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公评世界/全球疫情恶化只是美国股市大幅修正的藉口/周德武

2020-02-29 04:24:04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新冠肺炎疫情在全球蔓延,遍及世界五大洲。尤其是韩国、日本及伊朗与意大利均出现重大险情,境外新增感染人数连续两天超过中国本土,原本是风暴中心的中国反而面临“疫情倒灌”的巨大风险。

  股市是衡量全球恐慌程度的晴雨表。全球资本市场成为惊弓之鸟,尤以美国为甚。至北京时间28日晚11点止,道指本周连续大幅度下挫,累计下跌4200多点,跌幅超过14%。美股下挫也让特朗普的印度之行心不在焉。虽然他在南亚不断喊话,认为美国的疫情不严重,称股市下跌不是担心疫情失控,而是害怕桑德斯当上总统。2月25日的《华尔街日报》发表社论也在呼应特朗普这个说法,“如果2020年的全球经济走弱,美国经济急速下滑,那麼市场会猜测桑德斯的赢面可能上升,进而推进社会主义议程,这才是投资者们真正担心的事”。

  刚刚回到美国本土的特朗普於当地时间26日与美国疾控中心主任一起召开新闻发布会,强调疫情在美国暴发的风险仍然很低,并指责媒体和民主党人製造不必要的恐慌。他甚至呼籲民众将新冠肺炎当成流感来对待。即便如此,市场还是被来势汹汹的外围疫情扩散所吓倒,尤其是美国加州也出现首宗疑似社区传播,市场对特朗普所谓“美已做好万全準备”的讲话并不买帐。2月27日美国股市一开盘,道指再跌千点,令市场大惊失色。随着恐慌盘的湧出,一些抄底资金开始返场,至中午时分,道指跌幅曾一度收窄,但终究未能挽回颓势,道指收市大跌近1200点,跌度超过4%;而2月28日(周五)股市开盘仍惯性下挫,道指再跌千点,让投资者的信心倍受打击。

  疫情大规模暴发已一月有余。虽然中国採取了封城等极端手段,为国际社会採取相应防範措施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但世界许多国家只是光打雷不下雨,对疫情的防控总体过於鬆垮,仍用常态思维应付国际卫生突发事件。世卫组织负责人感叹,防止疫情大流行的“时间之窗”正在关闭。

  伊朗与意大利分别是中东和欧洲的风暴中心。伊朗副总统埃卜特卡尔等高官屡屡中招;意大利的确诊人数也在迅速增加,意周边的其他国家均出现感染病例,欧洲股市也随之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28日主要欧洲指数的跌幅均在4%上下,完全笼罩在一片淒云惨雾之中。

  国家有边界,也有嫌隙,但病毒无国界,无孔不入。如果说在疫情之初,还有个别国家想藉机收穫“疫情红利”的话,那麼随着时间的推移,疫情对全球旅遊、航空及产品供应链的衝击远超许多人的想像。迄今为止,人类对新冠病毒的认识还处於初级阶段,国际社会携手合作共同抗疫,具有越来越强烈的紧迫性和现实性。

  事实已经证明,美国股民成了最直接的受害者。至截稿(以四天半计)时,美股市蒸发5.5万亿美元。股市如此快速下跌,对特朗普来说真不是好事。特朗普一向以美股上涨为自豪,并把它视为自己政绩的一大标杆,也是其竞选连任的重要资本。一些媒体和分析师认为,疫情带来的不确定性可能是压死特朗普身上的最后一根稻草,反而为民主党鹹鱼翻身燃起了一线希望,或成为该党的最后一根救命稻草。

  其实特朗普押注股市并不是明智之举,美国历届总统对股市一般不予置评,但特朗普一反常态,隔三差五就要评说一番。这三年美股“闻特起舞”的例子屡见不鲜。从某种意义上说,新冠肺炎疫情只是给美股大逃亡提供了一个藉口,给特朗普逃避公众的指责提供了体面的台阶。

  美国股市高处不胜寒是世界公认的灰犀牛。在过去10年多时间裏,美国GDP複合增长了40%左右,但道指上涨300%以上,纳指上涨400%有余,股市上涨完全脱离了美国的经济基本面。据统计,道指目前平均市盈率(PE)高达24倍,而历史平均水平只有15倍左右。相比之下,中国沪深300指数的平均市盈率只有15倍,处於历史的中低位,其泡沫程度无法与美国同日而语。

  美国股市上涨的原因虽见仁见智,但有几点是存在共识的:一是2008年金融危机之后,在“量宽”政策的刺激下,企业手持大量现金,但找不到合适的投资项目,於是转而回购自家公司的股票,反过来推动股价上升,而公司员工的期权也就变成了真金白银,大家皆大欢喜。二是“美国优先”政策给其带来短期利益,人们对经济向好的预期增强。三是美国长期执行低利率政策,各类基金靠债券收益率无法维生,於是风险偏好上升,加大了投资股票等高风险资产的力度,对股市上涨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四是特朗普通过减税等措施,诞生了一部分新企业,美失业率大幅度下降至3.5%的历史新低(儘管就业的成色仍值得商榷)。在“财富效应”的推动下,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走高,让人们对美国经济有了很大的错觉。但大潮退去,谁是裸泳者一目了然。特朗普的自信与市场的一片恐慌形成了巨大的反差。究竟是市场的恐慌过了头,还是特朗普的自信过了头,还需要时间检验。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