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公评世界\拜登挑选哈里斯做搭档是一步险棋\周德武

2020-08-13 04:24:2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离美国总统大选投票日只有82天,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终於抛出了一枚“炸弹”,让相对平静民主党的竞选舞台多了些色彩和衝击力。

  当地时间8月11日,拜登在千挑万选中,选择了来自加州的参议员哈里斯作为自己的副总统候选人,希望为民主党重返白宫提供助力。

  谁担任拜登竞选拍档一直是近来媒体争相猜测的焦点。提名哈里斯无疑创造了美国历史,1984年费拉罗(Geraldine Anne Ferraro)众议员与蒙代尔组成搭档挑战里根与老布什,成为第一位女性副总统候选人提名者;2008年,来自阿拉斯加的州长佩林被麦凯恩选为搭档,但都没有衝顶成功。如果哈里斯如愿以偿,她将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一位女副总统,同时也是第一位女性有色人种佔据美国政治舞台的核心位置。

  拜登这次“选秀”饱受各界批评,名单迟迟不公布,引发了拜登决策犹豫不决、难以胜任总统大位的疑虑。为了保险起见,拜登的竞选团队不得不格外小心,防止副总统过分複杂的背景会吸引太多的注意力,而冲淡了对拜登的关注度。其把握的原则是:不应让外界感到太意外;能与拜登形成优势互补;能够架起多元社会沟通的桥樑。

  拜登选择哈里斯,无疑具有里程碑意义。这位於1964年出生的非裔与亚裔的混血女,於2017年起担任联邦参议员,致力於推进种族平等、女性平权等议题。哈里斯曾参加2020年民主党总统初选,后因资金筹措遇到了困难不得不於2019年12月退出大选。拜登於今年3月表示,一定会选择一位女性搭档,以打破美国长期以来的“玻璃天花板”。哈里斯、沃伦、众议员达明斯、亚特兰大市长巴顿斯、前国家安全事务助理苏珊赖斯、密歇根州州长惠特默等都曾在名单之内。

  据美国主流媒体分析,哈里斯的非裔背景、政治资历是拜登选择其担任副总统候选人的重要原因。自今年5月非裔美国人弗洛伊德遭警察暴力执法而死、全美掀起“黑人命也是命”(BLM)以来,种族问题成为美国民众最关心议题之一。选择一位非裔(兼亚裔)竞选搭档将帮助拜登获得更多少数族裔选民的支持。哈里斯作为前加州司法部长(或译总检察长)、联邦参议员的政治资历,使其具备了治国理政的能力。

  当地时间8月12日拜登将与哈里斯在特拉华州联合发表讲话,两人将在下周举行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正式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和副总统候选人提名,向特朗普发起终极挑战,以“拯救美国丢失的灵魂”。

  据报道,奥巴马、克林顿、佩洛西以及参议员桑德斯、沃伦等都将出席民主党代表大会并发言,以显示民主党的空前团结。而此前,桑德斯、沃伦一直倡导激进的左翼政策,吸引了相当一部分年轻选民的支持。如何争取这部分选民团结到拜登的麾下成为至关重要的问题。而桑德斯和沃伦的出席无疑会起到提振士气的作用。

  反移民、歧视女性、白人至上一直是特朗普骨子裏与生俱来的东西,而哈里斯恰恰兼具上述身份於一体,明显戳到了特朗普的软肋。特朗普的竞选团队有点慌乱,开始寻找哈里斯的弱点。特朗普已经把哈里斯形容为“恶毒的女人”,过分强势,冷酷无情。

  拜登曾在7月底“不经意”中,把对哈里斯的评价透过美联社的摄像机洩露出来,以测试社会的接受程度。民主党内的确出现了一些反对声音,认为她“过於野心勃勃,可能会在上任的第一天开始就準备下一届的总统竞选”,不会全力辅佐拜登,为人不够忠诚,有投机主义倾向。特别是在於初选阶段对拜登的人身攻击毫无悔意,不过,拜登对她的评价是,“才华横溢,经验丰富,不记仇,令人尊重”。舆论普遍认为,哈里斯的政治立场相对温和,她被提名有助於争取党内中间选民。拜登曾表示,“哈里斯有能力成为任何角色”。

  随着大选的临近,特朗普加大了对拜登的攻击力度。称拜登成为“激进左翼政策”的支持者,包括提高税收、特赦非法移民以及削减警察经费。“支持禁枪就是反上帝、反圣经”,“支持加税就是站在工人阶级的对立面”。特朗普还暗示,桑德斯实际上是民主党的真正旗手,拜登被操纵,他别无选择地把桑德斯的理念带进白宫,将给美国带来真正的灾难。特朗普竞选团队发言人默托(Tim Murtaugh)称,“拜登是一个特洛伊木马”,是一个“载着激进左翼疯狂政策清单的空船”,“拜登将把这个国家变成一个完全无法辨认的国家。”而副总统彭斯称,“拜登─桑德斯议程将使美国走上社会主义和衰落的道路。”

  共和党竞选团队称,他们的“首要任务就是不允许拜登继续把自己定位为一个和蔼、温和的祖父”,“任何有助於系统性地攻击、界定和推动他离开温和形象的做法都是明智和有益的。”

  2020年的大选,双方势均力敌,总体处於胶着状态。表面上看,特朗普的支持率落后於拜登9个百分点,但是特朗普善於后发制人,接下来将会採取一系列手段,製造“十月惊奇”。纳斯达克指数早已超过万点,创下历史新高,道指正重回历史的高点;如果疫苗真如特朗普所愿,在大选之前正式推出,将会成为特朗普大吹特吹的资本。福克斯的评论认为,拜登挑选哈里斯是冒着极大的风险,毕竟美国的种族主义和性别歧视是根深蒂固的,舆论宣传是一回事,但选民内心的活动却没法真正窥见。从这个意义上说,真正考验拜登的难题还在后头。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