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回归前在港被指从事政治活动 台湾记者:我被港英限时离境

2018-10-09 03:16:23大公报 作者:龚学鸣、冯瀚林、蔡树文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马凯(右)早前邀请“民族党”陈浩天到FCC就“港独”演讲

香港外国记者会(FCC)第一副主席马凯(Victor Mallet),在港工作签证早前不获入境处续期,英国方面要求特区政府就此作紧急解释,又声称高度自治及新闻自由是香港核心生活方式,必须获得全面尊重。但台湾资深传媒人、名嘴张友骅日前出席电视节目时透露,他回归前到香港演讲时谈论英殖,结果被港英政治部要求48小时内离境。该节目主持人亦狠批英国在回归前从未给予香港民主,“英国何其双重标准及虚伪!”

台湾中天电视台《夜问打权》节目,日前讨论北爱尔兰不愿脱离欧盟,但遭英国反对的问题。主持人黄智贤直指:“港英时期,香港政府官员全部英王指派,请问民主在哪里?香港人又何曾有投票权,可以选自己的港督,还可以选英国的国会议员吗?”

张友骅分享自己1991年在香港的遭遇。张说,那时刚好讨论基本法起草及“直通车”问题,台北记者代表团到香港采访,他发表演讲时说,“请看今天中东的局势,是哪一个国家造成的?英国造成的;印巴分治,然后双方发展核武,那是谁造成的?也是英国人造成的;缅甸,今天的问题这么多,罗兴亚人、孟加拉国人,然后马来西亚、新加坡,哪一个不是你英国人造成的?我就讲到这个,我还没讲到香港。结果第二天政治部限我48小时以内离境。”

记者入境要签不搞政治声明

张友骅当时质问政治部的人:“我说错什么?”对方说,你讲到中东印巴那些都是历史。张又问:“难道历史不能讲?”对方指张友骅发表的言论,就是从事政治活动,因为当时记者入境香港要签不得从事与政治相关活动的声明。

张友骅坦言:“这是我非常不愉快的经历。”主持人立即指出:“所以他(英国)的自由是假的。”

张友骅是台湾政论名嘴,常评论军事议题。他毕业于中国文化大学史学系,曾是陈水扁竞选台北市议员时的助选员,并于2004年1月与吴中纯共同主持超视《政治秘密档案》,因在政论节目中爆料揭露陈水扁贪渎弊案,由阿扁谋士转为反扁斗士。有些媒体将他与邱毅称为“揭弊双雄”、“爆料天王”。

港英政治部 最有效管治工具

政治部是港英政府最有效的管治工具,虽归警务处管辖,但政治部所拥有的特权却比警务处大,它可随时毋须任何手续进入工会、社团及私人住宅拉人,只要认为有可疑就行。所谓可疑者,指的是有破坏及危害港英政府管治的行为,甚至言论,他们都可随时执行任务。

政治部也肩负情报工作,总之,凡是在港的社团、工会及学校的有关活动,都逃不过其线眼。一旦与境外,尤其是中国内地有关系的活动及联系,都会受到最敏感级数的对待,政府高级公务员和警务人员尤甚。

英国人撤离香港前夕,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取消政治部这个部门,将所有政治部人员及家属遣散,同时让其无条件拥有居英权,政治部的所有档案、资料亦会全部运回英国。

张建宗:入境处按惯例不会公布签证审批理由

《金融时报》亚洲新闻编辑、FCC第一副主席马凯申请工作签证续期被拒,《金融时报》发表声明,称马凯只获7日旅游签证,入境处则未有解释。而政务司司长张建宗强调,入境处每日处理大批工作签证,按惯例不会公布理由给所有人包括申请人,与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做法一致。此外,据政府消息人士指,入境处审批签证时,不只是考虑当事人有无犯法。

马凯前晚乘机从曼谷到港,抵港后至少个半小时后才与女伴步出抵港大堂,声称不便评论,无回应传媒提问。

据港台报道,有政府消息人士称,不评论是否与FCC邀请“民族党”陈浩天演讲有关;入境处审批签证时,不只考虑当事人有无犯法。被问到马凯是否不符合工作签证有关对香港有贡献的条件,消息人士说,这是审批工作签证申请其中一项因素,但不评论马凯的个案是否有关。

