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点击香江/反对派“政变”成真 香港“立会民主”变质/屠海鸣

2019-05-15 03:17:2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上周六在反对派暴力的阻挠下,立法会修订《逃犯条例》法案委员会会议被腰斩。昨日,石礼谦再度主持会议,反对派仍然阻止开会,不仅提前强佔主席台,还自备大声公抢“话语权”;“山寨版主席”涂谨申抢先“主持会议”,并围困石礼谦,阻止其主持会议,再次导致会议腰斩。

  涂谨申是一个十足的A货,现在却冠冕堂皇地“居庙堂之上”,一次又一次以“非法会议”逼停“合法会议”,俨然将“政变”成真!试问:这难道是香港市民所希望看到的“民主”吗?反对派议员僭越规则、辱骂特首、暴力袭击、逼停会议,无所不用其极,使立法会莊严的议事大厅变成了香港最醜陋的地方,给民主抹黑,令港人蒙羞,让“东方之珠”黯然失色!

  “政变”成真,市民不可轻视

  说涂谨申及反对派所为形同“政变”,也许有人会认为言过其实,但近来发生的事印证了其“政变”本质。

  在一个有规可循的体制内公然违反规则,此为“政变”特征之一。立法会有清晰的议事规则。按规则,涂谨申先以“最资深”身份获得主持法案委员会会议的权力,但在其主持下,两次会议历时四小时未选出正副主席。鉴於此,立会特别内务委员会就“是否同意由石礼谦取代涂谨申主持修订法案委员会”进行投票,获得超过半数议员支持。石礼谦遂成为合法的会议主持人。涂谨申见大事不好,竟在议员人数未过半、且“四无”情况下擅自主持会议,并选举自己为“主席”。

  在一个立法机关的会议室,“山寨”竟然逼停“正版”,此为“政变”特征之二。上周六和昨天,石礼谦主持的两次会议均被反对派议员逼停。修例草案提交一月有余,法委会正副主席尚未选出,更无法讨论修例具体细节,立法会已经瘫痪。反对派“以邪压正”,完全不择手段。

  在众目睽睽之下,“尊贵议员”公然动粗施暴,此为“政变”特征之三。议员是市民依法选举产生的,都是民望高、文明素质高、法治素养高的“三高人士”,然而,反对派议员所作所为竟与流氓无异!在上周六的立法会会议室裏,陈志全、区诺轩、朱凯廸等飞扑抢咪、打人、拍枱,造成多人受伤;在上周四的立法会特首答问会上,“民主党”主席胡志伟竟当众公开辱骂特首“八婆”、“唔死都冇用”,且至今不肯道歉。

  反对派破坏立法会议事规则,以“非法会议”逼停“合法会议”,致使立会完全丧失议事功能,无论从手法还是从后果看,都已具备“政变”的基本特征,市民不可轻视!

  “民主”变质,纠错势在必行

  基本法确立了香港行政、立法、司法相互独立、相互制衡的政治架构,赋予立法会制定、修改和废除法律的宪制责任。然而,修例草案提交月余,立法会至今无法履行宪制责任。香港的“立会民主”已经变质,纠错势在必行。

  如何推动立法会审议修例草案?前立法会主席曾钰成日前表示,召开法案委员会会议的本意是提供机会予官员及议员商讨法案,提高运作效率,立法会并无规定审议草案需经法案委员会,过往亦有不少例子是直接将草案提上立法会大会恢复二读,草案可“直上大会”。可谓真知灼见!

  如何遏制“立会暴力”?立法会的条例订的非常明确:在立法会或任何委员会举行会议时,引起或参加任何扰乱,致令立法会或该委员会的会议程序中断或相当可能中断,即属犯罪,可处罚款一万元及监禁12个月,如持续犯罪,另加每日罚款二千元。条例还规定“干预议员、立法会人员或证人”,任何人袭击、妨碍或骚扰任何前往或离开会议厅範围,或在会议厅範围内的任何议员;或袭击、干预、骚扰、抗拒或妨碍任何正在执行职责的立法会人员等,即属犯罪,可处罚款一万元及监禁12个月。仅据此两条,可依法追究反对派议员的法律责任。

  上周六会议后,立法会主席梁君彦表示,对会议出现严重的秩序问题“深感痛心”。他呼籲不同党派议员即使对条例草案有不同意见,都应该以理性态度及和平手法去参与审议工作,以履行议员的职责。“痛心”与“呼籲”固然必要,但唯有依法追究反对派议员的违法责任,才是有效遏制“立会暴力”。

  风云变幻,思虑更须长远

  儘管反对派的“立会政变”和“立会暴力”实在离谱,但某些国家对这些明显违反民主理念和法治精神的行为视而不见,却批评特区政府修例是“压制港人自由”。何也?从世界大格局看局部小衝突,才能看清其中的奥妙。  

  随着中美贸易谈判暂时破裂,中美对抗升级。中美贸易战看似“要钱”,实则“要命”。作为“世界老大”的美国,始终将“老二”视为对手,击垮或驯服“老二”是其不变的大战略。过去一个世纪,美国成功地击垮了前苏联,驯服了英国、日本,中国现今已成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儘管向美国释放善意,但躲不过。从孟晚舟被捕、美国重新定位与台湾关係、美军军舰不断骚扰南海等事件可以看出,美国对华的打击是立体式、全方位、不间断的。在这个大背景下,香港就成为美国给中国添乱的一枚重要“棋子”。过往,一些反对派议员与美国民主基金会的勾连,众所周知。这几天,一些爱国爱港人士指出,反对派的动作完全是在向幕后“金主”邀功,完全一针见血!

  “立会政变”成功,“立会民主”变质。反对派这一步跨得很大,善良而天真的市民不能再被表象蒙蔽,须从世界局势风云变幻的大局,看到香港深层次的危机,思虑须更长远!

  (本文作者为港区全国政协委员、香港新时代发展智库主席)

  註:《大公报》独家发表,如有转载,请註明出处。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