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公评世界\英国老狐狸被特朗普揪住了尾巴\周德武

2019-07-11 03:03:4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英国驻美大使达洛克辞了!有点意外,但也在意料之中。毕竟纳入到特朗普的法眼,没有几个能安身的。特朗普在推特上连续向达洛克开炮,称其“在华盛顿不受欢迎”。“不受欢迎”在外交中具有特定含义,这等于是特朗普给这位大使下逐客令了。与其呆在华盛顿不受待见,还不如一走了之,给美英关系及时止损也不失为明智的选择。

特朗普如此生气,也不能全怪美国总统。毕竟全世界对特朗普的认知还停留在多变、善变和易变及不靠谱这个层次,但达洛克在发回的外交电文中,形容特朗普“无能”、“不称职”,把对特朗普的评价下拉一个档次,实在是让人大跌眼镜。

英国作为国际舞台长袖善舞的老狐狸,居然因为外交密电的外泄,让特朗普揪住 “尾巴”不放,这个剧本播出来还是让不少人对英国的治理水准多了几分疑问。尤其令特朗普不快的是,英国政府还在为达洛克辩护,英国需要驻外大使的“开诚布公”,文翠珊首相还称赞达洛克“值得信赖”,这让特朗普颜面扫地。于是,特朗普迁怒于文翠珊,指责这位首相不听他的话,把脱欧的事搞得一塌糊涂。英国媒体认为,这是自1956年苏伊士运河事件以来美英关系最差的时期。

美国曾是英国的殖民地,两国都是盎格鲁撒克逊民族的正宗继承人。中国著名社会学家费孝通曾经对美国人的心理作过形象的比喻,称美国是欧洲“负气出走的逆子”,既然离家出走,就要用自己的开拓和创造,混出个模样让老爸看得起。美国的制度其实并不是什么原创,而是开国者们吸收了欧洲老祖宗制度设计的优点。独立战争之后美国开打内战,最后终于达成了美国发展方向的共识,让南方种植园主靠边站,北方资本主义在广袤的美洲大地开花结果,“1885年美国工业生产超过英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基辛格《大外交》语,比中国共知的1894年份早了近十年)。但是英国没有选择与美国开战,而是选择接受美国的崛起,把主要精力放在了遏制另一个快速崛起的强国──德国身上。美国在二次世界大战中,均选择了站在英国一边,共同抗击日尔曼民族的傲慢、无知与狂妄。但二次世界大战也把英国送上了手术台,日渐衰弱的英国(父亲)如今只能寄居在美国(儿子)的屋檐下,英美这对特殊关系成为国际关系中一道独特的风景线。自1956年苏伊士运河事件之后,英国一直扮演着美国政策追随者的角色,在欧洲俨然成为美国的代言人。

近几年,美欧关系渐行渐远,美英关系的缝隙也在日益扩大。尤其是在对待气候变化、中东以及中国崛起等问题上,英国有意与美国拉开距离。前外相约翰逊入主唐宁街只有一步之遥。他口无遮拦、语不惊人死不休的风格让许多英国人对他充满了恐惧。尤其在脱欧问题上,更是让留欧派如鲠在喉。

这位同样出生于纽约、不修边幅、头发如鸡窝的约翰逊最近收敛了许多。在前天保守党党魁之争的电视辩论中,主持人反覆追问如何看待达洛克大使的政治前途。外相何俊伟迅速表明态度,他若担任首相,“会让达洛克留任”。而约翰逊始终顾左右而言他,对达洛克的去留不置可否。

作为脱欧的坚定推动者,约翰逊与达洛克不是同路人。达洛克的反脱欧立场显然不是约翰逊相中、继续扮演美英联络人的合适角色。与其达洛克等着被调回,还不如主动辞职,留得个反特朗普斗士的英名。毕竟特朗普这两年多以来对英国政局指手画脚的事做得多了,上至首相之位,下至伦敦市长,特朗普对这些人事安排都要发表意见,让英国人十分尴尬。虽然脱离欧盟后的英国不求于美国,但是特朗普对英国骨子里透着的不尊重还是让他们无法接受。

特朗普对达洛克的不依不饶和睚眦必报的性格特征,让人们对特朗普与约翰逊两人的相处捏了一把汗。

翻翻旧帐,约翰逊对特朗普在反移民政策上也有过激烈批评,称特朗普“完全疯了,表现出惊人的无知,不配做美国总统”。在特朗普访英期间,这段话还被反特朗普的人士投射到伦敦最著名的建筑物大笨钟上。未来特朗普会不会拿约翰逊的这段话说事,也是巨大的未知数。

对于约翰逊来说,保守党的这场辩论对投票结果已无关紧要,紧要的是一边要解决好脱欧问题,另一边还得设法修复美英关系。正像宋代诗人杨万里所写的,“正入万山圈子里,一山放过一山拦”。表面上看,英国可以摆脱留在欧盟的烦恼,但接着还有更多的问题横亘在英国人面前。

特朗普已多次向约翰逊送去了橄榄枝,并鼓动英国赶紧离开万恶的欧盟。特朗普希望约翰逊能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与他一起开着反全球化的民粹主义大船在世界横冲直撞,但这是英国需要的方式吗?

过去未过,未来已来。昨天的阳光晒不乾今天的衣裳,不想脱欧的人正在抓狂;美英关系留下了深深的创伤,一走了之的达洛克留下了一地鸡毛。离经叛道约翰逊啊,有人说你是“邪恶、小丑、种族主义的偏执狂!你到底是英国的灾星,还是帝国的希望?全世界带着不安,脸上又多了几分迷茫。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