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打的与黄心颖激吻片段曝光许志安认衰 向妻子郑秀文道歉

2019-04-17 03:17:24大公报 作者:曾敏捷、周峻峯、温颖芝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许志安昨晚为“偷食黄心颖事件”紧急召开记者会,向在场媒体九十度鞠躬致歉 大公报记者何嘉骏摄

歌手许志安与艺人黄心颖在的士内激吻“出轨”影片昨日曝光,引发全城网上“洗板”。“人夫”许志安晚上召开记者会,痛哭流涕承认犯错,自认是个“坏咗嘅人”,又向同为歌手的妻子郑秀文道歉,他宣布即时暂停所有工作。该段被网民喻为“安心偷食”的片段,相信是的士内“天眼”所摄,引发市民对车厢内拍摄的关注。有大律师称,的士内安装镜头不属犯法,但司机向他人公开片段,则有机会触犯《个人资料(私隐)条例》。

“安心偷食”片段长约16分鐘,初段见到许志安、黄心颖和男友人同坐车厢后座。男友人建议先送黄心颖返家,但戴黑色口罩的黄心颖“爆粗”反对,许志安亦开声“撑”黄心颖,嘱司机开车往大坑。黄心颖获许志安和应后,亲密地搣了一下许的耳朵,一脸得戚地跟男友人说:“佢(安仔)送我返去呀。”然后跷实许志安手臂,整个人挨到许身上撒娇,两人更牵起手,并用手袋遮掩。   

开记招:我冇咗灵魂  男友人在大坑落车,二人“独处”车厢后座,表现更激情,黄心颖十分主动,隔住口罩锡了许一啖,然后除下口罩揽实许亲吻。由大坑到鲤鱼门的十多分鐘车程,两人一直十指紧扣,连环亲吻逾20次,其中一次更“激咀”超过一分鐘,完全旁若无人。“安心”车厢激吻短片昨日流出后,网上疯传,“安心”二人遭“闹爆”。 

许志安於昨晚七时召开记者会,身穿灰色上衣、黑色外套的安仔一脸憔悴,他先向在场人士作90度鞠躬数秒,之后坐下宣读声明,愈讲愈激动,痛哭流涕。他向家人、妻子郑秀文等人公开道歉,形容自己“做咗一件不可弥补、不被原谅嘅事”,并说“我呢一刻係冇咗灵魂,我係一个坏咗嘅人”,他又说,“我那晚的确是饮了好多酒,但我觉得饮醉酒绝对不是一个藉口去犯这些如此错的事。我非常之后悔,好难面对自己,接受不到自己”,并宣布即时暂停所有工作,以示承担责任。记者会全程约七分鐘,安仔宣读声明后,再作90度鞠躬达五秒,然后转身离开,并无回答记者提问。  “安心偷食”片亦令人关注到的士车厢安装闭路电视有否侵犯私隐。大律师陆伟雄称,在的士安装摄录镜头,视乎设置镜头位置及目的,若安装在显眼地方、不是集中拍摄私人位置,不构成犯法;但车厢内要有告示通知,司机需提醒乘客车内有安装摄录机,让乘客决定是否乘搭。

网民斥买卖片段“不道德交易”  

陆伟雄指,事件中的片段遭公开,可能违反个人私隐条例,甚至触犯刑事罪行。若车主驾驶的士期间,没通知乘客车内有安装摄录机而进行拍摄,由於是在马路行驶,是公众地方,可被控有违公德罪及公众地方行为不检,即所谓“偷拍”;若租车司机驾驶车行的士,作出上述行为,则可能被控有犯罪意图取用电脑。

除了关注司机公开片段有否触犯法例,亦有不少人关注的士司机的道德操守,网上流传许志安、黄心颖“偷食”短片以40万元卖出,更有传分三集、合共以150万元卖出;网民闹爆司机及买片传媒作“不道德交易”。

“安心偷食”引发全城“抽水”
 

“安心偷食”关係图
 


 

违《私隐例》最高囚两年

的士业议会义务主席熊永达表示,的士服务质素委员会早前已就车厢内安装行车摄录机有初步讨论,业界不反对安装,但强调不想有司机需要负责,如何储存和观看,需由政府人员规管及负责影片,“最好车主及司机都唔可以睇,有咩事就揾警方去睇”。

