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公平世界/拜登的“电话外交”能跨越太平洋吗\周德武

2021-01-24 04:24:19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今天是拜登就任总统以来在白宫度过的第一个周末,这位曾经待过八年的前副总统对白宫的一草一木太熟悉不过了。

  1月20日充满强烈仪式感的美国总统就职典礼总算没有出现大的纰漏,让不少美国人鬆了一口气。虽然国会山少了一些人气,凛冽的寒风差点把小布什的围巾吹落在地,倒是民主党籍联邦参议员桑德斯裹着羽绒衣、戴着手套、孤零零地坐在一张摺叠椅子上,成为典礼现场最为抢眼的镜头。有人认为他是民主党的“离经叛道者”,与主流建制派格格不入,但他樸素的形象恰恰是当下许多美国下层人的缩影。

  在新总统的“登基”大典上,桑德斯无疑是最“知冷知热”的一位。让其发冷的是他的“民主社会主义”理论有多少能被拜登接受尚存变数,自己中意的劳工部长位置也落了空,不过让他倍感温暖的是,白宫与参众两院都成了民主党的天下,曾经承诺“一定要把特朗普赶下去”的誓言终於如愿以偿。

  在寒冷的冬天裏,拜登的二十多分鐘的就职演讲显得冗长而乏味。“团结”和“民主”是演讲的高频词,拜登也没有迴避“106”事件,强调“民主是宝贵的,也是脆弱的”,同时认为“美国的民主最终取得了胜利”。问题是这次就职典礼,特朗普总统拒绝出席、法律与秩序完全靠大兵压境,首都主要景点实行清场,受邀的人员总共只有数千人,与往届数十万的场面相比,只能用“门可罗雀”来形容,防疫情、防骚乱、防暗杀成为重中之重。所有这些做法,换成另一个国家,一定会被西方国家称之为“民主的失败”,何来“民主的胜利”?

  拜登重返白宫,面对的是一个千疮百孔、极度撕裂的美国,共和与民主两党不再是政策的差异,而是价值观与意识形态的对立与衝突。哈里斯当上了副总统,奥斯汀当上了第一位黑人国防部长,还有更多的有色人种即将进入拜登内阁,美国政治中心的肤色正在变得更加多元,这是白人至上主义者无法容忍的现实,“团结美国”将变得更加困难。

  拜登上任的第一天就签署了17项行政令,否决了特朗普推行的一系列政策,两党“相互否决”渐成美国政治的主流。这两天,拜登正加紧清算特朗普的政治遗产。参议院共和党大佬麦康奈尔已明确表示,特朗普对“106”事件负有部分责任。但民主党能否争取到共和党17张赞成票,尚有很大变数。民主党七名议员也已向参院道德委员会提交了要求调查克鲁兹、霍利等参议员在“106”事件中的角色,是否把个人利益、党派利益置於国家利益之上?不管怎麼说,对特朗普的弹劾案对这位前总统还是一把利剑。如果特朗普此时执意另立“爱国党”,共和党与民主党联手斩断特朗普东山再起的后路是大概率的事,毕竟共和党分裂成两个党是致命打击,在可预见的将来,这意味着共和党难有翻身之日。

  “第三党”作为一个现象在美历史上曾多次出现,但“第三党”成事还无先例可循。1911年的美国大选,老罗斯福有意重返白宫、“另立中央”成立进步党,最终只获得27.4%的普选票而功败垂成;1991年美国大选,佩罗曾以独立的第三党身份出现,获得了18.9%的普选票,有效分散了老布什的选票,让黑马克林顿坐收渔翁之利。由此可见,特朗普即使有心“以某种形式重返政治舞台”,但在弹劾案尘埃落定之前也很难露出狰狞的牙齿。

  拜登以内政为先、以抗疫为要已看得十分清楚,他发布了200页的抗疫新政,他宣布国家要以“战时状态”迎接这个“最黑暗的冬天”。谁是美国的主要敌人,这个问题并不难回答,当前複杂的疫情不仅需要美国人民共同应对,国际社会的共同努力必不可少。

  这个周末,拜登可以以国家元首的身份展开“电话外交”,据说拜登要与加拿大总理、墨西哥总统通电话,下周还要与欧洲领导人进行电话交谈。

  拜登将是以何种方式与中国打交道,不仅关乎中美关係的未来,也将对世界产生重大影响。中国不是美国的敌人,中国人用自己的行动证明了这一点。新冠病毒是我们共同的敌人,美国处於“战时状态”,中国向美国出口了宝贵的物资。迄今为止,中国向美国出口的口罩就高达430亿隻,还有大量的防护服、呼吸机等,哪有敌对国家向敌国输送“战时物资”之说?

  抛弃前任错误的对华政策理应列入日程。拜登20日在一次公职人员宣誓仪式期间,回忆起2011年他与中国领导人在一起的往事,此举引发了各方解读,也引来一些遐想。但愿华盛顿在回归常态的道路中,在中美关係的判断上早日回归理性,回到合作的轨道。竞争不排斥合作,合作中不排斥竞争,在竞争中求合作,在鬥争中发展,在曲折中求前进,上个世纪90年代的这段话在今天依然没有过时。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