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社 评\教育拨乱反正从严肃追究“黄师”开始

2019-12-07 04:23:11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立法会教育事务委员会昨日大比数通过一项动议,要求教育局严肃追究煽动仇恨及怂慂学生参与非法集会与街头暴力的老师。虽然动议并无约束力,但民意彰彰明甚,教育部门必须严肃跟进,决不能当耳边风,坐视具强烈政治倾向的邪恶之人继续披着“老师”的外衣,荼毒青少年,肆无忌惮地摧毁香港的未来。

  在没完没了的黑色暴乱中,年轻人佔有相当高的比例,其中不乏大学生、中学生甚至小学生。在“理大事件”中,从校园走出的未成年人就多达三百多人。他们的仇中、仇警意识从何而来?为什麼参与违法活动的学生源源不断?为什麼稚气未脱的孩子会投掷燃烧弹及参与“私了”酷刑?为什麼大学校园变身“兵工厂”而中学校园则沦为“暴徒培训所”?

  虽然不能将年轻人误入歧途都归咎於教育部门,但说教育部门负有不可推卸的主要责任,应该没有多少异议。面对政治歪风入侵校园,“洗脑”青少年;面对大批“黄师”颠倒是非,混淆黑白,进行“仇恨”教育,教育部门缺少担当,表现畏缩,不敢坚持真理,严明纪律,充当了暴乱帮兇及“黄师”保护伞,向教育界、社会发出极为错误的讯息,对校园乱象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

  以赖得鐘、戴健晖两名仇警老师的个案为例,心肠毒如蛇蠍,根本就不配当老师。但令人无法接受的是,教育局口称“严肃跟进”,实则一拖再拖,最终仅以口头“谴责”、“下不为例”草草了事,不痛不痒。这到底是处罚,还是变相鼓励?

  千万不要以为那些恶毒诅咒只是一时糊涂、发泄情绪而已,事实上,老师的言论对学生有很大的影响力。莘莘学子不以学习为志,而是“勇武”街头,用砖头、汽油弹、利刃袭击警方及平民,明显是受人教唆。那些被捕的学生,能用“一时衝动、下不为例”作为免责藉口吗?年轻人受煽惑而违法,面对严重法律后果,煽暴者却置身事外,最多是调职而已,请问公平何在?公义何存?

  柏拉图曾言,“失手杀人其罪尚小,混淆美醜善恶、正义与非正义、欺世惑众,其罪大矣”。那些鼓吹仇恨、煽动暴力、带学生参与违法遊行、推年轻人去死的政客及“黄师”,真正是罪大恶极,罪不容赦。

  黑色暴乱堪称香港深层次矛盾的大爆发,“教育病了”早已是社会共识,教育局、校方都难辞其咎。试想想,幼儿园老师用漫画灌输“警察是坏人”的概念;小学、中学的教科书、参考书、考试卷充斥大量仇恨国家、歪曲历史的内容,大学裏更有“违法达义”之鼻祖戴耀廷坐镇,孩子们从小在这种教育环境下长大,变成暴徒何足为奇。

  教育乱象不能再容忍,教育拨乱反正必须从严肃追究煽暴“黄师”开始。不追究失职老师,就要追究失职官员,这就是立法会通过有关动议的要义所在,这就是民意呼声!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