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网

大公报电子版
首页 > 评论 > 社评 > 正文

“汽油弹”令香港变“二噁英之都”

2019-12-08 04:23:10大公报
字号
放大
标准
分享

  由六月九日开始的反修例风波至今已满六个月,今日又将上演一场大规模示威遊行。过去半年来,暴徒在逾一百场暴力衝突中,投掷了成千上万枚“汽油弹”,其间燃烧释放出大量的二噁英,严重危害香港市民的健康。暴乱不止,情况恶化,香港这个“暴力之都”迟早会变成“二噁英之都”!

  乱港势力的文宣策略,正在悄悄发生改变。以往所叫喊的“五大诉求”,正在逐步失去煽动的号召力,他们急需一个可以延续其“恐慌策略”的切入点。因此,除了无所不用其极地抹黑醜化忠於职守的警队外,近日更是极力渲染催泪弹的所谓危害。

  两天前,乱港派傀儡组织“民间记者会”称经“调查发现”,约一成半受访者接触催泪弹后出现肚痛征状,约3%更出现咳血等病征,怀疑是吸入催泪弹燃烧时释出的“山埃”。到了昨日,又有所谓的“社区组织”举行记者会,指“旺角㓥房户吸入催泪烟出疹、咳出血块”云云。

  显而易见,极力妖魔化催泪弹,已经成了乱港势力的新策略。而妖魔化催泪弹的根本目的,则是要妖魔化警队,从而最大程度上限制警队执法能力,以为日后更大规模的黑色暴乱进行前期铺垫。然而,这些文宣手段骗骗中学生尚可,要误导全社会也是妄想。

  最基本的一个逻辑,如果没有暴徒,警队何需执法?如果没有暴徒行兇,警队何需动用催泪弹?明明是乱港派作恶在先,现在却倒果为因。更何况,警用催泪弹自一九一九年诞生至今已一百年,如果乱港派的指控成立的话,英国人、美国人还会允许军火商生产?法国、美国等西方国家的示威者就不怕致癌物?

  没错,香港社会目前的确面临严重的健康风险,但风险源头绝非催泪弹,恰恰是反对派手中的“汽油弹”。经不完全统计,过去六个月裏,暴徒在人口最密集的居民区、商业区,投掷了成千上万枚“汽油弹”。从元朗到旺角,从纪律部队宿舍到老人院,“汽油弹”以及其他橡胶杂物经燃烧后,释放出一级致癌物二噁英以及氰化物(山埃)。如果数量少则矣,问题是,在闹市如此大规模的燃烧,令整个香港有如一个大型垃圾焚烧场,而沿街的居民无疑成了吸入二噁英的最大受害者。上述旺角㓥房户,最应该质问的不是催泪弹,而是帮他们举行记者会的暴徒帮兇。

  六个月的暴乱,香港饱受蹂躏,社会撕裂、经济受损、法治被践踏,香港人可能都无所谓;但面对“汽油弹”所释放出来的高浓度致癌物,还有多少人能淡定?

  有暴徒的地方,就有二噁英;只要黑色暴乱一天不止,二噁英就一天不减。暴乱再持续下去,昔日的美丽香港,就有望变成举世闻名的二噁英致癌率最高的城市,生人勿近,全年都要戴防毒面具,难道这就是“五大诉求”所要争取的“民主未来”?

相关内容

点击排行