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当代乌兹别克斯坦与21世纪丝绸之路

2020-09-24 12:12:24大公网 作者:李自国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在联合国第75届联大视频会议上,乌兹别克斯坦米尓季约耶夫提出了多条倡议,俨然成为中亚最活跃的领导人。其最为引人注目的倡议是成立联合国框架下“地区互联互通中心”,并提出与“五通”类似的“大联通”概念,即构建全面的联通网络,涉及交通、公共设施、能源、教育、科研、创新、旅游等方方面面。
 
历史上的乌兹别克斯坦与古丝绸之路
 
乌兹别克斯坦的历史悠久,古丝绸之路从乌穿过,撒马尔罕、布哈拉、塔什干、希瓦等都是古丝绸之路上的重镇。2016年6月22日,习近平在乌兹别克斯坦最高会议立法院演讲时称布哈拉是“丝绸之路上的活化石”。他表示,“塔什干、布哈拉、撒马尔罕这些古老城市,就像散布在丝绸之路上的明珠,串接起东西方友好往来、互学互鉴的历史记忆,也在世界文明史上留下了浓墨重彩的篇章”。 
 
中国史籍对今天乌兹别克斯坦的很多地方都有记载。如,《史记·大宛列传》中的大宛即现在的费尔干纳地区。中国有“昭武九姓”之说,即位于今天乌兹别克斯坦的古国多是来自今天甘肃一带的月氏人所建。到中国隋唐时期,这一地区分布着大大小小十余个国家。《隋书·列传》第四十八章八十三卷,对吐火罗、挹怛、康国、安国、石国、米国、史国、曹国、何国、穆国、漕国、附国等进行了介绍。这些国家多都在乌兹别克斯坦境内。如,《隋书》中的史国,《大唐西域记》中的羯霜那,指的都是今天乌兹别克斯坦的沙赫里萨布兹(帖木儿的诞生之地)。在南北朝、隋唐期间不断有中亚人在中国定居,并以自己的母国名为自己的姓氏,故今天的康姓、安姓、石姓等部分来自今天的乌兹别克斯坦撒马尔罕、布哈拉、塔什干。比如,著名的历史人物安禄山、史思明。元朝时期曾将一批西域工匠东迁,其中最有名的是来自布哈拉政治家赛典赤•赡思丁·乌马儿。13世纪晚期(元朝),被任命为中国云南行省平章政事,即云南行省的最高长官。
         
当代乌兹别克斯坦与“一带一路”
 
作为古丝绸之路上重要国家,乌兹别克斯坦一直有复兴丝绸之路的想法。1994年,乌兹别克斯坦与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联合举办过复兴丝绸之路的活动,并发表了“复兴伟大的丝绸之路撒马尔罕宣言”。习近平主席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倡议后,乌兹别克斯坦态度积极。2014年8月19日,乌兹别克斯坦首任总统卡里莫夫访华,他表示,乌方愿意积极参与中方建设丝绸之路经济带和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重要倡议,加快推进中—吉—乌铁路的建设。2014年10月24日,乌兹别克斯坦作为首批意向创始国,签署了《筹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备忘录》。2016年6月,习近平主席访乌并在乌兹别克斯坦最高会议立法院发表了题为《携手共创丝绸之路新篇章》的演讲,在这篇讲演中明确提出了“健康丝绸之路”、“智力丝绸之路”、“和平丝绸之路”等新理念。
 
乌兹别克斯坦为何对设施联通“情有独钟”?
 
乌兹别克斯坦是古丝绸之路的关键节点,曾是古丝路的枢纽,也从中获益良多。但随着海运的发展,中亚地区的地理位置由优势走向“劣势”,而乌兹别克斯坦也成为世界仅有的两个“双内陆国”(另一个是列支敦士登),即邻国也不邻海,“走向海洋”非常不便。随着全球化的发展,乌要融入全球产业分工,地理上的短板愈加明显,“乌兹别克斯坦面临的最严峻的问题之一就是交通闭塞,没有直接的出海口。通常要经过2-3个国家才能出口,物流成本高,影响企业的竞争力”。为解决这一问题, 2015年乌兹别克斯坦制订了“2015-2019年道路运输基础设施发展纲要”,提出了国内国际联通规划。米尔济约耶夫曾长期担任国家总理,对乌的交通困境体会最深。在其担任总统后,不断在国内国际场合为地区交通物流合作大声疾呼。2017年12月,在其首份国情咨文中重点讲到交通问题,他提出,要大胆引入私人资本,发展交通物流。在2019年6月的上合组织峰会上,他提出,上合组织应在发展互联互通和运输走廊方面制订组织的战略规划。在2020年9月的75届联大会议上又提出了“地区互联互通中心”倡议。该倡议有三个支点:一是“一带一路”在中亚地区的设施联通已初具规模,建立地区互联互通中心有了一定物质基础。二是欧盟提出了欧亚联通战略,乌可通过与欧盟的战略进行“对接”,引入西方的资本和管理。三是乌兹别克斯坦80%的出口是借道俄罗斯、吉尔吉斯斯坦和哈萨克斯坦,且市场在周边国家,地区联通对乌意义重大。
 
  “一带一路”框架下中乌交通物流合作
 
互联互通是“一带一路”的核心内容之一,中乌在地区互联互通上利益相合。“一带一路”设施联通对乌产生重大影响的项目有三个。一是中国—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公路。2017年10月,中-吉-乌国际公路运输试运行,2018年2月25日正式启动,开辟了三国间新的货运路线,中乌之间实现了直达,时间从8天缩短至2天左右。二是中乌合作完成了卡姆奇克隧道。苏联在70年代曾研究过修建这条隧道,但认为需要耗时30年时间,因此,直至解体也没有启动。隧道长19公里,由中国进出口银行融资3.5亿美元,中铁隧道集团承建。2016年2月正式贯通,用时仅900天。该隧道项目使乌方认识到“中国速度”和建设能力,对后续中乌基础设施建设起到示范作用。三是阿富汗-乌兹别克斯坦-吉尔吉斯斯坦-中国的运输通道。阿富汗的马扎里沙里夫与乌兹别克斯坦的安集延的铁路已经通车,双方货物可先运至安集延,然后运往中国或阿富汗。这是目前中阿之间最可行的通道。
 
除此之外,中乌还有两个有待深化合作的项目。一是中-吉-乌铁路。该铁路已经谈判了10余年,主要“症结”在于吉尔吉斯斯坦犹豫不决,中乌都态度积极,未来需要三国寻找到利益平衡点。二是“中国-中亚天然气”管线安全运营。该管线共有A、B、C、D线,其中D线在建设中。该管线对保证中国能源安全至关重要,而所有4条线均经过乌兹别克斯坦,乌在维护管线安全上作用突出。
 
 (本文作者为中国国际问题研究院欧亚所所长)
 
责任编辑:ouyqq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