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新闻 > 国际 > 正文

OPEC大幅减产拜登颜面扫地 美国石油外交彻底失败

2022-10-07 04:24:4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图:共和党活跃人士4月在加州一个油站外借油价议题吸引选民。\路透社

  综合《纽约时报》、法新社、路透社报道:当地时间5日,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和其他产油国同盟(合称OPEC+)宣布每日减产石油200万桶,相当于全球每日产量的2%,以提振原油价格。白宫回应称,美国总统拜登对此决定感到失望,并批评这是短视近利之举。分析指,在美国面临通胀危机、中期选举即将临近之际,OPEC+此举无疑对拜登造成重大打击。

  由沙特和俄罗斯主导的OPEC+周三在维也纳总部举行2020年3日以来的首场面对面峰会,并宣布自今年11月起,每日原油产量将大减200万桶。这是OPEC+自2020年新冠疫情高峰以来最大规模减产。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表示,实际石油减产的产量约为每日100万至110万桶,以此应对全球央行加息和世界经济衰退。消息一出,全球原油期货价格飙升,达到三周以来峰值。

  对此,白宫国家安全事务助理沙利文及经济顾问狄斯在声明中表示:“总统(拜登)对于OPEC+短视的决定感到失望。”白宫新闻发言人让─皮埃尔5日称:“很明显,OPEC+在今天宣布的问题上与俄罗斯站在一边。”

  曾在沙特阿美石油公司任职的能源经济专家多什说:“OPEC+给了拜登政府一记耳光。”多什认为,沙特、阿联酋和科威特可能会分摊OPEC+大部分削减的石油产量,他补充说,此事显示出俄罗斯与OPEC主导国沙特的关系越来越密切。

  华府对中东影响力下降

  美媒指出,OPEC+会议牵动的外交与经济议题层面广泛,从美国国内政坛到俄乌冲突等无一不受影响,而白宫近期为阻止石油减产四处奔走,结果惨遭忽视,显示出华府对波斯湾产油国的影响力远低于拜登预期。

  在OPEC+传出减产之际,白宫已对沙特等国多番游说,拜登7月展开“石油外交”之旅,其中最重要的一站是与沙特王储穆罕默德会面,但双方会谈实质成果有限。虽然沙特在7、8月顺美国的意提升产量,但不愿承诺9月到年底都维持如此高产量。《纽时》指,OPEC+的最新声明意味着拜登中东之行的全面失败。

  让─皮埃尔4日表示,本月底的战略储备计划到期后,华府不会考虑释放更多国家战略石油储备。不到24小时后,面对OPEC+的减产声明,白宫发表声明称,拜登已指示能源部,11月额外释出1000万桶战略石油储备。《纽时》指出,白宫不仅对OPEC+的决定感到愤怒,而且似乎表现得措手不及。

  势必推高美国通胀率

  《纽时》指,OPEC+的减产计划将使全球石油日产量减少约2%,专家估计会使每加仑石油上涨15到30美分,势将进一步推高美国本已高企的通胀率。《纽时》认为,OPEC+在距离美国中期选举只剩一个月时宣布减产,时机对拜登而言极为不利。

  《华盛顿邮报》也指,石油减产可能会在美国造成在相当大的政治影响。今年夏天汽油价格下跌对民主党的政治命运起了很大作用,帮助提高了拜登摇摇欲坠的支持率,让民主党看到了一丝希望。但在距离中期选举仅剩一个月之际,美国汽油价格开始再次攀升,带来了白宫正竭力避免的政治风险。

  克宫:限制俄油价想法荒谬

  拜登积极推动欧盟、G7国家对俄罗斯石油价格设定上限,试图减少其石油收益,但随着石油减产,包括俄罗斯在内的所有OPEC+成员国收入均会上涨,华府的盘算尚未实行即已受挫。

  克里姆林宫发言人佩斯科夫6日表示,OPEC+的减产决定是为稳定全球石油市场。他表示,这证明“一些国家明白”华府要求对俄罗斯石油设置价格上限的“荒谬之处”。克宫此前一天警告称,不会对俄实施价格上限的国家供应原油。

  话你知 | OPEC与俄罗斯的关系

  石油输出国组织(OPEC)包括13个成员国,成员主要来自中东和非洲。OPEC国家的原油生产量占全球约30%,其中沙特阿拉伯是OPEC内部最大产油国,日产量超过1000万桶。2016年,OPEC联手俄罗斯等10国创建OPEC+,这几个国家积极响应OPEC的石油生产倡议。OPEC+国家的原油生产量占全球约40%,其中俄罗斯日产量超过1000万桶。

  普京联手沙特反制美欧

  据《卫报》报道:今年2月俄乌冲突发生以来,俄罗斯总统普京被美欧联手围堵。英媒指出,在欧美国家一片抵制声浪中,莫斯科和利雅得的双边关系事实上正不断深化。

  除了刚刚宣布的OPEC+减产,给美国总统拜登造成打击之外,俄罗斯和沙特双边关系的深化早有苗头。今年9月,俄乌突然宣布,进行自冲突以来最大规模的战俘交换行动,涉及近300人,这次换俘行动由土耳其和沙特居中调停促成。俄方释放的战俘包括10名来自美英等国的僱佣兵。在沙特王储穆罕默德的安排下,这10人先被接到沙特首都利雅得,再陆续返回各自的国家。一名熟悉俄、沙关系的英国官员表示:“这是普京送给沙特的一份大礼。”他认为,普京本来就想换囚,但顺水推舟,沙特扮演外交上的重要角色。

  6月,沙特能源大臣阿卜杜勒─阿齐兹访俄,在与俄罗斯副总理诺瓦克会面后的新闻发布会上,阿卜杜勒─阿齐兹直言,俄罗斯和沙特的关系“就像利雅得的天气一样温暖。”诺瓦克则表示,今年年底的OPEC+生产协议到期后,俄罗斯仍可能继续与OPEC+合作。

  反观美国,拜登就任总统后,美沙关系一直处于低谷。曾为《华邮》撰写专栏的沙特记者卡舒吉2018年被杀,美方认为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是幕后黑手。拜登2019年曾表示,要让沙特在国际舞台上成为“贱民国家”。自俄乌冲突以来,美国为寻求提高石油供应,积极寻求与沙特修复关系。拜登7月访问沙特,希望利雅得增产石油缓解美国能源危机,但最终空手而归。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