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港闻 > 正文

冲击立法会暴徒真面目曝光 曾集体欺凌禁锢市民

2019-07-05 03:02:2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立法会大楼於7月1日被暴徒疯狂破坏,他们分别由立法会添美道玻璃侧门出入口、俗称“煲底”示威区两道卷闸,以及靠近添马公园的一道细小玻璃门,一共四个缺口攻入立法会;其中添美道玻璃侧门最先被冲击。当日中午一时十分左右,一名手持铁通、头戴adidas黑色cap帽口罩男子率先动手,先后攻击打破四道玻璃,为暴徒攻入破坏立法会揭开序幕。有图有真相,还原真相揭示暴徒的真面目,他们的暴行铁证如山,不容抵赖!

击爆四窗

7月1日中午一时十分,一名手持铁通、头戴黑色cap帽口罩男子,情绪激动走到立法会添美道侧门出入口玻璃前。未几,口罩男用力以铁通“凿”向立会玻璃,玻璃马上出现如蜘蛛网裂纹,为整场冲击立法会事件揭开序幕。此暴徒於此处共打破四道立法会侧门玻璃窗。

涂污区徽

暴徒攻入立法会后大肆破坏,图中此人用喷漆涂污区徽。

毒粉撒警

有暴徒将石灰弹从外由洞口掷入立会内,随即烟雾弥漫。清晰可见大部分警员没戴上如防毒面罩等防护装备,有警员被石灰弹攻击后,马上用清水洗面,状甚痛苦。

撕基本法

暴徒站在主席位前,在众目睽睽下,撕掉手上基本法。

闯入立会

暴徒打开示威区卷闸缺口,一拥而上,有暴徒手持铁板及自制木造盾牌入内。首个闯入者是图中手持蓝色路牌作盾牌之暴徒。

铁栏强攻

暴徒预先准备多种攻击武器,如图中男子利用三角铁架暴力冲撞立法会玻璃窗,造成严重破坏。

撼穿玻璃

7月1日中午一时二十五分,暴徒展开玻璃爆破行动后,一班戴上头盔口罩暴徒一拥而上。下图两名暴徒有份合力推动“铁笼车”撞穿立法会玻璃门。

集体欺凌禁锢市民 “口罩党”衰过黑社会

满口“民主”、“自由”的口罩狂徒,於七一暴动当天,在夏慤道将“非我族类”的市民禁锢、箍颈强行拍照示众,甚至五十多人粗口谩骂围困一名中年汉等。一幕幕如黑社会般的“烂仔”行为,显示了这些所谓“义士”的野蛮和毫无人性,其行径令人发指。有注册心理学家表示,这些欺凌、破坏及自毁行为被“美化”,令表达诉求走向极端,造成社会危机。

七一当日夏慤道暴乱现场,若有市民拍摄,即被口罩帮纠众行私刑般街头禁锢、扯衫抢手机,甚至欺凌玩弄。有女博客日前上载两条於七月一日在夏慤道拍摄的片段,如实记录了一班暴徒对年幼市民的欺凌行为。

纠党恐吓异己

一条长约6分24秒的片段,片段开始见到一名穿蓝衫戴眼镜身形矮小,没戴口罩的年轻男子,惶恐地被七至八名口罩“义士”围困,他们当有中一人以手机拍摄欺凌过程,另一名穿上“自由西”黑衣,戴口罩的曲发男,一手搭住蓝衫男子的膊头,要求看他手机拍摄的内容,并称看完可释放他离开,正当蓝衫男子犹疑之际,曲发男与另一名口罩男,左右挟制住他,半拖拉走至路壆,其他人见状并大声号召“大家一齐嚟倾”,召唤更多口罩“义士”加入欺凌。

只见身材矮小的蓝衣男子,被多人轮流伸手拍打他的头,状甚痛苦,其中一名口罩男更边拍打边嘲笑说:“好耐无见,‘鹌咕咕’”,旁述片段的女博客忍不住骂道:“十足十以前蛊惑仔年代,恰一个男仔”。

然而这班口罩“义士”意犹未尽,再拿出一块写上“keep calm, don't shoot”(警察冷静,切勿开枪)的纸牌,强行要蓝衫男子拿着拍照示众。

该被欺凌的男子欲挣脱,却被四至五名身形魁梧的口罩“义士”,以左、右两臂紧箍着双手,令他动弹不得,本来已垂头的蓝衫男更被他们强行抬起面,附上纸牌拍下相片,女博客看到此刻画面骂道:“你睇咩人,争取和平?争取民主?你自己有道理点解唔同人倾,要大虾细,人多虾人少嘅手段!”

围困辱骂路人

另一片段亦是同日拍摄得到,一名市民被约五十名黑衣口罩帮围困,约四分钟片段见到该市民一直被口罩帮粗口谩骂,又被人手指指呼喝:“香港系咪你屋企”,该市民回答:“香港系我屋企,但系你哋理念我唔系一定要buy。”在旁的一名黑衣人则鼓噪:“你唔支持唔好企喺度。”惟当该市民欲离开,却被四至五重口罩帮组成的人链,重重包围,不准他步离半寸,女博客此时旁述:“你要围住人,又唔畀人走,呢啲行为叫非法禁锢。”孤身一人的市民不发一言,被长时间围困辱骂。

女工说一句话遭抹黑 示威者滋扰恐吓花店

口罩狂徒不止欺凌市民、警员、即使立场相同的“同路人”,亦惨被成为发泄对象。早于6月17日首名示威者自杀,反对派将其自毁行为“烈士”化,太子一间花店女工说一句可惜却被网络抹黑,花店顿成为示威者的欺凌对象,老板娘承受不了压力,最后无奈炒掉该女工平息事件。

老板无奈炒人平息事件

老板娘李小姐指是一场网络欺凌,当日她是义赠白花予市民到金钟悼念,不明白女工一句“死咗,真可惜”,被抹黑为“死多两个就啱”等说话,花店被网民贴图,鼓吹纠众“大家去呢度唱圣诗”。老板娘指她已网上发声明澄清,惟激进的示威者依然频频打电话到花店狂爆粗口,甚至恐吓:“听把声系二十岁以下嘅年轻人,好偏激”,她说有年轻女子刻意到花店欲找该名女工,老板娘最后只好将这名做了三个月的员工辞退,平息事件:“系好无奈,担心佢安全问题,示威者咁做系一种压力宣泄。”

专家:美化暴力极危险

示威者由最初反修例游行、演变为网络欺凌、冲击警总、毁立法会,到自杀自毁等种种偏激行为,香港心理学会注册临床心理学家鲍伟豪指示威者已由原先诉求的动力转移为情绪发泄,坊间“美化”示威者种种日益激进的行为,会令他们慢慢觉得破坏行为,包括伤人、伤己及破坏公物是正确,是非常危险,他建议相关人士停一停,冷静一下,若发现情绪不稳应暂停接触相关资讯,寻求专业协助。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