熊永达呼籲业界若遇上有关问题,应在执法人员面前打开查看,避免任何侵犯私隐问题。

个人资料私隐专员公署指出,的士属半私人空间,有别於其他公共交通工具,在的士车厢内安装摄影和录音装置以收集乘客的影像及声音,如目的是识辨该人身份的话,本质上已属侵犯乘客个人资料私隐。

若违反《私隐条例》,私隐专员可发出执行通知,指令资料使用者採取补救措施,若不遵守执行通知即属犯罪。违者最高可被判处罚款五万元和监禁两年,如罪行持续,可处每日罚款1000元。若有人认为其个人资料私隐受侵犯而蒙受损失,包括情感伤害,可根据《私隐条例》向相关的资料使用者申索,以弥补损失。

安仔个唱或叫停

图:黄柏高指作为公众人物,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大公报记者何嘉骏摄)

继2015年个人演唱会后,许志安本可望今年下半年重登红馆舞台,但“背妻偷食”事件曝光后,其阔别四年的个唱势将叫停。许志安的经理人公司太阳娱乐文化董事总经理黄柏高昨日发声明称,作为公众人物,必须有恰当行为,亦要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今次许志安严重的过错,公司的立场会即时暂停其所有工作。

郑秀文Sammi未就丈夫许志安“偷食”事件作回应。她的世界巡迴演唱会香港站将於七月开骚,最贵一张门票被传炒至九万元,昨日突然爆出许志安与黄心颖出轨一事,Sammi的不少粉丝都担心她未必能应付压力继续筹备个唱。

妍之有理:苹果的救命草

文丨屈颖妍

昨日全城焦点,竟然不是巴黎圣母院大火,而是艺人许志安、黄心颖、郑秀文、马国明的八卦新闻。据说,那段许志安和黄心颖车内亲热片段传出后,“黄心颖”在Google Trend的累积搜寻已超过20万,而“许志安”更高达50万,问鼎热搜榜首,反而震撼全球的巴黎圣母院大火的搜寻,才五万而已。  

偷拍片段源出於黄媒《苹果动新闻》,有传言说,是司机把片段卖给《苹果》,价格150万。  

大家吃着花生,为郑秀文抱不平,为许志安宣布为此退出娱乐圈叹息,却忘了算一笔帐,此风何来?  其实早前《苹果日报》已有广告招徕“爆片爆相”,“有料到”的话,一张相甚至可值十万。

壹传媒用钱买新闻已非今日之事,1998年10月,上水天平邨发生一宗伦常惨案,男主角陈健康因在深圳包二奶引发家变,陈妻一怒把两儿子从住所抛落街,再跳楼自杀身亡。当时香港的媒体都争相追访陈健康包二奶的细节,《苹果日报》及《壹週刊》为了争夺独家新闻,向陈健康提供5000元召妓及支付他北上开房的一切费用,并拍下独家照片,目的,就是製造一个“世纪贱男”的故事。  

事件引起公众哗然,记协那时大概还未成为黎智英的门生,第一时间扑出来义正辞严谴责,社会也开展了传媒道德操守的讨论。《苹果日报》老闆黎智英当时就为买新闻的劣行公开致歉:  

 “本人及《苹果日报》编採部管理层甚感不安与歉疚……(我们)求胜心切,造成哗众取宠之后果,犯此大错,实在罪过。”   21年前的社会伤害,原来一直蔓延,那篇洋洋洒洒的道歉信,不过是种掩眼法,当一个媒体公开卖广告说要“买新闻”,已清楚表示,那只是一盘生意,那还算媒体吗?  

如果那150万传闻是真的,老实说,不贵。《苹果日报》的网上版最近需要登记才能看到,迟些可能转为收费网站,很多人一看到要填个人资料,立即却步,我相信,这阵子苹果的点击率一定大跌。加上近日国家领导人梁振英带头发起杯葛行动,呼籲广告商不落广告,《苹果》这阵子,看来已进入ICU阶段了。於是,那条许志安片,就是让《苹果》起死回生的灵丹妙藥,150万买一条救命草,不贵。  

然而,那位偷拍的司机、那些爆片的编採,你们都没家人吗?毁掉别人家庭来赚的钱,你们用得安乐吗?此风不可长,当世界已烂到你偷拍我,我偷窥你,然后把偷窥别人的私隐拿去卖钱的时候,这社会还有道德可言吗?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