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 外国势力策动港版暴动\龚之平

2019-06-13 03:12:23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反对派反《逃犯条例》修订,至昨日终於演变成一场严重的暴动。数千名暴徒有预谋有组织有计劃的衝击下,警方被迫採取行动,确保了立法会的安全以及社会的整体安宁。然而,面对如此严峻的安全形势,面对多名警员因暴力衝击而严重受伤,市民不禁要问,到底是谁在操纵这场严重骚乱?

  草蛇灰线,伏脉千里。种种证据显示,以美国为首的外国势力是幕后元兇。这些势力早在今年2月已经吹响了反修例的集结号,在这几个月裏,美国、英国、欧盟、加拿大、德国等纷纷通过会见反对派政客、发声明或官员言论干预香港修例工作,而美国从官方机构到非政府组织各种声明干涉更是多达40多次,干预之早、力度之大、频次之密,近年罕见。不仅如此,外国势力更作出了三方面配合:包括为暴徒提供保护伞、威胁制裁香港并为反对派造势、利用Facebook、Google配合动员。

  昨日触目惊心的骚乱,以及行动如军事指挥一般的示威暴徒,一连串的事实都在说明,外国势力正在操控着一场新的大规模反政府运动。其针对的已经不是修例,而是企图全面瘫痪政府管治,迫政府就範,从而夺走香港的管治权,全港市民对此必须保持高度警惕。

  规模及动员是“佔中”翻版

  2014年的非法“佔领”,能够在短时间内发动如此大型的街头政治运动抗争,组织如此大量的物资补给,并且令到各反对派政党完全听命於学民思潮和学联调动指挥,这一切如果没有外国势力在背后指挥,根本不可能做到。在“佔领”期间担任美国国防部顾问的白邦瑞(Michael Pillsbury)在接受访问时,亦亲口承认美国政府有份介入行动,又指美方有份透过美国国家民主基金会(NED)提供数以百万计的资金,协助香港推动“民主”。大量的证据亦已证明美国是如何介入“佔中”。

  而此次反对派发动的反修例事件,论规模及动员力度绝不亚於当年的非法“佔中”。过去数日,在多个网上讨论区以及社交群组中,充斥着大量煽动包围立法会、堵塞主幹道、袭警乃至抢枪的讯息,甚至是製作汽油弹等武器的指南,有的群组人数高达两万人之多。前晚开始,示威者开始在湾仔、金鐘等地囤积食水、乾粮等“战略物资”。从昨日所见,什麼人提供物资、什麼人提供接应、什麼人负责衝锋、什麼人负责运送……显然经过“专业人士”的指点与训练,与一支军队别无两样。现场数以万计的示威者,头盔、工具、兇器等等,装备之齐全、部署之严密,堪称前所未有,如果没有巨大的资源投入,何以出现?

  不仅如此,此次反对派行动所针对的不是一条法例修改,而是要在香港发动一场暴动。6月9日以“白衫”为标认、6月12日以“黑衣”为标识,这样的政治符号与2014年的“黄雨伞”是如出一辙。以往美国在世界各地策动的动乱,都有一套模式和方法,包括在事前派出美国中情局人员,以商人、留学生、旅客、义工等身份进入目标地区进行渗透;发动之前收买的政客、知识分子全部出来,由他们号召对社会现状不满的人加入抗争;与西方媒体配合,反覆宣传抗争是因为社会不公平不公义所致;甚或煽动一些暴徒,以武力挑衅警方,迫使警方使用武力。在过程中更会不断发动当地政客到美国、欧盟、联合国陈情,令目标政府受到国际制裁。这一连串操作,眼下正逐步在香港上演,而外国势力在整个部署中更扮演着操盘的角色。

  明火执仗干预香港事务

  风起於青萍之末,浪成於微澜之间。有人说过,当陈方安生高调与美国政要会面之时,那一年香港一定有大事发生。2014年4月,陈方安生与李柱铭访美,与时任副总统拜登会面,整个过程在秘密情况下进行,接着那一年“佔中”爆发。今年3月22日,陈方安生又联同莫乃光及郭荣铿应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邀请访美,不但与委员会亚太资深官员会面,及后更与美国鹰派代表副总统彭斯会面,数月之后的昨日,又一次暴动出现了,两者难道只是巧合?

