,天嘉宜公司被接连处罚、通报,但仍被响水县纳入“123工程”计划后备上市企业,并多次以“重点项目”被写入当地政府相关工作报告中。

责任编辑:李孟展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