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高温、简陋、防疫差……英国选手“激情开麦”讽东奥

2021-08-03 04:24:35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日本札幌五月五日举行东京奥运半程马拉松测试赛。\法新社

  综合《每日邮报》、《卫报》、法新社报道:为避免东京都的高温造成人员中暑,东京奥组委2019年决定将马拉松与20公里竞走移至气候相对凉爽的北海道举行。然而,北海道当前亦逃不过热浪侵袭,气温一度飙到38℃,考验参赛选手。抵达北海道的新西兰长跑选手不满训练场地简陋且无防疫设施。英国竞走运动员博斯沃思(Tom Bosworth)2日更公开批评,札幌像“监狱”一样,主办方只提供“残羹冷炙、蒸洋葱和半熟的意大利面”。

  博斯沃思2日在推特上发文表示,国际奥委会(IOC)已经在奥运会上赚了几百万,能否在正式比赛的时候提供一些“餐食”,“残羹冷炙、蒸洋葱和半熟的意大利面。这(奥运会)是‘运动的顶峰’。札幌感觉像是一座监狱”。他其后还将运动员的食堂比作“令人汗流浃背的学校食堂”,批评主办方一点都不为运动员着想,希望能获准到访训练场以外的地方透气。

  训练场地无防疫措施

  博斯沃思的一连串的推文迅速在网上引发讨论,网友harry直呼东京奥运会这些安排看起来像廉价旅游团的餐食。还有网友表示,日本不是美食天堂吗,听到运动员吃的这些食物非常失望。此外,也有网友对博斯沃思的发言不满,Kai Kobayashi表示,“形容某个地方像‘监狱’非常具有侮辱性”,“如果你对食物有意见,为什么不直接和工作人员说,而是在社交媒体上发这些冒犯人的评论”。

  新西兰长跑运动员劳勃逊(Zane Robertson)亦抱怨札幌的训练场地安排欠周。劳勃逊在自己的Instagram发布短片批评,长跑运动员的训练跑道不到1千米,未达到比赛场地标准。而且在疫情之下,所有的竞走运动员和马拉松运动员竟然使用这一场地,拥挤不堪,也没有任何标识提醒人们保持社交距离、戴口罩和经常洗手。在劳勃逊发布的短片中,可见运动员们在一个简陋的水泥跑道上训练,很难想像是奥运相关项目的训练场地。

  酷热天气考验运动员

  另外,东京举办奥运会,外界一直担心酷热天气对运动员的影响,尤其是马拉松等挑战极限的高难度运动。国际奥委会最初想将比赛定在上午6点开始,希望能战胜东京的酷热。但在2019年多哈世锦赛出现长跑选手不敌高温之后,国际奥委会力主将马拉松和20公里竞走项目移师札幌举行,希望北海道凉爽的天气可以营造一个安全的比赛环境。

  然而就在上周,札幌气温突然飙高到34℃,本周马拉松赛事举行时,预估最高温度仍在31℃至34℃徘徊。北海道其他地区甚至出现更高气温,一度达到38℃,运动员面临严峻考验。男子20公里竞走项目将于5日举行,接着是女子竞走及男女马拉松赛事。

  在东京的赛场上,已经出现三项铁人运动员赛后当场呕吐并晕倒,俄罗斯奥委会(ROC)网球名将梅韦迪夫还称自己可能“死在场上”。

  北海道新增确诊217宗

  日本各地疫情亦不断扩大,NHK数据显示,该国2日新增8393宗确诊病例。其中,北海道新增217宗,位居全国前列。一般情况下,奥运会马拉松比赛沿途都会有观众观赛,为选手呐喊助威,但东京奥组委、北海道政府及札幌市政府七月决定,将清场比赛,不设观众区。马拉松运动在日本有不少爱好者,民众对于这个安排也感到失望。

  自2日起,日本当局将紧急状态令扩大至6个地区,包括东京都、冲绳县,以及新加入的埼玉县、千叶县、神奈川县及大阪府,期限至8月31日。同时,京都府及北海道等5个地区纳入准紧急状态。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