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公评世界\从全球口罩荒到粮食荒还有多久\周德武

2020-02-15 04:24:18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2020年开局不顺,不期而至的新冠肺炎疫情让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口罩变成了战略稀缺品。“猪肉没有想到居然败给了口罩。口罩没有想到自己居然成了年货”。

  中国是世界上最大的口罩生产国和出口国,年产量佔全球的半壁江山。在正常情况下,中国每天可生产2000万隻口罩。在世卫宣布新冠肺炎疫情成为“国际关注的突发公共卫生事件”后,口罩的需求量是正常水平的100倍,价格则翻了20倍。北美、欧洲及中国周边国家的口罩也都脱销。法国昂格尔市DOLIMIHOEN公司年产量只有1.7亿隻,而现在手头的订单超过5亿隻,即使24小时开足马力,也难以满足市场需求。日本尤妮佳公司的订单也比平时多了10倍。在这种情况下,许多国家出台了一系列管制措施,一方面打击囤积居奇,加大对哄抬价格的处罚力度,另一方面则进行出口战略管制。包括香港在内的全中国在国际市场的採购变得异常困难。

  前几年,社会上一直流行一种说法,“有钱还怕买不到东西,资本家会放着生意不做”?血淋淋的教训一再告诉我们,一手交钱一手交货,那是和平年代的常规思维。但在非常时期,这个逻辑就会四处碰壁。例如,中美贸易战开打,很快就延烧到芯片领域,美国使出撒手锏,直接掐断中兴通讯的零部件供应,让这家公司“认罚”十多亿美元。美国同样让华为出现了断供危机。好在任正非拿出了B计劃才化险为夷。但是,我们又有多少公司有备胎呢?

  从芯片至口罩,虽然技术含量不同,但一旦成为战略工具的时候,同样具有致命性。口罩的短缺,我们可以动员汽车厂商改装生产线,但比口罩更重要的则是粮食安全问题。粮食的自给率直接关係到一个国家的主权,一旦粮食被别人卡了脖子,将关乎国家的生死存亡。口罩的产能恢复及提升在一个月内就可以搞定,而粮食生产周期则长达四个月。一旦粮食出现危机,这个刚需所产生的世界性恐慌将远远大於一次疫情所产生的衝击。

  一位著名经济学家曾经说过,一旦粮食减产30%,而粮价的上涨绝不是30%那麼简单,而上涨百分之几百都不应感到惊讶。美国前国务卿基辛格说过,“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可见,粮食是地缘政治博弈中的一张王牌。正因为如此,这几年中国领导人反覆强调,要把饭碗牢牢端在自己的手中。即所谓手中有粮,心裏不慌。

  2018年《中国的粮食安全白皮书》指出,我国2018年粮食产量近6.6亿吨,是1949年的6倍,人均佔有量达到470公斤,高於世界的平均水平。其中,穀物产量达到了6.1亿吨,佔粮食总产量的90%,穀物的自给率超过95%,而进口的农产品则主要是品种调剂。据统计,2018年中国进口了2000多万吨穀物和8000多万吨大豆。据农业部测算,2020年中国粮食产量的缺口将达1亿吨以上,可见,中国把粮食进口控制在5%以下的目标越来越有难度。

  新冠肺炎疫情让全世界揪心,而2020年的粮食生产前景也极不乐观。上个世纪的90年代,国际社会就“谁来养活中国”有过广泛的争论,随着中国从温饱步入到小康,这个问题不再成为焦点。但口罩危机告诉我们,拥有14亿人口的大国,在危机出现的时候,“谁来供应中国”的问题始终在国际上找不到答案。在东亚国家中,中国的粮食安全系数排在日本和韩国之后。从这个意义上说,中国的粮食安全并没有太过乐观的资本。

  自去年以来,全球气候异常现象尤为突出,澳洲多年的旱灾导致百年不遇的山火,而离澳洲最近的南极洲2月9日的最高气温高达20度,创下历史新高。而70年未遇的蝗虫灾害正在非洲东部及南亚地区肆虐。肯尼亚、埃塞俄比亚和索马里的蝗灾,正威胁着数百万人的生命,可能引发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而这些蝗虫现在已经进入印度和巴基斯坦。印度的拉贾斯坦邦,超过30万公顷的农作物被蝗虫摧毁,不得不向印度总理莫迪发出了求援。虽然印度是个素食主义大国,70%的人以素食为生,近年来,印度一直是重要的粮食出口国。而去年的乾旱使洋葱大幅度减产,作为印度饮食中的刚需,价格上涨了两倍,老百姓怨声载道。如果这次蝗灾问题得不到有效解决,则有可能导致粮食歉收,恐会引发全面通货膨胀。巴基斯坦也已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以应对眼前的蝗祸。

  近景可忧,远景更值得思虑。联合国做过一个统计,到2050年,全世界必须增产70%的粮食,才能餵饱届时已达90亿人口的地球居民。人口快速增长,但土地面积和淡水资源却无法增多,而世界上38%的穀物和74%的大豆是用来餵养牲畜的,而这些穀物足以养活20亿人口。除非人类调整饮食结构,否则粮食安全问题将更加突出。2019年《全球粮食危机报告》指出,全球仍有1.13亿人口受重度饥饿影响,另有1.43亿人距离重度饥饿也就一步之遥,可见实现零饥饿的目标任重道远。

  从口罩危机中,我们隐约感到,在海外建立粮食生产基地,以解决中国土地不足的问题,则是一条危险的道路。俄罗斯、南美以及非洲一些地方确有大量的土地尚待开发。在平常期间,通过大型农业项目来推动这些地区的开发,固然有解决全球粮食短缺的作用,还可帮助中国每三、四年休耕一年的目标,对逐步恢复我国的地力也有辅助作用,但把这个构想纳入到中国的粮食安全规劃中,只会陷入歧途。关键时刻想把这些粮食运回国内几乎不可能实现,从口罩荒中,我们已清晰地看到了这一点。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曾经向全中国人民保证,2003年SARS的悲剧不会在中国重演,因为国家已经建立起了一套传染病监控网络系统。但残酷的现实印证了这些专业人士的话多麼不靠谱。粮食战争早已悄然展开。我们更需要清理家底,看看从种子到化肥、从农藥到战略收储,是不是都落到了实处?守住18亿亩的土地红线,真正健全粮食应急保障体系、完善粮食预警监测体系,应当是我们从新冠肺炎疫情中吸取的另一深刻教训。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