  美国驻港总领事唐伟康早在2月底已经开始连番表示反修例立场,到了陈方安生访美后,外国势力亦由酝酿期进入动员期。香港反对派政客络绎不断的到外国“唱衰”修例,各国领事、外国机构也开始密集式就修例向特区政府施压。

  3月29日在特区政府剔除九项罪类后,香港美国商会发声明称这不足以缓解他们的“严重忧虑”,并“强烈相信”修例安排会减低国际企业考虑在香港设立区域业务基地的吸引力。4月4日“美国国会及行政当局中国委员会”(CECC)主席麦考文和国会议员鲁比奥发声明称《逃犯条例》若修例成功,会“侵蚀”香港法制中心和商业中心的声誉。同样在4月初,美国驻港副总领事何志更是直接称,对当时有超过一万名香港人上街示威抗议“感到高兴”。4月25日美国国务院发表声明,称美国和其合作夥伴会“密切监察”香港修订《逃犯条例》。5月4日唐伟康再次指香港特区政府对於香港社会和国际上对修例的关注“视而不见”。5月7日由反华政客主导的“美中经济与安全审查委员会(USCC)”发表报告称,《逃犯条例》的修订令美国有需要审视是否鼓励美国商人来港做生意,甚至会影响美国《香港政策法》。一时之间,彷彿黑云压城城欲摧。

  全方位操控煽动严重暴乱

  到了6月9日的反修例遊行以及暴力衝击立法会行动的关键性战役,外国势力更加全力介入,做了三方面动员工作:

  一是为暴徒消除后顾之忧。德国在几个月前,突然向两名被香港警方通缉的暴动罪犯黄台仰和李东昇提供难民庇护,两人不但在2016年“旺角暴乱”中触犯暴动罪而弃保潜逃,两人更是“港独派”及暴力衝击路线的标志性人物。德国在这个敏感时刻的举动,客观效果是为激进分子提供了保护伞,就算将来触犯如黄台仰两人的罪行,也可以得到德国庇护,变相是鼓励了激进分子更加无后顾之忧的策动暴力衝击。这次反修例迅速演变成暴乱,与外国势力的煽动、包庇明显有直接关係。

  二是美国在修例一役中愈益有恃无恐,不但口头声明干预,近日更提出具体威胁行动,美国国务院在反修例遊行后回应指,对於允许疑犯引渡到中国表示严重关切,并警告此举可危及华盛顿对香港提供的特殊地位。这个赤裸裸的干预言论,随即引起反对派的欢呼雀跃,反映美国已经公然为反对派的反修例鬥争提供支持,全力配合。

  三是利用社交软件配合反对派动员。香港市民常用的Google地图,在遊行当日竟然为遊行造势,问题在於:一,Google地图一向只标示地点名,不标示活动,何以突然在6月9日的反修例遊行标示遊行地点?二,“反恶法”、“反送中”是反对派对於修订的攻击和抹黑,Google地图竟然照单全收,反映Google地图不但认同这个遊行,更利用其程式去宣传、鼓吹这个遊行,不但为反对派造势,更是赤裸裸的干预香港事务。

  Facebook同样在这场风波中扮演不光彩的角色。一直以来Facebook都强调大力禁止假新闻,带有煽动性、挑衅性、製造仇恨的报道都会被一概禁止。但在这次修例风波中,不少反对派及支持者不断在Facebook上散播各种无事实根据的假新闻,例如在遊行前夕发生“燃烧弹”事件,不少反对派支持者以至杨岳桥都藉此大做文章,含沙射影指是特区政府自编自导。这些毫无事实根据、带有误导性以至诽谤性的帖子,Facebook竟然完全没有处理;一些反对派人士公然在网上恐吓官员及建制派议员,有激进派组织甚至在Facebook上进行暴力动员,但Facebook却听之任之,任由他们利用Facebook作攻击抹黑、暴力动员的平台。Facebook选择性的不作为,令人质疑是有意配合反修例行动担当外国势力的舆论打手。

  6月12日的严重骚乱说明,在这场修例风波中,外国势力在这次风波中由以往的幕后操盘,走到前线指挥;由以往的发声干预,到现在有具体行动,足以说明这场修例风波背景并不简单,目的不单是要迫政府撤回修例,更藉此瘫痪政府,重击管治威信,在香港社会掀起连串政治风浪,以配合美国对中国的贸易战打压。这是一场巨大的政治角力,关係香港的长治久安和繁荣稳定,不论是特区政府和建制派都没有退后和让步的理由,只有打赢这场修例战,香港社会的安宁稳定才会有保障,香港市民的安全利益才会有保障。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