持英国护照的人士可获免签证逗留香港180天,但消息人士指入境处审批申请时,若满意最长可发出180日签证,但若当事人不符审批条件,亦可不批准入境。

另外,至于马凯在港的继任人,有传媒昨日披露,根据《金融时报》内部公告,新的驻港记者将是Joe Leahy。Joe于90年代曾在《南华早报》工作,之后到印度工作,今次是再度返港。

借“新闻自由”制造风波,令人震惊

图:立法会议员毛孟静(右)亦在场示威\大公报记者何嘉骏摄

马凯(Victor Mallet)不获入境处批出工作签证续期,FCC、香港记者协会、独立评论人协会等团体昨到政府总部示威,指马凯工作签证不获续期令人震惊。但其实这些团体几乎都是少数人的俱乐部,政治立场偏颇,被批以“新闻自由”作幌子,代表不了新闻界。

FCC早前一意孤行,请“民族党”召集人陈浩天演讲,明显是为“港独”张目。虽然披着“记者会”的外衣,但FCC内部成员并非全由新闻工作者组成,另有三类非新闻工作者的人士亦可申请成为会员,包括:Associate(含专业人士、作家、商业人士等)和Diplomatic(外交人员)等。“占中十死士”之一、本职是基金经理的钱志健等人也是成员,甚至在其内部会议中参与决策。FCC有2400名会员,真正新闻工作者不足400人。

香港记者协会会员人数不足业界十分一,相当一部分是非从业人员,人数多年以来维持在548至643名之间,去年流失的会员更多达179名。记协声称致力维护新闻自由及新闻操守,但观乎以往发表的言论及新闻稿,立场有明显倾向,选择性发声是其一大特点,与反对派有关的就避重就轻。

记协代表不了新闻界

至于所谓独立评论人协会,更是由一班与反对派同声同气的评论员组成。早前非法“占中”发起人戴耀廷在台湾播“独”的言论,受到社会各界齐声谴责,记协、独立评论人协会都发表所谓“联合声明”为戴耀廷辩护。

另外,时事评论员刘细良在《苹果日报》发表评论声称:“马凯事件只是开始,今后更多国际人士会被禁入境,外媒被驱逐出境,大中小学规定升国旗听国歌要感动流泪,更多公民自由、新闻自由受限制。”

事实上刘细良被黎智英招揽在壹传媒任职期间,《壹周刊》和《苹果日报》曾多次牵涉伪造新闻,包括皇仁书院毕业生金思行沉溺考试及轰动一时的陈健康事件等。业内人士纷纷批评刘根本无资格谈论新闻自由。

有人“扻头埋墙” 冲击中央红线

香港外国记者会(FCC)第一副主席、《金融时报》亚洲新闻编辑马凯被特区政府拒发工作签证,特区政府的做法符合国际惯例。

但美国驻港领事馆、FCC、香港记协等纷纷跳出来,要求特区政府解释,说什么事件危害新闻自由和言论自由、中央收紧对港政策云云。

马凯被拒发签证,社会普遍认为与FCC坚持邀请“民族党”陈浩天播“独”,为“港独”分子提供平台有关。

“港独”违反宪法和基本法,对这类触动法律底线的人及组织,政府有权取缔及禁止在境内活动,所有主权国家都会对危害国家安全的人和事,作这种处理。

记协胡说什么马凯事件,是中央收紧对港政策、违反基本法,请问,回归初期,香港有人打正旗号宣扬“港独”吗?有人成立“港独”组织吗?FCC会邀请“港独”分子演讲吗?如果有,一样会处理,何来收紧之说!

宪法和基本法已有条文清晰地表达禁止一切分裂国家的行为,“红线”于回归前后一直存在;但2014年9月违法“占中”后,“港独”分子便站到政治舞台上,冲击中央红线。

中央对港政策没收紧,只是有人刻意冲击红线。情况就如一堵墙建在那里二十多年了,今天有人硬要“扻头埋墙”,事后反指为何在那筑墙?扭曲是非黑白,倒果为因,就是拒绝承认宪法和基本法。

大公原创,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