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美国大选加速分裂 两党对立难以弥合

2020-10-30 04:24:2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特朗普支持者(右)与反种族主义示威者爆发肢体衝突\网络图片

综合《华盛顿邮报》、美联社、路透社报道:今年美国大选令美国内部的严重撕裂暴露无遗,在新冠疫情应对、种族平等、移民、女性权利等各种问题上,现总统特朗普和民主党候选人拜登率领各自的支持者站成泾渭分明的两队,并互相指控对方将国家置於万劫不复的深渊。美媒报道称,双方分歧已无法弥合,都认为若另一人上台,美国将迎来末日,2020年大选变成“焦虑2020”。很多专家和学者担忧,无论谁最终胜选,美国都将继续分裂。

《华盛顿邮报》25日报道称,以往美国人感到不安和自我怀疑时,起因总是外部威胁,例如冷战时期与苏联的意识形态斗争,以及“9.11”恐袭事件等。但现在让美国人担心的问题就在国内。

乔治梅森大学历史学者斯特恩斯指出,美国右翼认为民主党上台将把美国带进“社会主义灾难”,左翼则坚信特朗普连任将令美国转向彻底的保守集权主义;双方已不再把彼此看作对手,而是互相指控对方是无可救藥的邪恶势力。他表示,这是因为民众对国家体制的信任崩溃,不同群体间分歧严重,已到了不共戴天的地步。

四成人不接受败选结果

共和党政治顾问伦茨表示,现今即便是最倾向於中间派的主流民意,谈论大选时也彷彿在描述一场灾难。“如果你相信气候变化,对你而言特朗普连任就意味着世界末日。如果你有税务问题,你会认为拜登上台将令你破产。”

路透社和益普索13日至20日进行的联合民调显示,43%的拜登支持者表示不会接受特朗普连任的结果,而41%的特朗普支持者亦拒绝接受拜登胜选。若选举结果不合心意,拜登和特朗普的支持者中,分别有22%和16%表示将採取实际行动宣洩不满,包括参加街头抗议活动甚至诉诸暴力手段。

更令人担忧的是,特朗普拒绝像过去的美国总统那样,扮演团结各方的角色,反而纵容乃至煽动对立,为自己谋取政治利益。他在2016年竞选时曾承诺将促进美国团结,但今年公开讲话时几乎绝口不提团结二字,反而将自己描述成政治迫害的受害者,传播各种阴谋论,煽动支持者“保卫你们的总统”,与“极左翼破坏分子”战斗。

在特朗普的推波助澜下,两党支持者已屡次爆发冲突。25日,特朗普支持者的车队在纽约曼哈顿闹市区,与反特朗普示威者狭路相逢下爆冲突,警方逮捕11人。美联社和全球民意研究中心本月联合进行的民调显示,七成选民担心大选引发混乱,包括票站冲突、选后暴乱等。多地执法部门亦针对可能的动乱进行演习,并设立应急指挥中心。

两派打宗教牌争取选民

特朗普和拜登的支持者呈现出显著的群体性差异。例如女性,尤其是高学历女性基本不支持特朗普。特朗普近期多次打“法治牌”尝试拉拢郊区女性,声称是自己阻止了她们居住的社区被犯罪分子入侵,但收效甚微。27日,他又称女性应投票给他,因为“我让你们的丈夫重返工作岗位”,但被指涉嫌性别歧视。而拜登选择少数族裔女性哈里斯作为竞选搭档,在拉拢女性和少数族裔方面加分不少。

具有宗教信仰的选民是大选中重要的摇摆票。通过推动以色列与阿拉伯国家建交、任命虔诚教徒巴雷特出任最高法院大法官等举动,特朗普巩固了福音派的票仓,但非裔新教徒却明显倾向於拜登。拜登的竞选活动也力争有宗教信仰的选民支持,凸显其作为天主教徒的身份。

与此同时,拜登团队正试图修补“蓝墙”,赢回2016年希拉里丢掉的三个铁鏽带工业州,并对佐治亚等可能翻蓝的传统红州展开攻势。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